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如來遇上大樹
【人間社記者 黃健興 馬來西亞報導】 2016-11-29
  • 圖說:當如來遇上大樹。 人間社記者鄒委樺攝

  • 圖說:當如來遇上大樹。 人間社記者鄒委樺攝

  • 圖說:當如來遇上大樹。 人間社記者鄒委樺攝

  • 圖說:當如來遇上大樹。 人間社記者鄒委樺攝

  • 圖說:當如來遇上大樹。 人間社記者鄒委樺攝

  • 圖說:當如來遇上大樹。 人間社記者鄒委樺攝

  • 圖說:當如來遇上大樹。 人間社記者鄒委樺攝

佛光山巴西如來寺有一支「如來之子」足球隊,印度同樣有「大樹下的課堂」,雙雙秉持星雲大師透過教育往下扎根的精神,改變這2個貧困窮苦國家孩子的命運。

在巴西佛光山如來寺擔任了15年住持、《如來之子》作者佛光山新馬泰印總住持覺誠法師,連同台灣新銳作家,也是人間福報專欄作家、《大樹下》作者陳菽蓁,雙雙在佛光山新馬寺2016年i樂讀全民閱讀書展暨佛教音樂節之名家講堂主講題為《當如來遇上大樹》講座提起,2國的佛光山常住希望從小教育孩子,給他們好因好緣,以翻轉他們的生命。

覺誠法師對於當年在語言完全不通,大環境卻是那麼不可思議的巴西「開墾」,對於治安敗壞的感想:「見一次賊,增加我一份勇氣;再見一次,更增加我的腦力激蕩,思考盜賊從那裡來。」

她接著想到了,吃不飽、孩子太多、毒品太厲害,追根究底是社會和國家問題,而且是教育出了問題;她在想:「我度不了賊,總可以度賊的小孩吧!」

接下來,如來寺開始在當地社會做善事,比如聖誕節派發聖誕蛋糕,穿上聖誕老人的衣服搖著鈴送恩物,結下了一些善緣。

「直到一名退休老師組織了一支足球隊,並招了200多名學生,就是後來星雲大師取名的『如來之子』足球隊,因為寺叫如來寺,足球隊跟著叫如來之子足球。」

直到跟小朋友接觸後,覺誠法師發現:「他們的家庭怎麼這樣複雜?」正因為這樣的因緣,令她設了五戒的校規。

她說,當地百分百都是天主教徒的孩子,他們的宗教不能改,也不需要改,而是讓他們多認識一個宗教,他們的校規很簡單,就是舉起手出五的手勢:「五戒。」

「我問他們:不殺生做到嗎?孩子都說:『做得到!』至於不偷盜,他們小聲一點:『做到』;接下來不邪淫,我告訴他們,以後結婚了,就是一個爸爸一個媽媽就好了;不妄語,不講騙話,免得以後人家不信任你;不酗酒,我就要求不吸毒,因為毒品實在太普遍了!」

覺誠法師意識到,只有教育可以長長久久改變他們的命運,大樹下一樣,如來寺也是一樣,菲律賓、南非也是一樣;我們這一代看不到教育的重要性,但教育是深遠的,只要有能力,有智識學問,加上能力,便可以做到很多事情。

「如來之子計劃還在進行著,這是上人給我們的智慧,巴西有2千多近3千名孩子,每天都來教育中心上課,他們接受五戒,有些已經長大,做了軍人、導演,小的還在繼續上課。」

******

覺誠法師在逗留長達15年,有人覺得她很勇敢,她倒認為:「不是我勇敢,是我的師父比較勇敢,因為師父把他的徒弟派到一個不知道什麼樣環境的巴西!」

她不諱言,遇上強盜,不害怕是假的,她甚至想過,萬一盜賊來了,她可以躲到佛桌下;到了晚上,她還祈求菩薩:「讓我平安!」

但事情不能盡如人意,而且是自我安慰,最後她覺察到,困難反而是最好的老師,每次遇到困難,就成為了她的經驗、她的進步。

「槍指著我的時候,開竅一些些,不曉得被驚嚇了開竅還是真的開竅,凡是想事情,都非常開闊,非常深,不會淺見、不會難過。」

在巴西受苦嗎?覺誠法師覺得沒有,她是在巴西學習,好因好緣讓她學習非常多;談到治安很壞嗎?她體悟到了「盜中亦有道」。

她不但不會埋怨奇特的巴西,而且還心存感激。

******

覺誠法師在巴西認識一名後來成為紅衣主教的天主教神父,對方非常偉大,大半生冒著被謀財害命的風險,為亞馬遜河原住民服務,同時蓋孤兒院收留原住民殘缺的孩子和雙胞胎,直到退休和往生為止。

「當地原住民屬於遊牧民族,每當遷徙時,只會帶走正常的孩子,天生殘障的孩子,便被『卡擦』殺掉;雙胞胎也一樣,原因是父親外出打獵,顧家的母親做家事時,只能抱起一個孩子,抱起2個就不能做工了,唯有捨棄一個,同樣將他『卡擦』,文明世界是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

覺誠法師指出,慈悲的神父把這些孩子帶入教堂,他本身卻缺乏能力,所以星雲大師便撥出了10萬資助神父興建孤兒院。

******

從種種跟大眾接觸以後,有一天,師父跟一個警察總監對講,講了一句感動話:你們巴西人真了不起,這麼大的一個國家 ,人都努力奮鬥,警察總監卻說:我們巴西沒有巴西人,我們都是外來移民,但來到巴西,通通就是巴西人。

這句話師父聽了:真好,視野的開闊,胸懷平等。

******

覺誠法師曾在貧民窟參加1名10多歲孩子的葬禮,這名孩子獲得免費觀賞電影的票券後,第一次結伴走出貧民窟,便因為不懂如何越過馬路,結果遇上車禍被撞死。

「在那裡接觸到的孩子,有的爸爸吸毒、媽媽入獄,有些家庭五、六個兄弟姐妹,各自有不同的父母,甚至不懂誰是爸媽,很奇怪的家庭;他們有唸書,但到了小學六年級,就出去打工了。」

覺誠法師也遇到一名拿起佛像的醉漢,跟著她唸三皈依,並祈求為對方種下善緣。她坦言,巴西貧民窟的悲歌唱不完。

******

貧民窟的孩子來到如來寺,一口氣吃下10塊麵包,連午餐的份也「存進」肚子了,便因為這個因緣,覺誠法師便開設了一間麵包店,店名是「法師的麵包」。

她娓娓道出了麵包店的起源,她說,如來寺每天早上安排孩子享用咖啡和2塊麵包,在早期,老師卻發現560塊麵包不足於應付280名孩子。

前面的孩子舉起說:「法師,我吃了10塊麵包!」我覺得奇怪,幹嘛吃10塊嘛!「法師,我們把午餐也吃下去,先存在肚子裡!」

覺誠法師心裡不懂是哭還是笑, 哭的是,她並不曉得窮到這種地步,笑的是,天真的孩子把午餐「存在」肚子裡了。

開麵包店的念頭跟著萌生了,至於取名「法師的麵包」,則是跟神父在辛苦的山區養蜂賣蜜籌建教堂有關,這種蜂蜜的牌子就叫「神父的蜜糖」。

******

覺誠法師在拜訪貧民窟時,不明白當地為何天天燃放煙花,今天紅的、再來黃的,後天綠的;她過後赫然得知那是毒販在招攬生意,不同顏色的煙火是代表各種毒品的訊號,可以上山到來購買。

她提到,巴西官兵捉賊,永遠捉不到、捉不完,因為各住家都是前門連著後門,穿來穿去,警察根本搞不清哪裡是前後門哪裡出路,以及到底是哪一家。

如果是接到投報掌握到確切的證據,或者是販毒集團內鬨獲得可靠情報,便會出動直升機,連同穿著裝甲的衝鋒隊捕捉頭領。

「其實捉到也沒用,因為明天又是另一個頭領冒出來,以暴制暴,根本無法解決,不過是捉一個變兩個而已。」

******

覺誠法師提起,當年透過銀行拍賣,以廿餘萬美金買下如來寺的土地,過後卻受到起訴,聲言這塊土地不屬於如來寺而鬧上了法院;所幸如來寺的代表律師在法院上提出證據揭發是起訴人串通原地主的騙局,最終是如來寺勝訴。

代表律師過後告訴覺誠法師:「我當初獲得了佛光獎學金唸大學,我如今擁有本身的律師樓,加上我也是市議會的律師,已查清起訴人和原地主的底子了。」

覺誠法師披露,土地回到如來寺了,工程開動了,建好了柱子,蓋好了屋頂,但沒有門窗、地板;為了節省100萬的開銷,他獲得信徒的建議,自行把工程承包回來。

「那時候碰到世界杯足球賽,正在趕工期間突然停下,因為政府規定工人可以停工2個小時觀看足球杯賽事,我只好在工地跟工人一起看,從後便喜歡上足球了。」

如來寺也碰到工人刁難,下班時間一到,工人便丟下水泥機的水泥下班走掉了;妙緣法師於是把所有常住找來,利用剩餘的水泥把路鋪好,第二天交代工人不必再來,工人驚恐地趕緊道歉,此後便乖乖將工作完成才回家。

「妙緣法師是台灣人,不懂葡萄牙話,她只講3句葡萄牙話,就是:『這裡、快點、謝謝你』,工人於是稱呼她『哈比杜法師』,就是『快點的法師』,證明她用了3句話,就把整個工地管好。」

陳菽蓁筆下的《大樹下》,即是大樹下課堂的故事,第一場景便是釋迦牟尼佛2500年前在菩提迦耶金剛座悟道成佛的大樹,故事就發生在樹旁邊的小村莊。

她說,村莊旁有一間小小的佛學院,裡頭有4名法師,2名印度籍、2名台灣籍,20餘名8歲到18歲的學生;法師在村旁一棵大樹下開設課室,這是書中第二棵大樹的寓意;第三棵是星雲大師在高雄大樹鄉所創立的佛光山。

這是《大樹下》書名的由來。

******

陳菽蓁提到,許多人到來菩提迦耶朝聖、觀光,卻出現令人心情複雜的現象,就是孩子成天在外遊蕩,見到觀光客就伸手乞討。

「法師商議和取得共識後,決定在一棵大樹下作為課堂。」

她解釋,選擇大樹下,原因是印度現在的佛教徒只剩下百分之零點幾,最多是興度教,百分之十幾是伊斯蘭教,小鄉村的孩子來自不一樣宗教,大樹下方便聚集小孩上課,很大一部分是讓家長放心,課堂只是教課,並沒教孩子改變信仰,任何人聽到了,只要願意的話,隨時歡迎來上課。

結果,大樹下的課堂從最初的三、四十個,到後來200多個,由佛學院廿餘個小朋友到外面教導,老師們是小孩子,學生有的年紀甚至比老師要大。

******

陳菽蓁指出,到來的孩子,有的因為家庭貧困,根本沒法上學,有的是父母親要去工作,哥哥姐姐只好留下照顧弟妹,也不能上學;大樹下在禮拜天的下午免費教學,很多的大女孩便這樣來上課。

大樹下的課堂除了非常正式與嚴謹,也很多元,並在歌聲中開始上課,在歌聲當中結束,中間還有戲劇表演;上課時,以重要的學校課本拿去映印教學,還有灌輸佛光人三好四給的核心思想,使孩子改變非常的大。

「接下來一個比較大的轉變是大樹下容納不下學生了,院長就說,回到院裡來上課吧,孩子們,回家吧,回到佛陀的家裡來!」

******

陳菽蓁於2014年過去採訪的時候,住在佛學院裡面,採訪了一些小老師們的生活作息,還偷偷溜到不遠的村莊去,由一名女孩協助她翻譯。

「我也描寫他們在大樹下上課的心情、心得等等,妙軒法師給了我靈感,期望我用幾個主角,把鄉村小孩子的生活作息、他們的家庭狀況,還有來上課前後的轉變、心理轉折等等,寫成一個故事。」

《大樹下》書中的5個小孩,真有其人,但在他們身上,加入更多的面貌,以代表著200多個小朋友;所以,5個小朋友裡面,各有各的心情,還有各有各的學習歷程等等,其很多的故事都很感人。

「有一個特別頑皮的小孩,他叫納瓦,他最後變成了大樹下課堂的守護者,只要抱著弟妹的大姐姐來上課,小弟弟小妹妹哭起來,納瓦就會幫忙,把弟妹帶回家;有時學生不認真,納瓦就會把溜出去的小朋友拎回來。」

******

陳菽蓁在講座上大展歌喉,唱起了由星雲大師寫詞的《我願》;講座也是在主講人和來賓唱起《奉獻》的歌聲中結束。

講座主持人為香海文化妙蘊法師,扛上正是其二姐的主講人陳菽蓁,雙雙在台上『內鬨』,更爆出陳菽蓁當年一封家事,內容是:「親愛的妹妹,自君別後,三千寵愛落在我的身上,我們一家過著快樂的生活,希望你在佛學院好好生活。」

妙蘊法師則爆料,香海文化買了機票給陳菽蓁到印度採訪後,就不理她死活了,接下來又退了她5萬字的稿,正好是「報復」,引起了哄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