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西族勒巴舞傳人陳四才 擅長東巴象形文
【人間社記者 陳璿宇 大樹報導】 2018-02-20
  • 圖說:納西族塔城勒巴舞第七代傳人陳四才,為民眾示範書寫東巴象形文,透過樹紙寫了「吉祥如意」4個字,祝福現場的觀眾,新的一年,人人都能吉祥如意。 人間社記者陳璿宇攝

  • 圖說:雲南玉龍納西族塔城勒巴舞第七代傳人陳四才,擅長傳統東巴畫與東巴象形文書寫繪畫,2月16日在佛陀紀念館禮敬大廳展演。 人間社記者陳璿宇攝

  • 圖說:龍納西族塔城《勒巴舞》第七代傳人陳四才,在佛館的禮敬大廳二樓當眾揮毫,透過特殊的樹紙,寫出「形、音、意」東巴文「吉祥如意」向所有觀眾拜年。 人間社記者陳璿宇攝

  • 圖說:西族塔城勒巴舞第七代傳人陳四才,擅長傳統東巴畫與東巴象形文書寫繪畫,2月16日在佛陀紀念館禮敬大廳展演,他頭戴五佛冠,身穿納西族人做法事的服飾,民眾示範書寫東巴象形文,寫了「吉祥如意」4個字,祝福現場的觀眾,新的一年,人人都能吉祥如意。 人間社記者陳璿宇攝

雲南玉龍納西族塔城勒巴舞第七代傳人陳四才,擅長傳統東巴畫與東巴象形文書寫繪畫,2月16日在佛陀紀念館禮敬大廳展演,他頭戴五佛冠,身穿納西族人做法事的服飾,他一面介紹,一面為民眾示範書寫東巴象形文,透過樹紙寫了「吉祥如意」4個字,祝福現場的觀眾,新的一年,人人都能吉祥如意。

陳四才談及,納西族勒巴舞是家族傳承的一種舞蹈,非常的原始,內容具有一整套,它是有一系列的舞蹈,家族的勒巴舞傳到他剛好是第七代。他接著又說:「這是爺爺傳給我,勒巴舞的內容很廣泛,有唱的、有跳的、有唸的、有誦的,具有祭祀性,有民間性,有戲劇性與滑稽性,其主要的目,是祈求神靈賜給人民平安與順遂。納西族整套的勒巴舞至少需要花費8小時。

陳四才除了傳承了勒巴舞,還有最擅長傳統東巴畫與東巴象形文書寫繪畫。在現場他提起筆開始為民眾示範「東巴畫與東巴象形文」。他指出,東巴象形文字是納西族在漫長的歷史中,透過宇宙間自然的符號,記述流傳東巴經典,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記憶遺產」。目前,只有少數的納西族東巴祭司才能解讀典籍。

東巴畫在大圖書館有收藏,保存年代已經有好幾百年的歷史。他指出,因樹皮有一種毒性,可以防止蟲蟻咬,所以東巴畫才容易被保存,其作品保持幾百年都沒有問題。納西族的祖先從「觀天地、日月、山川、木石、鳥獸」等造象形文,在「表形、表意、表音」的文字過程中,生活常用的單字大約1400字。東巴象形文字,至今是人類保存和使用最完整。現場不少民眾對納西族東巴象形文字,對人類的古老智慧表示驚訝與讚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