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首窮經樂分享 辛嶋靜志無怨無悔
【人間社記者 蕭惠珠 大樹報導】 2014-09-02
  • 圖說:辛嶋靜志(穿白襯衫者)參與維摩經與東亞佛教國際學術研討會。 人間社記者陳昱臻攝

  • 圖說:辛嶋靜志參與維摩經與東亞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 人間社記者慧延攝

「鑽研佛典、提攜後進,是我生活中最快樂的事,這一切都是為了回報恩師季羨林。」懂13種語言、在佛典文獻比較研究領域頻頻寫下新里程碑的日本創價大學高等佛教研究所所長辛嶋靜志(KARASHIMA Seishi),長期以來懷抱傳教士精神,投入學術研究、分享成果,以流暢的中文,娓娓道出為他打開學術熱情開關的那隻溫暖的手。

季羨林高徒 感念師恩無限

辛嶋靜志是已故北京大學國學碩儒季羨林唯一的外籍博士生。他說,中國人因歷史因素難免心存「仇日」潛意識,然而季羨林待他如子,要他沒課時到他的書房讀書、找資料,於是他每天都到老師家報到。後來北大獲得一批由西藏運來的佛經梵文寫本,「那是國寶耶!老師卻容許我自由從中挑選研究主題。」季羨林對辛嶋靜志的信任與尊重,讓他始終銘感在心。

「老師毫無學者架子。」辛嶋靜志回憶道,季羨林住屋簡陋,每當有書店年輕送貨員送書來,他總是親自送到門口。「老師過生活、待人處事的態度,對我影響深遠。」感念師恩當下,辛嶋靜志依然感動莫名。

懷文學熱情 探索語言奧妙

談起投身佛典文獻比較研究的因緣,辛嶋靜志表示,佛學研究原本不是他的第一志願。因熱愛法國文學,他選擇就讀東京大學法語系,卻越讀越沒興趣;那時剛好有位佛教學者榮獲日本文化勳章,他獲得啟發,因父、祖都是淨土真宗寺廟住持,自己對佛教並不陌生,就此改讀佛教學系。「想當東大教授,就要努力當世界第一。」當時系上教授的一句鼓勵,讓他下定決心廣泛涉獵和佛教相關的各種語言。

訪談過程中,辛嶋靜志時而閉目沉思,時而兩眼放光,談起研究心得,便滔滔不絕,鉅細靡遺。他認為,「漢譯佛典」保留了2世紀到6世紀的重要資料,透過各種比對,是研究漢語史和佛教學不可或缺的文獻。

辛嶋靜志用「很有趣、很好玩」形容他的語言研究工作。他分享一段趣聞,某次國際學術會議後,他特別準備了鐘,送給中國代表團團員當紀念品;後來才知道「送鐘」和「送終」諧音,在華人世界是很失禮的事。這段「小尷尬」讓他深刻體認,不同語言間的對照比較研究,可挖掘出語言的奧妙,是值得開發的處女地。

典型書呆子 陶醉研究樂趣

對於「典型書呆子」這個形容詞,辛嶋靜志並不排斥。他說,研究雖然耗時耗神耗力,每當有了新發現,總是「快樂得不得了」。他以日前參加維也納國際學術會議為例,為了發表論文,他拿出已收集20年的相關資料進行文獻比對,意外獲得新發現,雖然當時已近半夜,仍迫不及待致電朋友希望獲得確認,待確認後,他興奮得獨自在研究室中手舞足蹈。說到這兒,辛嶋靜志笑開了臉,如陽光般的燦爛。

工作之餘,辛嶋靜志喜歡藝術,也喜歡和各國留學生聊天,每周都會用6、7種語言和來自不同國度的研究生聊生活、聊研究,從中獲得許多樂趣。他近年常鼓勵大陸研究生投入漢譯佛典研究,因為全球佛經梵文寫本大本營在西藏拉薩,有地利之便。他也期許年輕人充實古代漢語、梵文和中亞等語言能力,也要培養敏銳掌握問題的能力。

忙是營養 推崇大師「老維摩」

因為參加「《維摩經》與東亞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發表「探明《維摩詰經》的原語面貌」學術論文,辛嶋靜志表示,雖是首次拜訪佛光山,感覺卻很熟悉、自在。他推崇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是「現代老維摩」,以高僧大德之尊,和參加會議的學者自然互動,針對每位學者的特質,總是能提供立即、應機、充滿智慧的回應,讓他聯想起釋迦牟尼佛當年和弟子講經說法的場景。

「與大師面對面互動,和只讀大師著作的感受不同,我真的很感動。」辛嶋靜志分享星雲大師送給他的「人生卜事」法語「忙,就是營養,要忙得歡喜,忙得有意義」,他說這段話就是他研究生活的寫照,也是對他的鼓勵和肯定。

修行好所在 佛光山「初體驗」

「真正的佛教,就應該像佛光山這樣,更接近釋迦牟尼佛原始佛教的面貌,是修行的好地方。」經過1整天的學術活動和參訪,辛嶋靜志略顯疲憊,依然以堅定口吻表達他的佛光山「初體驗」。他說,除了會議中交流研究心得,和與會者互動、聆聽大師開示、參觀佛陀紀念館,都讓他感受到「人間佛教」的氛圍。他表示,此行讓他更堅定一個心願,日後若有機緣擔任日本寺院住持,一定要進行改革,推動人間佛教,讓寺院成為一般民眾修行的好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