蔣勳分享 流浪者之歌
【資料來源:星洲日報 / 人間社記者 蔡文玲 提供】 2013-01-16
  • 圖說:蔣勳說,好的文學創作、藝術創作,都不會一成不變。 攝

  • 圖說:台灣美學大師蔣勳說,很多文化都覺得肉體上的痛,是達到心靈淨化的配備。 攝

  • 圖說:與會者用心聽講演。 攝

  • 圖說:蔣勳的獎座會讓與會者拍案叫好。 攝

  • 圖說:觀眾在講座結束後幾乎人手一書,排隊向蔣勳索取簽名。 攝

  台灣美學大師蔣勳說,很多文化都覺得肉體上的痛,是達到心靈淨化的配備。我們通常會看到肉體的痛,不太容易看到心靈的痛,心靈上的受苦與痛大概是比肉體上的痛更艱難,更難以度過。
  
  蔣勳於1月9日晚在悉達多‧細述《流浪者之歌》講座會上,分享了德國作家赫曼˙赫塞據佛教故事改寫而成《流浪者之歌》原著小說,為讀者講述小說的創作背景、內容以及小說所帶出的意義。
  
  他也說,今天有幸在人類文明的交匯點上,我們的身體其實可以像達文西所畫的人體那樣不斷向外擴張,也可以向內靜思,它完全不衝突。
  
  赫曼‧赫塞在1922年創作了一部名為《Siddharta》的小說。這部小說講述主角從皇宮裡出走,為了修行而告別父母。它的內容都令人聯想到佛陀的故事。他說,這個小說最有趣的地方在於它的名字,當看到Siddharta時,會立刻想到佛陀的名字——悉達多。但是作為小說家的赫曼˙赫塞卻將佛陀的名字——Siddharta Gautama分成兩部份。
  
  作者把人分成兩個自我,而這兩個自我在對話。我們的身體裡存在一個不斷往上追尋的我,另一個是在現實當中這麼多牽掛的我。這個小說把人物分成兩個部份來談,是要告訴我們,他要走他自己的路。赫曼‧赫塞要帶出修行路是多麼的艱難,是必須經過許多探索的過程。而不管是在任何狀況下的Siddharta都不停在孤獨中的思索,思索並不曾斷過。
  
  蔣勳說,觀眾將在《流浪者之歌》這支舞蹈裡看到許多肉身。這些肉身都處在狂喜或劇痛的層次當中,而劇痛與狂喜的零界點其實很靠近。蔣勳也在講座時向出席者展示了佛陀苦修像、思維菩薩像等等雕塑品的圖片,讓出席者大開眼界。
  
  這場由星洲日報、馬來西亞佛光山、雲手基金聯辦的悉達多˙細述《流浪者之歌》講座於1月9日在八打靈再也星洲日報總社B2禮堂開講,共吸引了近500人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