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人間佛教的發展(五之五)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6-03-01
  • 圖說:幫助巴西青年接受教育。 人間社記者張天雄攝

  • 圖說:「悉達多音樂劇」藝術團,巡迴美、馬、新、香港、大陸等地演出。 圖/東禪寺提供

  • 圖說:萬人大悲懺法會於紅磡鄉港體育館舉行。 圖/香港佛光道場提供

五、國際弘法,佛化全球

人間佛教不僅是在這個地球上世界化、國際化,事實上,佛教都是在無量法界、三千大千世界裡交流往來的。如《阿彌陀經》云:「其土眾生,常以清旦,各以衣裓,盛眾妙華,供養他方十萬億佛。」鑑往知來,現代的佛教在世界國際的交流,也只是小事一樁。

在民國時期,國際佛教會議、組織訪問團、宗教交流等各種國際活動就開始了。如一九二四年,太虛大師在江西廬山舉辦「世界佛教聯合會」;隔年,太虛大師率領中國佛教會前往日本參加「東亞佛教大會」,這是近代史上中日佛教徒首次正式會議。

一九二八年,太虛大師前往歐美宣講佛學,在巴黎籌設世界佛學苑,開中國僧人跨越歐美弘傳佛教之先河,經蔡元培的介紹,與著名的哲學家羅素交流佛學。為了推動佛教國際化,太虛大師先後也派遣學生、弟子,前往日本、西藏、印度、錫蘭(斯里蘭卡)等地學習。

中日戰爭發生以後,太虛大師在一九三九年發起組織佛教「國際訪問團」,遠赴緬甸、印度、錫蘭(斯里蘭卡)以及新加坡、馬來西亞各地,宣傳抗日救國。抵達印度時,沿途受到民眾的歡迎,他還寫了一首詩:「甘地太虛尼赫魯,聲聲萬歲兆民呼;波羅奈到拘尸那,一路歡騰德不孤。」可見當時訪印的盛況。

一九四三年「中國宗教聯誼會」成立,全國各宗教團體和全體宗教徒團結起來,一致抗日。在我的記憶裡,佛教的代表是太虛大師,回教的代表是白崇禧將軍,天主教的代表是于斌主教。國難當前,宗教之間自然增加了來往和團結。

後來,因為國共內戰的因緣,大陸僧侶就分別前往香港、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弘揚人間佛教,間接促成了人間佛教國際化的因緣。在我看來,戰爭有千百個不好,卻也促進思想文化的傳播因緣,這也算是不幸中的幸事了。

在台灣,首先推動人間佛教國際弘法交流,是在一九六三年,由中國佛教會組織的「中華民國佛教訪問團」,先後訪問泰國、印度、馬來西亞、新加坡、菲律賓、日本、香港等國家地區。因為我擔任該團的發言人,因此整個過程,我都記錄在《海天遊踪》一書,在此就不一一敘述了。接著,一九七六年慶祝美國建國二百周年慶祝大典,「中華民國佛教美國訪問團」佛光山也組了二百人參加,這是第一個代表中國佛教會前往祝賀的台灣佛教團體。

由於日本佛教學術、宗派非常興盛,加上地緣和台灣比較接近,大家就常有往來。一九七四年成立「中日佛教促進會」,日本禪宗的最高領導曹洞宗管長丹羽廉芳長老和我分別擔任中、日會長。幾十年來,和日本交流中,有許多令人懷念的長者,如:臨濟宗的管長古川大航長老,塚本善隆、水野弘元、中村元、平川彰、鎌田茂雄、牧田諦亮、安藤俊雄、前田恵學、水谷幸正等大學教授學者,他們都在佛光山盤桓多次,也來台灣交流、發表論文,或者到叢林學院教學,慈莊、慈惠、慈容、慈怡等人早期到日本留學,都曾經親近過這些大學者。

說到日本佛教,他和我們漢傳佛教有些不同,他們從信仰佛陀到信仰祖師,從過去公天下,到父傳子的家天下,從過去守戒律,到現在不做比丘而做和尚。比丘要持守出家戒律比較困難,和尚是親教師,他們認為可以有家庭。

再說到韓國佛教,一九七四年,我在韓國漢城成立「中韓佛教促進會」之後,韓國佛教曹溪宗千年古寺的三寶道場:通度寺(佛寶)、海印寺(法寶)、松廣寺(僧寶),及東國大學、金剛大學等單位,至今每年都有十數團的韓國團體來佛光山參訪。韓國是一個佛教歷史悠久的國家,可惜,這些名剎大多建設在人煙稀少、交通不便的深山裡,反而是將教堂建在十字路口的耶穌教,如今在韓國傳教比較興盛。其實,佛教要傳播到人間,就必須考慮這些地理空間,是否能讓大眾平常往來方便。

求法熱忱 法傳世界因緣

到了一九七八年,慈莊法師和依航法師前往美國洛杉磯建設西來寺,最早先是從一間小教堂開始。有一天,加州大學的天恩法師帶了十八位的南傳比丘前來應供,擠得到處是人,我也趕緊煮了素菜供養大家。在陌生的地方,能有朋友在弘法上互相往來幫助,雖然忙碌,卻也忙得很歡喜。後來還有哈佛大學的美籍人士普魯典博士等,還在佛光山研究佛學一年。

從美國西來寺開始,人間佛教就拓展到西方甚至五大洲。這些弘法的因緣,要感謝世界各地的華人及當地政府的幫助。如,巴西張勝凱夫婦捨宅為寺的因緣,有了南美洲的如來寺;荷蘭僑領羅輔聞先生,籲請政府捐地興建荷華寺;瑞士何振威為四千名佛教徒請法,成立了佛光會;澳洲鋼鐵公司董事長及臥龍崗市長亞開爾先生親自邀約,澳洲南天寺得以興建,以及馬來西亞竺摩法師,金明法師、廣餘法師這些長老大德和檳城的州長許子根、邱寶光等協助,東禪寺每次過年都有百萬人次到訪。這些都是因為許多長者、居士大德為教求法的熱忱,人間佛教才有到全世界傳播的因緣了。

其實,國際弘法要重視培養語言人才。歷年來,如擅長日文、台語的慈惠法師;英文的妙光法師在人間佛教研究院繼續國際學術交流;日本有滿潤、慈怡法師繼續在群馬建設法水寺;滿蓮、永富法師每年在紅磡香港體育館和維多利亞公園舉辦數萬人弘法大會;巴西覺誠、妙遠、覺軒法師幫助巴西貧童接受教育;菲律賓永光、妙淨法師帶領「悉達多音樂劇」藝術團,巡迴美、馬、新、香港、大陸等地演出;以及歐洲的滿謙、西班牙的如海、覺心,法國的覺容、妙達,智利的妙觀,美國的慧東、如揚、覺泉等法師,也多與當地宗教人士或者到聯合國交流。像德國柏林妙益法師所在的道場,現今早晚課、行堂、典座、香燈等,都是由當地德國人承擔;又好比澳洲布里斯本的中天寺,有數十名澳籍義工,分擔了許多寺務工作,包括行堂、典座、知客、打掃、清潔等,甚至以英文做早晚課等。幾十年來,人間佛教已經逐步實現本土化的發展。

適應當地 發展各自特色

什麼是本土化?本土化是奉獻的、是友好的,大家依照各地的文化思想、地理環境、風俗民情的不同,發展出各自的特色。「本土化」不是「去」,而是「給」,希望透過佛教,給當地人帶來更充實的精神生活,這正是人間佛教秉持回歸佛陀本懷的精神,才能給人接受。

人間佛教在世界各地的傳播,除了要適應不同的政令、文化之外,就是和基督教、天主教、回教等信仰的互動了。因此,我在海外傳教,因為當地多信仰天主教、基督教,因此鼓勵他們可以有二種信仰。就如同我們在學校念書,喜歡文學的同時,還可以選修哲學的道理一樣。

秉持尊重與包容的態度,所以我行腳世界各地,和印度的總理尼赫魯、泰皇蒲美蓬、菲律賓總統馬嘉柏皋、美國副總統高爾、回教的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迪,新加坡的李光耀、李顯龍父子,澳洲總理東尼.艾伯特、中南半島各國家的政府領袖,甚至天主教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本篤十六世、台灣的單國璽樞機主教,我都有所往來,建立友誼。

另外,值得一提的,之前由太虛大師與錫蘭(斯里蘭卡)籍的瑪拉拉色克羅博士等人倡導的「世界佛教徒友誼會」(簡稱世佛會),一九五○年終於在可倫坡成立。一九八八年,由我幫助他們走出亞洲,在美國西來寺承辦了第十六屆大會,讓兩岸幾分開幾十年的佛教,能在西方一起參與會議,連接了兩岸佛教的往來。因此有人說,可以嫓美二○一五年,習近平總書記和馬英九總統在新加坡的見面了。後來世佛會也在澳洲南天寺、台灣佛光山陸續舉辦過大會。

因為一九八八年的因緣,在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長老的邀請下,一九八九年在美國就以「國際佛教促進會」的名義,組織五百人的「弘法探親團」赴大陸各省分的佛教道場訪問,先後受到國家主席楊尚昆先生的接待,相談了一個多小時;全國政協主席李先念先生也與我們一行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見面、宴會。這是出家人首次在中共最重要的殿堂會面講話,也是共產黨剛改革開放以來,最高的待遇了。

二○○二年佛指舍利來台,也是一大盛事。當時,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先生以「星雲簽頭,聯合迎請,共同供奉,絕對安全」十六字授權,大家不分派系、地域,共同迎請西安法門寺佛指真身舍利來台供奉。時任陸委會主委,也就是二○一六年當選總統的蔡英文女士,協助我們包了兩架港龍航空專機,從台北經香港直飛西安,寫下兩岸直航的紀錄。當時還由鳳凰衛視即時全程轉播,可以說「兩岸未通,佛教先通」。

在中國藝術研究院田青教授與時任國家宗教局葉小文局長的努力下,佛光山梵唄讚頌團在二○○三年,於北京中山堂、上海大劇院演出。葉小文局長邀請我在上海劇院講話,當時在場的一些老和尚,老淚縱橫的說:「我們幾十年來,沒有看過出家人在公共場合講過話了。」佛教多年的委屈,能有出家人在這樣的公共場所講說佛法,實在是無限的安慰。

後來,在葉小文局長和田青教授的推動下,於二○○四年成立「中華佛教音樂展演團」,由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聖輝法師擔任團長,副團長是心定和尚與中國佛教協會祕書長學誠法師,在慈惠、慈容、永富法師等人合作之下,集合四大教派和南傳、漢傳、藏傳三大語系的一百多位僧眾成員,在香港、澳門以及台灣的國家音樂廳,美國奧斯卡頒獎典禮的柯達劇院、加拿大英國女皇劇院等世界上一流的劇場巡迴演出。假如這些合作能再繼續,兩岸的未來友好、和平、團結,有什麼不可能呢?

大陸文革以後,有所謂三不政策「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因此舉辦各種宗教會議,都是內部舉行。初次籌畫「第一屆世界佛教論壇」時,宗教局還特地派遣專機,接送我前往海南島會商。後來,「第一屆世界佛教論壇」邀請香港的覺光法師、中國佛教協會的一誠法師,西藏的班禪代表等八人共同發起,第一屆在杭州舉辦,第二屆在無錫開幕、台北閉幕,再度寫下了兩岸佛教交流盛事。

二○一三年二月初春,我應邀隨同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先生率領的「台灣各界人士代表團」赴大陸,訪問了習近平總書記和國家主席胡錦濤。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先生見面時,他對我說:「你寫的書,我都讀完了。」我說:「我寫了一幅字『登高望遠』送給您。」

其實,二○○六年,習先生還在浙江擔任書記時,我前往浙江參加「第一屆世界佛教論壇」,就與他有過一面之緣;他在浙江雪竇寺興建「彌勒大佛」,我也應邀題名「人間彌勒」,據聞這四個字現在被刻在彌勒大佛座下。後來,我又在北京訪問過他,二○一五年在海南島博鰲亞洲論壇,也蒙他接見我們一行攝影紀念。我也回憶起習總書記的父親習仲勛先生,是虔誠的佛教徒,他在廣東做省委書記的時候,保護了六祖惠能大師的肉身不壞像,功勞很大,他們對佛教的護持,我實在感念於心。

那一次在拜訪完習總書記後,我和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見面,建議他讓世佛會和佛光會都能夠到大陸開會,大家多一些往來了解,對於促進和諧社會有所幫助。承蒙他的允准,後來都一一實現。二○一四年十月世佛會順利的在西安召開;隔年十月,佛光會也首次在佛光祖庭宜興大覺寺舉辦理事會議。感謝政協主席俞正聲、國宗局局長王作安、宜興市委書記王中蘇、市長等人的大力護持,讓大會得以圓滿成功。

回顧人間佛教歷年來的國際交流,實在不勝枚舉。像世界顯密佛學會議、國際佛教會議、世界佛教青年學術會議、天主教與佛教國際交談會議等南北傳、宗教、學術活動,也因而結識了僧伽桑那法師、阿難陀法師、達摩難陀法師等人。其間,佛光山並和泰國法身寺締結兄弟寺。尤其近二十年來,每年舉行國際佛教僧伽研習會,都是國際佛教交流中的盛事。

此外,夏威夷大學的恰波教授、康乃爾大學的麥克雷教授、耶魯大學的外因斯坦教授、柏克萊加州大學的蘭卡斯特教授、大陸的方立天、樓宇烈、楊曾文、賴永海等教授,大家都因為人間佛教而結緣至今。

你來我往 人間佛國呈現

關於世界佛教運動,我們希望大陸和台灣的諸山長老都能一起來推動佛教的國際化。我們現在能做到的,是在美國辦西來大學、澳洲南天大學,菲律賓除了光明大學、藝術學院,並且以佛陀傳音樂劇英文弘法;南非南華寺天龍隊,著直排輪舞龍,獲得南非總統祖瑪先生的肯定。巴西的如來之子在各國以足球交流弘揚人間佛教;維也納青年愛樂團作詞作曲,以音聲做佛事;慧顯法師在印度復興佛教,領導百名沙彌,希望將來他們對印度的人間佛教,都能有所貢獻。尤其近年,每年暑假,都有來自全球四百所名大學,一千多名國際學生,前來佛光山參與佛學。

過去,要出國一趟很難,推動佛教國際化更是難上加難;如今全球五大洲都有僧信二眾一起推動人間佛教。尤其,從二○一一年佛陀紀念館落成以後,每天都有來自世界各國的人士,他們不遠千里前來參觀、訪問。可以說,今天的人間佛教天天都在國際交流,大家不分宗教、不分國籍、不分彼此,你來我往,我往你來,同體共生,互尊互重,這不就是人間佛國淨土的呈現了嗎?

唯願以上的功德,回向給法界眾生幸福、安樂;也把這一點成果呈現給佛陀,讓我們回歸佛陀提倡人間佛教的本懷,聊表一點對佛陀的心意。(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