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書謹用心觀察 繪出生命的軌跡
【人間社記者 詹妙達 台中報導】 2019-07-07
  • 圖說:葉書謹(中立者)向民眾說明書生物繪畫是一件繁瑣的事,但繪畫的過程很療癒的。 人間社記者詹妙達攝

  • 圖說:生物繪圖─蘭花。 人間社記者詹妙達攝

  • 圖說:生物繪圖─鉛筆水彩畫。 人間社記者詹妙達攝

  • 圖說:生物繪圖─水中生物。 人間社記者詹妙達攝

  • 圖說:生物繪圖─獨角仙鉛筆水彩畫。 人間社記者詹妙達攝

  • 圖說:生物繪圖─花瓣樹葉水彩畫。 人間社記者詹妙達攝

  • 圖說:生物繪圖─葉面繪畫。 人間社記者詹妙達攝

自然科學博物館在第三停車場B1自然科學藝術廊道舉辦「觀自然─葉書謹生物繪圖個展」,即日起至11月30日,展出虞60件生物繪圖作品內容包括常見昆蟲、海膽、義大利野生植物、手稿等歡迎民眾參加這場生物藝文饗宴。

葉書謹高中就讀台中高農園藝科,現定居於義大利,他說「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只是我們鮮少停下腳步,注意花草的葉脈紋理是如何嚴謹秩序地伸展,我們鮮少定下心神,觀察麗蠅的體色是如何閃耀變幻。」

科博館是葉書謹生物繪圖的起點,因為母親在科博館擔任科學繪圖員,葉書謹除了繼承母親對繪畫的天份與熱愛,從小就在科博館、植物園一帶玩耍的他,也對生物有濃厚的情感。在科博館人員的建議下,葉書謹決定挑戰自己的繪畫能力,參加科博館舉辦的科學繪圖比賽。

一開始,葉書謹始終抓不到手感,畫不出滿意的感覺,有人告訴他不能只看照片畫,於是葉書謹帶著洗衣網,跑去公園抓了一隻「貢德氏赤蛙」,打算趁著颱風假,把自己跟貢德氏赤蛙關在房邊裡,一直畫到滿意為止,沒想到不到2天,葉書謹就改變主意了。

葉書謹說:「我不知道你相不相信,但牠(貢德氏赤蛙)是有表情的。牠看起來太難過了!」為了作畫,葉書謹仔細觀察貢德氏赤蛙的模樣,也察覺了動物被關起來的鬱悶,於是,他把貢德氏赤蛙放回公園,把自己畫到一半的貢德氏赤蛙圖撕成兩半,他說,不希望畫畫是這麼討厭的事。

因為憐憫之心,葉書謹放棄畫貢德氏赤蛙,但半途而廢也不是他的風格,因此他隨手挑了一株「美人蕉」,埋頭認真觀察也認真畫,打算以美人蕉參加比賽。在畫了無數張失敗作品後,他就像突然開竅般,愈畫愈順,最後的成品獲得比賽第二名,也開啟了葉書謹生物繪圖的生涯,進入生物繪圖的世界。

他開始用他的手、眼、心觀察呈現大自然的美好。葉書謹說:「如果一生能把一件事做好,那我將會花一輩子描繪出大自然的美好。」不僅進入東海美術系就讀,也持續在科博館貢獻他的繪圖技巧,累積了數十幅細膩又美麗的作品。

因為生物繪圖講究室要把所描繪的生物細部的樣態透過繪畫做一個精準的紀錄,生物繪圖師葉書謹表示,其實每一幅作品從採集觀察到最後繪製完成,相當花費時間,甚至有些作品還必須一再修改,才能達到真實的需求。像是他在繪昆蟲時,就必須用顯微鏡對每個細部仔細觀察,甚至用電子顯微鏡拍攝;而植物則是拍下各種不同角度的照片及配合採集的實體標本,進行實體作畫。

雖然生物繪畫是一件繁瑣的事,遇上要作細部修改更是辛苦,不過葉書謹說,在繪畫的過程很療癒的,過程看到描繪的植物,由盛而衰再凋零,讓他感受到生命的軌跡;當作品完成時,幾乎經歷了一個生命的歷程。

這次在科博館自然科學藝術廊道展出的「觀自然─葉書謹生物繪圖個展」,一共展出生物繪圖師葉書謹從高中時期到最近的60餘幅作品,以水彩畫風寫實細膩的呈現植物之美,也讓欣賞的人可以看到這修植物、昆蟲真實的樣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