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與現代人的生活──一九八九年國際禪學會議主題演說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7-15
  • 圖說:禪,是人間的一朵花,是人生的一道光明;禪,是智慧,是幽默,是真心,是吾人的本來面目,是人類共有的寶藏! 圖/新華社提供

【編按】

本周起,逢周六、周日開始連載刊登星雲大師的《六祖壇經講話》,《六祖法寶壇經》是中國第一部白話文學作品,是中國文化中的一朵奇葩,更是禪學的偉大著作。尤其,是一部闡述人人真心本性的重要經典,它指出我們真正的生命,因此也可以說是一部充滿生命智慧的寶典。

星雲大師以十個篇章、近三十萬字篇幅,闡述中國禪宗六祖惠能大師的思想,以親切樸實的問答方式,帶領我們「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的生活修行。

……………………………………………………

禪與現代人的生活──一九八九年國際禪學會議主題演說

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大家吉祥如意!

這次佛光山承辦國際禪學會議,會議主題為「《六祖壇經》之宗教與文化探討」,由星雲發表主題演說,至感榮幸!

《六祖壇經》不但是佛教禪學的一部寶典,而且被我國錢穆博士推為研究中華文化的必讀之書。《六祖壇經》全文皆以禪學為主。禪的思想,為東西方文化共同接受,因為禪不是什麼神奇玄妙之理,禪只是一種生活,是大、是尊、是真善美的境界,是常樂我淨的領域。

禪,是人間的一朵花,是人生的一道光明;禪,是智慧,是幽默,是真心,是吾人的本來面目,是人類共有的寶藏!

禪,雖然是古老的遺產,但更是現代人美滿生活的泉源,因為禪的功用可以「擴大心胸、堅定毅力、增加健康、啟發智慧、調和精神、防護疾病、淨化陋習、強化耐力、改善習慣、磨練心志、提起理解、清晰記憶」。

尤其禪能令我們認識自己,所謂「明心見性,悟道歸源」,「若人識得娘生面,山花野草總是春」。茲以「禪與現代人的生活」為題,分四點說明,就教各位!

一、禪的人間社會性

禪,不是什麼神奇玄妙的現象;禪,也不是佛教專有的名相;可以說人間處處充滿了禪機,大自然無一不是禪的妙用。禪,像太陽的熱能一樣,像發電廠的光電一樣,只要有心,到處都有自己的熱能。

說禪有人間的社會性,因為禪不是少數人的,禪是人間的,禪是社會大眾共有的。佛陀在靈山會上,把禪法傳給了大迦葉,但把禪心交給了每一個眾生。

禪的光明照耀著人間;禪,溝通了人我的關係,溝通了心物的關係,溝通了古今的關係。禪者與禪者之間的接心、印心,處處都說明了禪的人間社會性,禪門一千多則的傳燈公案,不但玄奧,而且美麗。那些禪話裡,處處都說明了禪者從矛盾中,見解如何去統一;從差別中,思想如何去融合;從分離中,精神如何去相依;從人我中,兩心如何去相通!

僧問洞山禪師:「寒暑來時,如何躲避?」

洞山答說:「何不向無寒無暑處去?」

僧再問:「如何是無寒無暑處?」

洞山道:「寒時寒殺闍黎,熱時熱殺闍黎。」

僧反駁道:「你不是說到一個既不寒又不熱的地方,為什麼又寒殺熱殺呢?」

洞山終於進一步的說道:「寒冷時用寒冷來鍛鍊你自己,熱惱時用熱惱來鍛鍊你自己!」

所以禪者不逃避人間,永遠活躍在社會每一階層,在寒暑冷暖、榮辱苦樂、貧富得失、是非人我中不動心。「猶如木人看花鳥,何妨萬物假圍繞」,這就是禪者人間的社會性格。

「春城無處不飛花」;同樣的,「人間到處有禪機」。從許多禪的名稱,可以看出禪的社會性,如禪食、禪衣、禪床、禪座、禪燈、禪味、禪話、禪行、禪悅、禪喜、禪友、禪眷、禪用、禪心、禪人……人間社會裡,哪裡沒有禪呢?

真正的禪者,山林水邊,陋巷鬧市,不分僧俗,不計男女,人人可參禪,人人可問道,所謂「一鉢千家飯,禪僧萬里遊」。禪者的雲遊行腳,就是那麼人間化、生活化、社會化!

禪者的社會,亦即是禪者所住的禪林,他們對工作和合分工,他們在同道間參訪互助;他們修持中嚴格精勤,處眾時上下平等,生活裡樸素無華,心地上統一歸真。今日人間社會上,流行著不少的病態,如:緊張、功利、自私、狹窄、執著、暴力、虛偽、傲慢等,急(亟)需要禪者安詳、放下、大公、寬廣、空無、慈悲、統一、集中的良方來對治,這有賴各位學者專家推動,方始為功!

二、禪的時空普遍性

所謂禪,就如「萬古長空,一朝風月」,在禪裡,沒有時間的長短,沒有空間的遠近,沒有人我的是非,沒有現象的變化。禪是剎那之中有永恆,一念之中有三千。「心中有事虛空小,心中無事一床寬」,因為禪者對時空有普遍性的悟入。

禪者的修證,不重成佛,只重開悟;千年闇室,一燈自明,只要你一悟,何愁大道不辦?所以禪者修證悟道以後,你掛念他年老,他說沒有時間老;你要他旅行遊覽,他說法界皆在他的心中。因為禪者一悟以後,就能泯滅時空內外、自他對待。其實內外、對待,實皆一如也。

茲舉如下數則詩偈,皆可明禪定皆一:

‧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內定)

拈花微笑,付囑摩訶迦葉。(外禪)

‧應無所住,(內定)

而生其心。(外禪)

‧溪聲盡是廣長舌,山色無非清淨身,(內定)

夜來八萬四千偈,他日如何舉似人。(外禪)

‧猶如木人看花鳥,(內定)

何妨萬物假圍繞。(外禪)

‧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外禪)

八風吹不動,端坐紫金蓮。(內定)

‧盡日尋春不見春,芒鞋踏破嶺頭雲,(內定)

歸來偶把梅花嗅,春在枝頭已十分。(外禪)

說到悟,那不是語言文字所能形容的,但悟必然是透過禪定可以體驗的,可以說,悟才是參禪入定的真正目的。因為悟,可以領略到時間的永恆,可以體會出空間的無邊。悟,在人我裡完全「生佛平等」,在時空裡完全法界一如。

智通禪師半夜忽然起床大叫:「我開悟了!我開悟了!」

一寺大眾都被他吵醒,歸宗禪師嚴肅的問他:「你悟的什麼?」

智通毫不遲疑的回答道:「我悟的道理是:師姑原來是女人做的!」

這樣的回答,實在太妙了!師姑是女人,是多平常的事,但真正的懂是證悟諸法普遍平等,才真正的了然。石頭希遷的「未到曹溪也不失」,惟寬禪師的「道在目前」,都是說明禪的時空是普遍性的。

溈山告誡石霜:「莫輕一粒,因為百千萬粒皆從此一粒生!」

三、禪的自尊規範性

禪,是絕對的超越,絕對的自尊,在禪者的口中「魔來魔斬,佛來佛斬」,絲毫不留一點情面;「佛之一字,永不喜聞」;黃檗禪師的「不著佛求,不著法求,不著僧求」;以及臨濟的「既不禮佛,又不禮祖」,好像佛祖和他有什麼仇恨。其實有這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自尊精神,才能和大覺世尊的禪道相應。

禪者雖重視師承,但六祖大師的「迷時師度,悟時自度」,更為所有禪者效法。蓋禪者直下承當,以表示對自我的尊重。詩云:「趙州八十猶行腳,只為心頭未悄然;及至歸來無一事,始知空費草鞋錢。」由此可見一個參禪者為了求真的精神,雖然八十歲的高齡,也要靠自己去找到他要的答案。

大凡一個禪人,他的修行,應該注意下列四點:

自我觀照,反求諸己;

自我更新,不斷淨化;

自我實踐,不向外求;

自我離相,不計內外。

我們這個時代,大多數人好像迷失了自己,只一味的乞求於別人的幫助;一旦失去了指引,自己就好像不能獨立擔當。對這種「自家寶藏不顧,拋家散走」的人,禪者自我尊重,應是現代人的一帖良方。

禪者也非常重視自我的約束,自我的規範。自從六祖大師的行化大開以後,馬祖創建了叢林,百丈建立了清規。千餘年以來,沒有一個禪者不守清規的。下列原則,是他們最重視的規範:

自食其力維持生活 不可傷害修道禪人

不壞團體家風信譽 不自宣說自我成就

每日必有發心作務 修福修慧感恩知足

物質生活愈淡愈好 重視師承樹立宗風

因為禪者重視生活規範,從不到處生是弄非,今日這個脫序的時代,應該學習禪者的榜樣!

四、禪的生活實踐性

我們本次會議的主人翁惠能大師,就是一個從生活中修行成功的人。

惠能八月舂碓,親自作務,實為他進入悟道的不二法門。離開了生活,固然沒有禪;離開了作務,更無法深入禪心。自古以來,像百丈的務農、雪峰的煮飯、楊岐的司庫、洞山的香燈、圓通的悅眾、百靈的知浴、道元的種菜、臨濟的栽松、溈山的粉牆……處處都說明禪者非常重視生活的實踐。

有人問趙州禪師:「什麼是禪法?」趙州指示他去洗碗,再有人問什麼是禪法?趙州告訴他去掃地。因此學者不滿,責問趙州難道洗碗掃地以外沒有禪了嗎?

趙州不客氣的說道:「除了洗碗掃地以外,我不知道另外還有什麼禪法?」

有源律師請教大珠慧海禪師道:「如何祕密用功?」

大珠道:「饑時吃飯,睏時睡覺。」

有源不解的說道:「那每一個人每天不都在修行?」

大珠道:「不同!別人吃飯,挑肥揀瘦,不肯吃飽;別人睡覺,胡思亂想,萬般計較。」

現代人的生活,普遍的追求感官的刺激,以為快樂,其實閉起眼睛來的觀照禪心,那才是快樂的泉源。

今日社會,每個人都想發財升官、娶妻生子,但升了官發了財,他過的生活並不快樂,有夫妻兒女,煩惱更大。還有不歡喜別人的擁有,不愛見別人的快樂,成為最大的生活上的苦惱。如能實踐禪的自我淡泊的生活,實踐禪的服務喜悅的生活,則當下就是一位真正的禪人了。

剛才我向各位報告的「禪與現代人的生活」,我講的第一點是「禪的人間社會性」,第二點是「禪的時空普遍性」,第三點是「禪的自尊規範性」,第四點是「禪的生活實踐性」。我只是做一個引言,更精采的,則有賴各位發表的高論。

祈求三寶加被各位福慧雙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