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不如簡 葉怡蘭暢談紅茶的芳味
【人間社記者 楊瑞寶 大樹報導】 2018-06-19
  • 圖說:佛館館長如常法師介紹主講者,《紅茶經》的作者葉怡蘭女士。 人間社記者李顯中攝

  • 圖說:《紅茶經》的作者葉怡蘭指出紅茶的特性:寬容度極高和具有日常性。 人間社記者李顯中攝

台灣人談論最多的茶是烏龍茶,但是圍繞在周遭和日常生活密切結合,不遑多讓的茶飲卻是紅茶。因此,佛館雙閣樓在6月16日特別邀請旅遊作家,同時也是著書《尋味˙紅茶》及《紅茶經》的作者葉怡蘭,以「紅茶的芳味」為題,告訴大家紅茶的魅力何在。佛館館長如常法師蒞臨講座,和現場200多位觀眾、雙閣樓十多位小小茶師及成人茶道班學員,共同聆聽紅茶的品味發現。

為什麼選紅茶?葉怡蘭說,20年前開始研究茶時,最初也是從烏龍茶入手,但是,發現紅茶其實是非常貼近人們的日常生活,卻沒有多少人會去談論它,因此決定要好好探討。終於,她發現了紅茶的諸多魅力。

葉怡蘭指出紅茶的特性:寬容度極高和具有日常性。紅茶味道紮實,品嚐時會慢慢釋放其滋味,它有寬廣的包容性,在和所有的添加物,如糖、牛奶、布丁等搭配之下,也不會互相減損個別的味道。而紅茶經過400年的發展,可看到世界各地都有人喝紅茶,也各自有其特色,其中的原因是因為它和日常生活結合。紅茶彷彿是一扇窗,透過它可以看到各地的民族性、文化性等等。

從紅茶的發源地福建武夷山桐木村開始,葉怡蘭娓娓道來紅茶的起源故事。傳說故事中,滿佈茶山的桐木村,茶葉因過度發酵而變質,村民覺得可惜,以松柴烘薰,這個意外製出的茶葉有特殊風味,竟受外國商人的青睞,因而引入歐洲,造成普遍流行,這便是紅茶始祖正山小種的緣起。

紅茶到了印度已然改變,葉怡蘭著迷於紅茶的原因之一,在於其美麗風貌的背後,有多少人、事、物的歷史演變。當英國人帶著中國茶樹到印度種植,卻只有在大吉嶺存活良好,也導致該茶區有著「紅茶中的藍山」的稱謂,然而真正讓紅茶風味改變的卻是在阿薩姆地區。大葉種茶樹在印度普遍種植,讓印度人養成飲紅茶的日常習慣。

印度的飲茶,讓葉怡蘭最留戀的是街頭茶攤,最能表現當地人的活力。印度人善於加入各種香料到紅茶中,把茶葉切成碎末,泡出味道濃厚的紅茶,再混入多量的糖和牛奶,做成黏稠濃密的奶茶,倒進印度街頭特有的陶杯(喝完即摔破),最後再灑上高檔的番紅花,紅茶的極致美味盡在於此。

從中國、印度到英國、法國,再到日本,最後回到台灣,葉怡蘭體驗各地的紅茶文化。曾在斯里蘭卡(舊稱錫蘭)的某地軍官休息室,嚐到最道地濃厚的錫蘭紅茶,也曾遇過法國人像做料理般的,以香料花朵調和出繽紛味道的紅茶,而日本人在茶的專注和仔細,讓她真正開始抓住品味紅茶的要領。走過學過,葉怡蘭領悟出最後還是要和生活緊密結合,這才是沉醉於紅茶的最大意義。

研究紅茶20多年的葉怡蘭,從紅茶的世界中,學習到如何看待世界、人生。她說,紅茶教她的是無須不斷的窮究追高,重要的是回歸樸實的生活面。「不離本我,不忘初衷」,「繁不如簡」是她這些年的領悟,正如館長如常法師結語所說,葉怡蘭從茶中的解行並重,讓人生更自在,生活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