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終關懷系列3─每天被插三次鼻胃管的阿嬤
【作者:陳秀丹(陽明附醫內科加護病房主任)】 2014-04-10
  • 圖說:人生過了賞味期,能順著自然的節奏,經由死亡這個祕密通道,進入另一段旅程,這也是幸福的離開。 人間社記者何曰昌攝

現代化的醫療讓我們的老人家想要「自然死」都變得很困難,不能吃就強迫灌食,不能呼吸就插氣管內管,這是懲罰年紀大的人嗎?


有一位罹患帕金森氏症76歲的老阿嬤,平常由50多歲的兒子負責照顧,有一次中風導致吞嚥困難,吃東西時容易嗆到,智力退化無法溝通。家人實在沒有辦法照顧她,只好將她送到安養院。阿嬤吃東西老是嗆到,又會隨意亂動,餵她吃東西必須花很多時間且必須很有耐性,有一次因病住院,醫師建議家屬為阿嬤插上鼻胃管,如此就可以減少因進食而嗆到的次數。

阿嬤對鼻胃管非常的排斥,每一次好不容易插上了鼻胃管就立刻被她拔掉,安養院人員只好先將她的手腳綁起來,插上了鼻胃管後迅速的灌牛奶,灌完牛奶再幫她鬆綁,因為如果不盡快鬆綁,她就會慌亂的大吼大叫,病床也會被她大力搖晃得嘎嘎作響,其他的病人也不得安寧。但是她一被鬆綁就立刻自行拔掉鼻胃管,所以工作人員只好每天照三餐的時間,依序先綁她,接著插鼻胃管,再火速灌牛奶,最後鬆綁。

「呷飯皇帝大」,吃飯是一件非常重要、也是非常美好的事,專心進食不操心其他事務,可以享受食物的美味,飽足的好心情也有助於消化,即使是粗茶淡飯,也要像帝王般享受食物帶來的喜悅。如果這位失智的阿嬤不排斥插鼻胃管,我們當然支持她繼續當個天真快樂的「老朋友」,但是插鼻胃管是非常不舒服的,人們以為讓阿嬤吃飽很重要,但是這個「吃」的過程,卻是讓阿嬤感到異常的驚悚與痛苦。

這個案例讓我感觸很深,不能吃東西難道一定要被強迫灌食嗎?難道沒有更好的選擇嗎?我在加護病房看到很多老年人對鼻胃管非常排斥,曾經有一位97歲的老爺爺,他很委屈的哭著對我說:「醫生!我又沒有做壞事,為什麼他們要把我的手腳綁起來?」年紀這麼大了,還要受到這種虐待,這是什麼樣的「敬老」社會?

原來是這位老爺爺會自行扯掉鼻胃管、也會拔身上的點滴、甚至拔導尿管,腳也會亂踢。護理人員只好將他的手和腳幾近24小時的綑綁著。

就算是監獄裡十惡不赦、罪大惡極的死刑犯,手腳也沒被綁得這麼緊吧!年近百歲了,應該是眾人羨慕擁有好福氣的人瑞,卻連個自由都沒有,這麼可憐又毫無尊嚴,難怪老爺爺會這樣的哀傷與困惑。

有許多因病必須暫時接受鼻胃管灌食的病人表示他們肚子好餓,因為他們都沒有「吃」東西,雖然我們每天幫他們灌了足夠的液態食物。「灌」和「吃」雖然食物最終都在胃裏面,但對他們而言,沒有經過口的品味就不算是真正的進食,也沒有幸福的飽足感。

有誰願意長時間被牢牢綑綁?現代化的醫療讓我們的老人家想要「自然死」都變得很困難,不能吃就強迫灌食,不能呼吸就插氣管內管,這是懲罰年紀大的人嗎?如果換成是我們自己老了,我們願意這樣被綑綁、插滿管子痛苦的活著嗎?

在長者的喪禮中,我們也常常看到「壽終正寢」、「駕鶴仙歸」的輓聯是用粉紅色的字寫的,甚至8、90歲以上往生者的訃文是用大紅色的,這是件榮耀的事,代表長輩在世時受到很好的照顧,有很大的福報才可以活到這麼老(不是機器維生設備加工延命),這是對長輩無限的敬仰與祝福。以前的老人都可以這樣光榮安詳的辭世,為什麼現代的我們要用各種方法妨礙自然死呢?

近幾年來,歐美神經醫學專家對各種不可逆的腦神經病變患者,已不再主張插鼻胃管或其他方式的人工灌食,因為病人的各個器官都已退化,活得沒有生活品質與尊嚴。日本醫師作家中村仁一先生,在他的著作《大往生》更用「惡魔般的家人」,來稱呼強迫父母苟延殘喘、妨礙親人自然往生的人。他說:「活著的人不能為了減輕自己的痛苦或滿足自我,就強迫即將死去的人承受額外的醫療折磨。」

人之所以會死,是因為老化和疾病讓他們虛弱無法進食,不是因為我們沒有灌食而餓死,畢竟生命已近尾聲,當已經無法從嘴巴享受食物的美味,人生過了賞味期,能順著自然的節奏,經由死亡這個祕密通道,進入另一段旅程,這也是幸福的離開。

日本有一位老太太說:「當我牙齒強健的時候,我可以吃硬的食物;當我牙齒鬆動沒力的時候,我吃軟的食物;當我牙齒掉光了,我就喝流質;當我吞不下的時候,就讓我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