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合佛教藝術和生活美學 普賢殿煥然一新
【人間社記者 李生鳳 高雄大樹報導】 2020-02-15
  • 圖說:普賢殿從開放至今30餘年依然矗立,隨著歲月的更迭也與時俱進,展現出有別以往的新氣象。 人間社記者莊美昭攝

  • 圖說:普賢殿殿內以淺色系為主,整體色調相當融和,且有煥然一新之感。圖為2020年新春布置。 人間社記者莊美昭攝

  • 圖說:星雲大師重新以一筆字題寫「普賢殿」,距上次所題寫已相隔30年之久,牌匾也重新設計過,亮光從「普賢殿」三字背後透出。 圖/佛光山普賢殿提供

  • 圖說:座落佛光山最高山嶺峨嵋金頂的殿堂,就是供奉普賢菩薩的「普賢殿」,於1987年開放參拜。星雲大師於普賢殿外題名「棲霞禪苑」。 圖/佛光山普賢殿提供

  • 圖說:布置玻璃雕刻的星雲大師書法,內容依著時序變換,讓星雲大師的一筆字有了流動。 人間社記者莊美昭攝

  • 圖說:經過重新規畫的普賢殿,顯得煥然一新。 圖/佛光山普賢殿提供

  • 圖說:玻璃雕刻的星雲大師書法、淺色地板和拜墊,交織出和諧和古樸之美。 圖/佛光山普賢殿提供

  • 圖說:普門中學學生在普賢殿的玉佛平台舉辦活動。 圖/佛光山普賢殿提供

  • 圖說:道場在茶禪院舉辦讀書會。 圖/佛光山普賢殿提供

  • 圖說:至普賢殿參禪打坐的西方背包客。 圖/佛光山普賢殿提供

  • 圖說:「普賢殿」於1987年開放參拜,此為當時星雲大師的題字。 圖/佛光山普賢殿提供

座落佛光山最高山嶺峨嵋金頂的殿堂,就是供奉普賢菩薩的「普賢殿」,於1987年開放參拜。星雲大師於普賢殿外題名「棲霞禪苑」,因其讀書、求學、受戒都在南京棲霞山,希望棲霞山可以分燈台灣,為表示紀念而有此題名。登上普賢殿,遠眺大武山,近看接引大佛和一覽佛光山景色,居高臨下,視野開闊,鳥語花香,有時清晨可看到雲霧環繞,令人深感身心舒泰。

從佛光山不二門到普賢殿,約有10層樓高度,登上普賢殿,如同一步一腳印的朝聖。有人喜愛普賢殿的靜謐清幽,也有對他一無所知者。曾有人在相隔多年後重遊佛光山到普賢殿,才驚呼「原來這裡還有處殿堂!」

普賢殿從開放至今30餘年依然矗立,隨著歲月的更迭也與時俱進,展現出有別以往的新氣象。現任殿主慧是法師2016年8月接任,當時星雲大師叮嚀一句:「好好經營。」但馬上遇到考驗,當月颱風來襲,樹木遭折斷,「普賢殿」牌匾也掉落。於是請大師重新以一筆字題寫「普賢殿」,距上次所題寫已相隔30年之久。

樹木雖沒了,但門庭更顯得開闊,牌匾也重新設計過。晚間從「普賢殿」三字背後透出亮光,更顯大放光明。殿內殿外布置玻璃雕刻的星雲大師書法,依著時序變換,讓星雲大師的一筆字有了流動。

慧是法師結合佛教藝術和生活美學,將普賢殿重新規畫,隨著殿堂的煥然一新,所供奉的普賢菩薩看來也更加相好莊嚴,小尊普賢菩薩像經過重新彩繪後更顯清淨質感。殿堂地板以淺色系為主,燈光可以依照需求選擇全部或部分亮燈,隨著區域的不同,呈現內斂或明亮的不同氛圍。

有煥然一新的部分,也有善用舊物使其再生,如牆上的畫作、步道上的椅子,都是從別處接收,修復再使用。殿內蒲團刻意採用舊有的,可以讓大家坐得舒適自在,顏色雖非新穎,但與殿內整體色調相融和,營造出獨特的古樸之美。

許多人讚歎普賢殿煥然一新,還有人說,沒想到建築也可以「翻轉」,賦予新的生命。有人在此禮佛後,被寧靜的氛圍所吸引,接著禪坐一小時,透過片刻的寧靜,沉澱身心。

來到普賢殿的人當中除信徒,還有許多背包客,近來有國際義工造訪,西方人士在此多是靜坐,他們認為佛教連結著禪、心靈與冥想。普賢殿下方有處玉佛平台,夜間可舉辦獻燈祈福或表演,茶禪院可容納40人,環境清幽,有普中學生將他做為用功的地方,各道場也會在茶禪院舉辦讀書會。後方則是國際寮,主要提供歐美人士住宿。「這個殿堂有著很大的包容性。」慧是法師說。

慧是法師說,他在普賢殿一直在體會什麼是「普賢十大願」:「『普賢十大願』不是個別的十個條文而已,是整體、缺一不可的。」行願,就是在自己所處的空間裡,將事情做到好、做到位。

普賢殿在春節期間有專車接駁,禮拜人潮絡繹不絕。春節期間的祈福法會誦持《八十八佛大懺悔文》,「有了音聲,自然就有人聞聲而來。」大家希望得到佛法、祈福,就會前來,堪稱「以法相會」。平日徒步登上普賢殿,在階梯步道上放有數張椅子,茶禪院備有茶水,讓大家走累時可以稍作歇息,相當貼心。在一步一腳印的朝禮中,也思惟普賢菩薩的行願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