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終關懷系列5─是愛還是慘忍?
【作者:陳秀丹(陽明附醫內科加護病房主任)】 2014-04-24
  • 圖說:家是最熟悉也是最溫暖的地方,讓長輩在家中安享生命的餘暉,較能撫慰臨終者的心靈。 人間社記者何曰昌攝

  • 圖說:自古以來,善終一直是被人們所期待,也是福氣的象徵。 人間社記者何曰昌攝

  • 圖說:面對隨時到來的無常,要做好最終打算。與家人討論確實做好準備,以致當生命走進終點可以坦然相對。 人間社記者何曰昌攝

  • 圖說:適切的醫療其目的是在增進病人健康與減輕痛苦。 人間社記者何曰昌攝

醫療的目的是在增進病人健康或減輕其痛苦,
一旦這個目標無法達成,醫療的正當性就隨之消失,
這時維生設備的撤除並不違法,也不會違反醫療倫理。

有一位老阿嬤罹患了膽管癌,在台北某醫學中心被宣判為末期患者,主治醫師建議她回家鄉接受緩和醫療,就在出院回到宜蘭的第二天,走路時不慎跌倒,導致顱內出血昏迷,當她被送來急診室的時候,神經外科的醫師向家屬分析手術的利弊得失,醫師其實是不主張手術的,但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之下,老阿嬤被送進開刀房,成功的取出血塊,腦部也恢復一小部份功能,就是可以點頭、搖頭,但是手腳不能動,呼吸也有困難,必須靠呼吸器維持生命。一個星期之後,肚子的腹水開始增加了。

老阿嬤有一位孫子是醫護人員,很可惜這位具有醫療背景的孫子,並沒有為老阿嬤帶來更舒適的末期生活品質,相反的,這位孫子的醫療常識用錯對象了,他肩負整個家族很多長輩的期待,扮起要求醫療團隊做事的窗口,每當看到老阿嬤腹水增加,他就會要求醫師為老阿嬤抽腹水,也不時要求醫師為老阿嬤做一大堆無實質意義,卻會增加疼痛的處置。加護病房的醫師、醫療人員基於同事的情誼,特地去和他溝通,但這位固執的孫子,任由眾人的勸說,仍然不為所動,使大家無功而返,老阿嬤在加護病房住了3個星期以後,被轉送到呼吸照護加護病房,幾天之後老阿嬤過世了。

照顧過這位老阿嬤的醫師、護理師、治療師都為她這幾個星期的痛苦折磨,深表不忍與疼惜,也引起一些議論,有一位同仁去問這位孫子:「你後悔為你阿嬤所做的處置嗎?」

「我們盡力了,我們盡力了就沒有後悔。」沒想到會得到這麼頑固的答案,真的是不可思議。

老阿嬤已經是膽管癌末期,不久就會死亡,但過程卻會令病人痛苦不堪。她的生命將要來到盡頭,台北的醫學中心才會建議她回故鄉接受緩和醫療,目的就是要她較無痛苦,可以心平氣和的規劃後事,沒料到這位具有醫療背景的孫子,卻讓老阿嬤死前吃盡苦頭。

以一個專業的醫療角度來看,老阿嬤之所以會跌倒,是因為癌末導致她身體虛弱;這種情況下顱內出血是不用開刀的,因為她本來就是癌末將要離世的人,開這個刀並不會讓膽管癌變好。腹腔之所以會有水,是因為癌症持續惡化,不斷的腹膜抽水也不能終止癌細胞持續擴散。腹水抽了還是會再生成,而且生成的速度會更快,腹腔的腹水其實含有蛋白質,不停的抽腹水,蛋白質會流失。

有很多的癌症到了末期都會產生腹水,如果預期這個病人還可以存活一段時間,腹脹很不舒服時可以稍微抽一點,讓腹部壓力小一點,不會那麼脹就好了。如果生命就要終止了,就沒有必要去抽腹水,因為抽腹水這個動作會增加病人的痛苦,也會增加感染的風險,何苦害病人白白受苦呢?

事後這個孫子說:「我知道末期的醫療對阿嬤是沒有幫助的,但是因為家中還有其他的長輩,他們要求一定要急救到最後一秒鐘,所以我只好盡一切的可能延長她的生命。」

這類令人捶胸頓足的無效醫療,在台灣的醫院不斷上演著,可憐的是躺在病床上的患者,如果這位有醫療背景的孫子,認真去探討腹水生成的原因,深思醫療的真正目的是什麼,末期病人最需要的東西是什麼,那麼老阿嬤就不必白挨一刀,不必頭髮被剃光,不再多受這幾個星期的苦了。

英國醫學會在很多年以前,就向其會員醫師慎重的公告:「醫療的目的是在增進病人健康或減輕其痛苦,一旦這個目標無法達成,醫療的正當性就隨之消失,這時維生設備的撤除並不違法,也不會違反醫療倫理。」這個癌末患者,腦內出血的刀是不必開的,如果不開這個刀,病人也不用飽受數週的苦;即便開了刀,當老阿嬤無法自行呼吸時,維生設備也該撤除,這才是有良知的醫師和真心愛阿嬤的家屬該做的事。

《尚書˙洪範》提到人生五福:「一曰壽、二曰富、三曰康寧、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終命」,也就是「長壽、富貴、康寧、好德、善終」;自古以來,善終一直是被人們所期待,也是福氣的象徵。

請讓我們的長輩保有善終。而家是最熟悉也是最溫暖的地方,如果環境允許,請讓無法救治的長輩在家中安享生命的餘暉,在家人守候下自然往生,如此較能撫慰臨終者的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