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病為友:一個醫生眼中的星雲大師
【作者:陳肇隆(高雄長庚醫院名譽院長)】 2016-11-02
  • 圖說:長庚醫院名譽院長陳肇隆。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第一次和星雲大師及佛光山眾法師結緣是在1971年,我還在念高雄醫學院,大學二年級的暑假,我參加了「佛光山大專佛學夏令營」,那是佛光山開山第4年,大師45歲,正值青壯年、英挺俊拔,是許多男女同學心目中的偶像。3年前,有一次跟信眾的聚會,大師突然把麥克風遞給我,要我講幾句話,我不假思索的提到40年前這個緣分,大師馬上糾正是42年前,不是40年前,隨後我仔細盤算,果然是42年前。我心想一個可能是大師果然天賦異稟、記憶力超強;另一個可能是大師凡事認真、用心,他特地查過。

第一次和大師在醫療上結緣是在10年前,2006年9月,大師不小心滑倒,肋骨斷了兩根,住進高雄長庚醫院,肋骨骨折是難以忍受的痛,但是大師才住不到兩天,就要求出院,因為「佛光普照三千界、法水長流五大洲」,全球五大洲都有佛光山的道場、寺廟、大學、美術館、育幼院等,是日不落的機構,隨時都有傳真、email要請示大師,可是創辦長庚醫院的王永慶董事長是以照顧普羅大眾為目的,沒有特需病房,全院的病房都沒有傳真機、也沒有電腦設備可以上「佛光山全球資訊網」,大師只好忍痛出院,回到山上繼續工作。

這些年來,我從大師身上,看到了跟王永慶董事長共同的特質:「他們每天都在跟時間賽跑、每天都在思考,還能為這個社會多作些什麼?」星雲大師不只是佛光山的、不只是台灣的,而是全世界、全人類的瑰(規)寶,他的健康是社會國家之福,擔任星雲大師的醫療團隊召集人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榮幸。我最佩服大師「與病為友、置生死於度外」的豁達,他說「修道人要帶3分病痛,才知道發心,所以疾病也是我們修道的增上緣,不要排除它,要與病為友。」

2011年佛陀紀念館即將開幕,日夜趕工的10月底的一個星期六清晨,突然接到電話說大師可能中風,我立刻在第一時間整合醫療團隊,包括神經內外科、心臟內科、新陳代謝科、放射診斷科、復健科、營養師及護理部的醫療團隊。我們在醫學大樓地下室停車場等候大師,在下車的瞬間,大家都看到他穿的是袖口都已經磨破的老舊袍子,印象中凜然而立的一代宗師,眼前是一位簡樸慈祥的長者。大師的醫療團隊成員都是高雄長庚的菁英,五年來都沒有改變。大師博學多聞、勤勞樸實、律己甚嚴的風範,團隊成員和大師近距離接觸,大家都成為仰慕者,由衷關心大師的健康,只要大師該住院卻因為忙碌而不能住院,都會自動發心主動上山就近照顧。就因為大師不是完全配合的病人,我只好定出儀器、設備,人員都可以上山支援的診療模式。

腦中風是重大傷病,一般病人都很懼怕,大師住院後卻非常淡定,像是個導師,每次查房都要對我們醫護人員開示,講述人間的道理。跟一般病患不一樣的是醫師解釋他並不怎麼關心,倒是一天到晚要請假、要出院。一直到佛館開幕我們才豁然了解,師父根本不在乎自己接近90年紀的身軀,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佛館的工程與開幕典禮,當我們還在想著怎麼樣協助他照顧自己時,他已經忙著弘法的志業了。

追隨大師海外弘法,每次的行程總是非常緊湊忙碌,大師也從來不會在百忙中忽略醫療小組成員,總是在各種場合一再介紹,非常禮遇。佛館開幕後,2012年春天又要趕宜興大覺寺的工程進度,當時大師身體明顯不適,卻堅持要親自前往監工,我安排了林祖功、李志雄、洪志凌3位主任隨同照顧,每人1星期,大師心思如細髮,總是惦記著怕我們不習慣久吃素食,到第5天就會安排到杭州走走,主要是讓大家品嘗江浙美食、打打牙祭。

儘管背負著身上的病痛,大師仍忍耐著不去麻煩弟子與醫護人員,對醫師的尊重與禮遇,更是讓我們感到受之有愧。大師也看出醫療團隊承受了一定的壓力,倒是經常安慰我們說他年事已高,要我們寬心,並表達他對醫療團隊的信任。參與的醫護人員都感到滿心歡喜、也是莫大的殊榮,我們團隊會竭盡所能提供最好、最適切的醫療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