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覺的佛教
【人間社記者 黃俊雄 大樹報導】 2014-01-19
  • 圖說:慈容法師指出,在宗教信仰無比自由的台灣,「學佛」蔚為風潮,佛法宣揚於社會每一個角落,雖然修行法門略異,但有一個共同認知與堅定,無疑的就是「自覺」。 人間社記者黃俊雄攝

  • 圖說:如元法師,自小嬌生慣養,澳洲讀書時到南天寺當義工,薰習佛法,學成歸國後生活作息正常,令人刮目相看,媽媽讚嘆「佛祖教比較快」。 人間社記者黃俊雄攝

  • 圖說:經常來去阿根廷的王德旺,深深體會在國外,聽經聞法不易,要大家珍惜修行因緣,因煩惱來自內心的執著與無明,人活得痛苦都是以假為真,深入經藏才能覺知本性,產生智慧,淨化心靈,不觀照自心就不能自覺。 人間社記者黃俊雄攝

  • 圖說:周學文感謝父母,自小帶他到福山寺當義工,種下菩提種子,皈依後加入佛光會薰習佛法,直到公司遭到祝融之災,這個逆增上緣,讓他體認世間諸行無常,自覺要為更多的人服務。 人間社記者黃俊雄攝

  • 圖說:「你們相信我是飽嚐鐵窗滋味14年,被警政署列管的甲級流氓嗎?」林宏弦說:「從黑道走向佛道、由浪蕩子換成佛弟子,從手鐐腳銬的槍毒要犯,成為監獄布教師,連自己都不敢相信。」 人間社記者黃俊雄攝

  • 圖說:當主治醫師的劉建國,治不好自己的「白斑症」,開車戴手套、門診掛口罩、出門撐陽傘。自卑的行醫20年,在束手無策之際,轉而尋求佛法真理,自覺患了「業障病」,連續五年回佛光山,全程參與萬緣水陸法會,將功德回向給冤親債主,果然不藥而癒,在行醫前必誦藥師經一部,發願更細心照護病患,救更多的人。 人間社記者黃俊雄攝

  • 圖說:方峋有個叛逆的青少年,內心就是想傷害別人,因無法抑制惡意的起心動念,非常沮喪,心靈空虛,無人幫助,天天借助安眠藥入睡。接觸佛法後誦金剛經克服了病痛,參加短期出家修道會,安定了身心,當大寮義工,受美味度化成為素食者,接觸佛法獲得重生,就讀佛光大學宗教學系,希望深研佛法,發心幫助更多的苦難人。 人間社記者黃俊雄攝

眾生皆有佛性,「迷即眾生,覺即菩提」,依據覺察、覺照、覺悟之理,精進修行,定可成就自覺、覺他、覺滿之佛果。

上周福慧家園共修會,以「自覺的佛教」為主題,由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署理會長慈容法師主持,邀請佛陀紀念館副館長如元法師、明志會計事務所董事長王德旺、彰化北方分會會長周學文、嘉義金剛九分會督導林宏弦、虎尾門諾醫院胃腸科主治醫師劉建國、佛光大學佛教學系大三學生方峋為與談人。

慈容法師指出,在宗教信仰無比自由的台灣,「學佛」蔚為風潮,佛法宣揚於社會每一個角落,雖然修行法門略異,但有一個共同認知與堅定,無疑的就是「自覺」。

周學文感謝父母,自小帶他到福山寺當義工,種下菩提種子,皈依後加入佛光會薰習佛法,直到公司遭到祝融之災,這個逆增上緣,讓他體認世間諸行無常,自覺要為更多的人服務,於是發心擔任佛光會會長,公司的佛光人,利用會議室召開月例會,人間福報人手一份,法會時在福山寺為全體員工祈福消災。

經常來去阿根廷的王德旺,深深體會在國外,聽經聞法不易,要大家珍惜修行因緣,因煩惱來自內心的執著與無明,人活得痛苦都是以假為真,深入經藏才能覺知本性,產生智慧,淨化心靈,不觀照自心就不能自覺。佛光山是正信道場,經藏是明心見性的法寶,只要有一口氣在,就要勇敢向前走。

「你們相信我是飽嚐鐵窗滋味14年,被警政署列管的甲級流氓嗎?」林宏弦說:「從黑道走向佛道、由浪蕩子換成佛弟子,從手鐐腳銬的槍毒要犯,成為監獄布教師,連自己都不敢相信。」是佛光山監獄布教師,以佛法喚醒了自覺的林宏弦,出獄後他秉持「千萬要忍耐、千萬要有信心、千萬能堅持」三個理念,遇境界轉心念,克服無數逆境。

方峋有個叛逆的青少年,內心就是想傷害別人,因無法抑制惡意的起心動念,非常沮喪,心靈空虛,無人幫助,天天借助安眠藥入睡,更糟的還有自戕未遂的紀錄。接觸佛法後誦金剛經克服了病痛,參加短期出家修道會,安定了身心,當大寮義工,受美味度化成為素食者,接觸佛法獲得重生,就讀佛光大學宗教學系,希望深研佛法,發心幫助更多的苦難人。

當主治醫師的劉建國,治不好自己的「白斑症」,開車戴手套、門診掛口罩、出門撐陽傘。自卑的行醫20年,在束手無策之際,轉而尋求佛法真理,自覺患了「業障病」,連續五年回佛光山,全程參與萬緣水陸法會,將功德回向給冤親債主,果然不藥而癒,在行醫前必誦藥師經一部,發願更細心照護病患,救更多的人。

如元法師,自小嬌生慣養,澳洲讀書時到南天寺當義工,薰習佛法,學成歸國後生活作息正常,令人刮目相看,媽媽讚嘆「佛祖教比較快」,回台在職場覓得高薪工作,但心靈空虛並不快樂,有一天因客戶突然往生,讓他自覺,人生如夢幻泡影,為讓有生之年,做更多有意義的事情,毅然遞出辭呈,就讀佛學院,在佛光山出了家。

「修心修行是真修,莫學愚人向外求。鐘聲豈滅輪迴苦,磬韻難消生死憂。與汝個別修行路,須知萬法在心頭。」慈容法師勉勵大眾,不論是生活上、修道上,不怕妄想起,只怕覺照遲;因此要時時看住「心」,刻刻守著「心」,日子久了,自然有力量轉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