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佛光會幹部接心 星雲大師談共識與開放
【人間社記者 李生鳳 大樹報導】 2016-10-08
  • 圖說:星雲大師分享台灣佛教如何一片荒蕪到欣欣向榮。 人間社記者林靖敏攝

  • 圖說:星雲大師說明集會是為達成共識,開放才能進步。 人間社記者林靖敏攝

  • 圖說:佛光山開山寮特助慈惠法師勉勵大家跟隨星雲大師的腳步,依教奉行。 人間社記者林靖敏攝

  • 圖說: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署理會長慈容法師,自青年時期即跟隨星雲大師,星雲大師說,當年慈容法師的「咱們的佛教來了」穿梭大街小巷,至今仍讓他印象深刻。 人間社記者林靖敏攝

  • 圖說:國際佛光會中會總會10月8日132位,來自台灣北中南、澎湖和金門外島等地區,長期對會務發心服務奉獻的佛光會幹部於佛光山東禪樓齊聚一堂,聆聽國際佛光會創會會長暨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開示。 人間社記者林靖敏攝

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132名來自台灣、澎湖和金門外島等地、長期對會務發心奉獻的佛光會幹部,10月8日於佛光山東禪樓齊聚一堂,聆聽國際佛光會創會會長暨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開示,星雲大師揭示未來50年的願景,說明集會是為達成共識,開放才能進步,力量才會增長。

佛光山開山50年,佛光會成立至今也已25年,星雲大師表示,儘管社會一片混亂,但佛光人正義、勤勞,為台灣樹立形象,「我希望讓更多人了解,台灣的善良美麗,佛光人功不可沒。」

星雲大師初到台灣時,當時佛教一片荒蕪,後有慈航法師興辦彌勒內院搶救僧寶、南亭法師主持華嚴蓮社,以及東初法師將中國佛教會的招牌扛來台灣,還有民間信仰、寺廟的努力發展,讓台灣宗教界一度看到榮景;但其後又因大環境等種種因素,像是教界的大事登不上報紙版面、認為拜拜風俗不可取故予以取締,以及受限法規,導致新寺不可建、舊寺不能修,僧人素質低落等諸如此類,以致佛教加速衰微。

1957年,慈航法師圓寂3年後,開棺發現肉身不壞,引起極大轟動,報紙爭相報導,從台北到汐止的路上更是天天人潮洶湧,為的就是爭睹肉身菩薩的奇蹟,「這是佛教的轉機。」星雲大師說。

佛光山自1967年開山以來,最初只有20餘甲土地的範圍,草創艱辛不在話下,到現今加上佛館和藏經樓,佛法僧三寶儼然具足。星雲大師說,一路走來,靠著信徒的發心護持,可以說沒有信徒就沒有佛光山,而沒有佛光會,佛光山也無法發展至今日的規模。

星雲大師強調,佛光山為四眾共有,佛光山不是只有出家人,還有廣大的佛光會會員,「佛光人要有捨我其誰的氣度,要能代表佛光山挺身而出。」並指出大陸、東南亞和印度等地,都是佛光人在弘法上應關注拓展的地區。

星雲大師也提及,佛教徒有個迷思,認為佛門的一切來自十方信施,以為在佛門服務不能領薪、不可拿車馬費,甚至義工「不敢吃佛門的飯」,但是施者受者都是同樣的功德,像是打齋的人拜齋,是為感謝大眾給他供養的機會。「在佛教裡,不能做一半的信徒,佛教要有制度,不可沒有待遇。」

大師自敘有不要錢的性格,但一切仍應遵循制度領導,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弘法事業也是如此。並以佛光大學、南華大學為例,若沒有給教職員合理的待遇,則辦學能否成功,可想而知。

大師揭示佛光山和佛光會未來的50年,制度要有所變革,加強系統、組織和團隊合作。「將佛光山當成是『我的』,就會有辦法,未來要融和,共享共有共榮,只要懷抱堅定信仰的力量,佛光會永遠是台灣社團的中流砥柱。」

此次與會有佛光山開山寮特助慈惠法師、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署理會長慈容法師、世界總會秘書長慧傳法師、中華總會秘書長覺培法師、海外都監院院長滿謙法師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