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互靠近的練習 廖玉蕙談閱讀與寫作
【人間社記者 李生鳳 台南報導】 2019-04-21
  • 圖說:廖玉蕙在演講中走入聽眾席和大家互動。 人間社記者羅智華攝

  • 圖說:廖玉蕙說,寫作可以回憶,為過往的止痛療傷、反芻。寫作也可以看見生活,只要用心,到哪都有題材可寫。 人間社記者戴良雄攝

  • 圖說:由中華福報生活推廣協會主辦的「福報心生活講座」,4月20日台南福國寺場次,邀請到知名作家廖玉蕙主講「相互靠近的練習─談閱讀與寫作」,講座同時涵蓋在「2019人間社新聞寫作暨攝影培訓」南區第一梯次課程,包括其他聽講者約400人聆聽。 人間社記者戴良雄攝

由中華福報生活推廣協會主辦的「福報心生活講座」,4月20日台南福國寺場次,邀請到知名作家廖玉蕙主講「相互靠近的練習─談閱讀與寫作」,透過對生活的觀察入微,以閱讀與寫作練習相互靠近,與人、情感或一切。講座同時涵蓋在「2019人間社新聞寫作暨攝影培訓」南區第一梯次課程,包括其他聽講者約400人聆聽。

「為何寫作?」廖玉蕙開宗明義表示,身為作家當然有他的目的,或者是很多話不吐不快,一般人在經過人生歷練後也會想寫一點東西,尤其現在網路發達,發表管道更為多元。寫作是觀察、反思、歸納、分析、判斷、執行,把所想的落實在生活裡,或是將所遇到的事物,藉由思考來改善生活。過往的反芻、現世的觀察、未來的期待,是生活由怨而怒而樂的追尋,透過寫作與閱讀為是為了讓生活更容易。

寫作可以「回憶」,為過往的止痛療傷、反芻、歸納和自我解析。廖玉蕙透過書寫那個總是吝於讚美的母親,在追尋如何讓他開心的苦澀回憶裡,終於逐漸理解,一個18歲就結婚的女孩,根本來不及學會做母親就成為孩子的媽的心境;一名學生的作品,描述他和因罪入獄的父親會面的情景,透過文字,原本無法為外人道的心情與過去,終於得以使人理解,也令人不得不歎服文學的力量。

「透過寫作可以看見生活,只要用心,到哪都有題材可寫。」廖玉蕙指出,寫作也可以是對現狀的針砭,文字不再只是敘述事件,而是可以做為社會觀察,和參與社會重大議題。曾因為對「稱謂」堅持引起議論,以此表達在專業領域裡,稱呼或頭銜應謹慎。也因學校演講的經驗,觀察到現在教育現場重視智育,卻無視學生其他的表現,經由他的文字發表皆引起廣泛討論。

此外,廖玉蕙分享幾個寫作、觀察的訣竅,例如掌握特性、勤作筆記。以「吃葡萄─從大或小的吃起」的命題為例,「吃葡萄」對一個中學男生來說,他會說他吃的葡萄是媽媽剝好的,而另一個中學女生則會抱怨怎麼將葡萄泡鹽水,再問不同的人,「吃葡萄」可以成為生不逢時的感慨,在夫妻之間造成無理取鬧的風波、婆媳糾紛,還有農藥殘留問題。從一個「吃葡萄」看到小型台灣社會的呈現。

廖玉蕙說,寫文章就是要真實,透過大聲朗讀,把文章唸出來是讓文章流暢的好方法。通暢的文章富韻律感,旋律優美,經由耳朵的聽覺找到最適當的字。以及透過開發聯想力、實際練習、注意邏輯思考、嘗試講故事等,都是練習寫作的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