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 學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5-07-11
  • 圖說:戶外禪。 圖/人間通訊社提供

  • 圖說:禪坐。 圖/人間通訊社提供

  • 圖說:千人山水禪。 圖/人間通訊社提供

  • 圖說:禪坐。 圖/人間通訊社提供

「拈花微笑」*1是禪宗最古老的公案,是人間最美麗的傳說,二千多年來,禪的智慧流傳在人間,開啟了世人的眼目,照亮了萬古長夜。

禪學淵源於印度,盛興在中國。禪學可概分為兩類:廣義的禪學是指西元前五世紀佛陀創立佛教開始,發展至八世紀的大、小乘印度禪,即所謂的「禪那」*2之禪;狹義的禪學則指發端於中國隋唐時代,而後開演為「五家七宗」*3的「禪宗」*4。

印度「禪那」,意譯為「靜慮」,或「思惟修習」,即:思惟真理,靜息念慮之法,其目的是藉由「四禪八定」*5的禪定基礎,禪觀宇宙人生的事實、真相,以達到涅槃清淨的聖果。中國「禪宗」的禪又稱「宗門禪」,以「教外別傳*6,不立文字,直指人心*7,見性成佛」為宗旨。

印度禪法早在東漢時就已傳入中國,並於魏晉南北朝盛極一時,只是當時並未開宗立派。當時「禪」與「定」被視為是一體的,參禪就離不開打坐,此所謂「以定攝禪」。到了魏晉時期,般若學盛行,禪學經過離言掃相的般若學的洗禮,禪的修持逐漸由打坐參禪,轉向對宇宙實相的證悟。南北朝佛性論的興起,更使中國禪宗融和「般若實相說」與「涅槃佛性論」為一體,奠定了思想和方法論的基礎,般若學與佛性論於是成為中國禪學的兩大理論基石,進一步把中國的禪學帶向自性自悟的最高禪修境地。

禪,是佛教的主要修行之一,佛教重視行證,透過禪的思惟實踐,佛教的思想、信仰得以具體的實證、體驗。禪,並非禪宗專屬,中國佛教的各個宗派,在教理或實踐法門上,皆與禪有密切關係。例如:無四禪八定的修持,則無俱舍宗;無五重唯識觀*8的實踐,則無法相宗;無般若空觀的中道實修,則無三論宗;不實修止觀*9,則天台宗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義;乃至淨土宗的行者念佛求生淨土,亦須修十六觀*10及念佛三昧*11、般舟三昧*12;甚至四諦、十二因緣、四念處等佛陀一代時教,都是透過禪觀而證悟。禪的「止觀雙修」為修證之要、定學之門,居三學之樞紐,禪學之於佛教的重要性由此可見。

禪門以「不立文字,教外別傳,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為宗旨。然而不立文字並非不依文字,教外別傳並非不依經教,而是要行者不得拘泥於文字、經教。須知文字、經教是「標月指」,其目的在引導學人見自本心,悟自本性。因此,從初祖達摩以至五祖弘忍,皆以《楞伽經》*13為禪宗印心的典據。到了六祖惠能,由於聞說《金剛經》*14,當下茅塞頓開;及至五祖弘忍以《金剛經》中「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再為其印心,終於「漆桶脫落」,親見「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能生萬法」的自家面目,於是五千多字的《金剛經》從此取代了達摩東來以「《楞伽》四卷,可以印心」的傳統地位,並為中國禪學開啟了歷久不衰的黃金時代。

六祖大師見性開悟後所宣講的《六祖法寶壇經》*15,更被視為禪宗典籍中的無上寶典。此外,《永嘉證道歌》*16、《景德傳燈錄》*17、《五燈會元》*18、〈禪源諸詮集都序〉*19、《古尊宿語錄》*20、《無門關》*21、《碧巖錄》*22等,無一不是禪門驪珠。

禪,是佛法的核心,是中國佛學的骨髓,也是中國文化的結晶,太虛大師說:中國佛學的特質在禪。禪,不但是中國唐宋以來民族思想的根本精神,尤其宋朝以後的孔、孟、老、莊各家學者,無不學禪、研禪。「禪解儒道」*23、「禪儒相融」*24的結果,佛教不但影響幾千年的中國文化,也融和了中國文化,並且孕育出具有中國文化特質的佛學精髓--禪學。

近代由於敦煌禪籍的發現,學術界對禪宗的研究逐漸重視起來,所以有胡適、呂澂等國際知名學者投入禪學研究,於是在本世紀八十年代中葉的中國大陸出現了一股禪學研究的熱潮,甚至席捲歐美,形成一股禪學熱。

禪,是有情眾生的清淨本性,禪,能幫助人類尋得失落的自我,轉化二元世界觀的謬見,因此一直深受知識份子的青睞、共鳴,並且迅速在世界各地廣泛流傳,發揮影響力,所以,廿一世紀將是佛教的世紀,更是禪學的世紀。 (摘自於佛光教科書,第二冊 佛教的真理 第六課 禪 學)


【注釋】

*1 根據《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所說:一日,佛陀在靈鷲山,時有大梵天王,為令今世、後世眾生獲得利益,以金婆羅華獻佛,捨身為床座,恭請佛陀為眾生說法。佛陀登座拈花示眾,與會百萬人天大眾皆面面相覷,無法會意,唯有迦葉尊者當下靈犀相通,破顏而笑,於是佛陀開口道:「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付囑摩訶迦葉。」如是,禪在「拈花微笑」--師徒心意剎那交會之間傳了下來。因此,禪宗的傳承,是以靈山會上佛陀拈花,迦葉微笑為濫觴。

*2 在佛陀之前,印度就有以「生天」為目的的坐禪思想;到佛陀時,才展開遠離苦樂兩邊,以達中道涅槃為目的的禪。因此,禪為大乘、小乘、外道、凡夫所共修,然其目的及思惟對象則各異。禪及其他諸定,泛稱為禪定;又或以禪為一種定,故將修禪沈思稱為禪思。禪,非知識,不用述說,無法言傳,故歷代祖師皆以「直指人心」、「以心傳心」的方式,世代相傳。

*3 禪宗自初祖菩提達摩五傳至弘忍,其下分「北宗」神秀與「南宗」惠能二派。北宗主「漸悟」,行於北地,並無分派;南宗主「頓悟」,行於南方,盛於中唐以後。尤以惠能門下有南嶽懷讓、青原行思二支,為唐末以降禪宗的主流。南嶽門下出溈仰宗、臨濟宗;青原門下分曹洞宗、雲門宗、法眼宗,是為五家。臨濟門下又分黃龍派、楊岐派,合稱七宗。於是,「五家七宗」各立門戶,各有家風。宋朝以後,唯臨濟、曹洞盛行於世。

*4 又稱佛心宗、達摩宗、無門宗。乃探究心性本源,以「見性成佛」為主旨的大乘宗派。中國自古以專意坐禪者為禪宗,兼含天台、三論二系,而不限於達摩宗。唐中葉以降,達摩宗興盛,禪宗遂專指達摩宗而言,習慣上稱「宗下」。

*5 四禪,是指色界天的初禪、二禪、三禪、四禪等四種禪定境界。色界天的四禪境界與無色界天的空無邊處定、識無邊處定、無所有處定、非想非非想處定等四無色定境界,合稱為八定。所以,八定其實包括了四禪。
四與八的法數之所以並舉,是因為色界與無色界是相對的,在色界為「禪」,在無色界為「定」;如果以色界和無色界相對於欲界的「散」心,則色界和無色界都稱為「定」。

*6 指超脫傳統依據經教、拘泥於形式的坐禪冥思,及凝心入定的固定修習方式,而另行開闢一種「以心傳心」的禪法。六祖之後,禪宗大都不據經教,不立文字,只以拈提話頭、參公案,以期直指自心、自悟自性、見性成佛的祖師禪化世,即謂教外別傳。

*7 是指以般若正觀直接開發自心潛能,如實悟見本來自性,體現出生死不二、物我一如的本然禪心。

*8 乃唯識宗的修行,略說有觀境與修行二種法門,觀境其實也是修行中的一部份。觀境就是唯識三性觀,三性即遍計所執性、依他起性、圓成實性。修習唯識三性觀,乃是由淺入深,由粗入細的漸修,其漸修層次有五,稱為「五重唯識觀」,分別是:遣虛存實識、捨濫留純識、攝末歸本識、隱劣顯勝識、遣相證性識。

*9 止觀的「止」,是停止、止息,即停止一切的心念,而住於無念之中,摒除一切的妄想,令生正定智慧。「觀」,是觀想、貫穿,即止息散亂的妄想之後,進一步觀想諸法,以發真智,徹悟諸法實相的本體。止為靜態消極的不造作,也就是「禪定門」;觀要觀想緣境、光明,為動態積極的再用功,屬「智慧門」。天台宗的修行方法,就是三種止觀:漸次止觀、不定止觀、圓頓止觀。

*10 即十六種觀法,出自《觀無量壽經》。念佛行者由憶念彌陀之身與淨土,得以往生西方,總其觀行有十六種:日想觀、水想觀、地想觀、寶樹觀、寶池觀、寶樓觀、華座觀、像想觀、真身觀、觀音觀、勢至觀、普往生觀、雜想觀、上品生觀、中品生觀、下品生觀。

*11 是以念佛為觀想內容的一種禪定,也就是憶念佛德或稱念佛名的三昧,分為因行、果成二類。

*12 為定行的一種。在一特定期間內(七日至九十日),常行無休息,除用食外,均須經行,不得休息,步步聲聲,念念唯在阿彌陀佛,得見諸佛現前,故又作常行三昧、佛立三昧、諸佛現前三昧。

*13 全稱《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共四卷,宋朝求那跋陀羅(三九四~四六八)譯,禪宗所宗第一部經典。全經記錄大乘佛教多種重要教義,內容主要是說「五法」、「三自性」、「八識」、「二無我」等四種法要,不外就是「心」法。並說明「阿賴耶識」與「如來藏」相結合的法義。此經是《起信論》建立「真如緣起」的根本依據,同時也是代表後期大乘佛教思想的經典,也是法相宗所依六經之一。

*14 全稱《金剛般若波羅密經》,一卷,後秦鳩摩羅什(三四四~四一三,一說三五○~四○九)譯,本經於五祖弘忍之後,取代《楞伽經》而為禪宗所依的根本經典之一。原因除了六祖惠能早年依止五祖弘忍座下之前,已因聽聞《金剛經》而有所悟,更重要的是,《楞伽經》偏講法相唯識,《金剛經》偏說無相性空,由法相而進入法性,是漸非頓,《金剛經》從緣起性空以明法性,以金剛無相為頓悟之門,闡揚心要,正與禪宗講明心見性的宗義相契,所謂「理之參究,識取本心,方可證得本性」。

*15 又稱《六祖壇經》、《法寶壇經》、《壇經》。一卷,唐六祖惠能大師(六三八~七一三)講,弟子法海等記錄。本經被視為禪宗典籍中的無上寶典,近代的國學大師錢穆博士尤其認為,《壇經》是中國第一部白話經典作品,同時也是探索中國文化必讀典籍之一。自唐以來,本經即受人推崇、重視,在中國佛學思想史上,確有承先啟後的力量,是禪宗行者不可不讀的寶典。

*16 唐永嘉玄覺(六六五~七一三)撰,一卷。以古體詩的體裁,或四句、或六句一偈,揭示其悟境及禪宗真髓,文簡意賅,是一篇弘揚禪法的傑出作品,也是禪文學的絕唱,故廣受文人雅士、禪行者的喜愛。

*17 原題《佛祖同參集》,略稱《傳燈錄》。宋朝道原禪師纂,三十卷,收錄印度、中國歷代祖師名號,並一一列其法系,說明禪門傳燈相承次第,載明祖師之籍貫、修行經歷、住地、示寂年代、世壽、法臘等。此外,更傳述各祖師「師資證契」的機緣語句、接化語句及悟道偈語等,號稱「一千七百則公案」,即出自此書。

*18 南宋僧普濟撰,凡二十卷。係取自《景德傳燈錄》以下之五燈錄,即於《景德傳燈錄》、《廣燈錄》、《續燈錄》、《聯燈會要》、《普燈錄》等,撮要會為一書,故稱《五燈會元》。內容收錄過去七佛、西天廿七祖,東土六祖以下至南嶽下十七世德山子涓嫡傳付法禪師之行歷、機緣。

*19 唐朝宗密(七八○~八一四)著,二卷或四卷。宗密收錄禪宗諸家的言詞偈頌,撰成《禪源諸詮集》一書,別稱《禪源理行諸詮集》,凡百卷,後遇會昌法難(八四五)及唐末五代之亂而佚失,今僅存〈禪源諸詮集都序〉。宗密同屬禪宗(荷澤禪)與華嚴宗,力主禪教合一,本書即是提倡此一主張的代表作,是佛教思想史上的重要典籍。文中將一切眾生的根源稱之為「本覺」、「真性」、「佛性」、「心地」,故稱「禪源」。以「本覺真性」為主題而開展理論,即是教義;依之修證開悟,便是禪法。

*20 宋守賾藏主集,四十八卷。係收集晚唐至南宋初,南嶽懷讓以下,如馬祖、百丈、臨濟、雲門、真淨、佛眼、東山等四十多家禪宗名德語錄,多為《景德傳燈錄》所未載者,是研究南嶽以下各家禪風的主要典籍,特別是研究臨濟宗一系的思想要典。

*21 全稱《禪宗無門關》,宋代無門慧開撰,全一卷,彌衍宗紹編。本書抄錄古來聞名之公案四十八則,再加頌與評唱而成。全書旨在闡明「無」之境地,同時,悟入應以「無」為「門」,「無門」即是「門」。古來即與《碧巖錄》、《從容錄》廣行於禪林間,唯臨濟宗特以其屬於正系,故最重用之。

*22 全稱《佛果圜悟禪師碧巖錄》,宋代圜悟克勤編,十卷。初為雪竇重顯自《景德傳燈錄》中選擇最重要之百則公案,附以頌文;其後,克勤復加垂示、評唱、著語,於宣和七年(一一二五)完成。

*23 禪具有儒家的孔孟、道家的老莊之風格、內涵。儒家孔子云:「知止而後能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這「止」與「慮」,即是佛教的「止觀」法門;定、靜、安、慮,便是「定慧」的意思。孟子的「盡心知性」、「存心養性」之心性論,頗能與禪宗的「明心見性」相通。道家老子的「見素抱樸,少欲寡私」與「致虛守靜」;莊子的「心齋」、「坐忘」、「遊心」、「凝神」,亦能與禪宗的「修心」相通。

*24 禪學與儒學的相融,既有禪學家以禪解儒,又有理學家爰禪入儒。北宋著名禪師契嵩曾讚〈中庸〉為「天下之至道」,又提出「中庸幾於吾道」;大慧宗杲亦云:「菩提心則忠義心也,名異而體同。」明代高僧憨山大師強調:「為學有三要,所謂不知《春秋》,不能涉世;不精老莊,不能忘世;不參禪,不能出世。」
蕅益大師也大力融會佛儒思想,他以佛理注解四書,著有《四書蕅益解》,也以「禪」解《易》,著有《周易禪解》。此外,道家談「有無」,佛教亦說「空有」;儒家談「中庸」,佛教亦說「中道」,可謂同中有異,異中有同。
一般人多半認為儒道是中國文化的主流,殊不知從東晉到唐末的五百年間,佛學即是中國文化的主流,尤其禪學的影響更廣。尤以明代的儒學,更是直認「聖人之學,心學也」,此即「禪儒相融」的最佳明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