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書寫歷史 「大悲出相圖」彩繪藻井進行修復
【人間社記者 李生鳳 高雄大樹報導】 2018-08-08
  • 圖說:文化部文化資產局文化資產保存研究中心主任李麗芳表示,對於修復也應思考,是為了發現曾經有的歷史痕跡,還是為了阻止它持續劣化,對此也提出了修復原則,即真實性、協調性、可逆性、安全性、耐候性與可辨識性。 人間社記者林靖敏攝

  • 圖說:工作人員正在為「大悲出相圖」彩繪藻井的中座進行清潔與修復。 人間社記者林靖敏攝

  • 圖說:工作人員修復情況。 人間社記者林靖敏攝

高雄阿蓮區大崗山龍湖庵大悲樓去年七月拆除重建,將彩繪「大悲出相圖」的三座藻井捐贈給佛陀紀念館,當時佛館館長如常法師特別商請文化部文化資產局文化資產保存研究中心提供專業協助,展開移地保存維護計畫,並於同年七月底載運至佛館保存,並討論研究修復,除了希望明年佛誕節讓它重現,從中也出現許多驚喜的發現。

文化部文化資產局文化資產保存研究中心主任李麗芳表示,不同於台灣多數以斗拱形成槓桿原理的藻井,這三座藻井,是台灣僅存的穹窿頂形式,分為中座、龍邊、虎邊,繪有88幅菩薩像,中座有16幅佛典故事,再加上8幅幡蓋共計112幅,中座有「心」、「佛」字圍繞成一圈,展現觀音信仰的力量以及當時的藝術文化特色。

三座藻井除了圖案多,還有完整註腳,希望移地保存到佛館,重現展示大眾眼前。今年高雄市政府文化局也請了多位專家來鑑定其價值,在修復過程中,有許多的意外發現,例如大悲咒語和註腳的書寫是以隸書呈現、三座藻井繪畫風格的不同,畫師以指紋作畫,甚至在幡蓋發現有畫中畫,以及難得一見的欄間等。

李麗芳指出,除了稀有性外,對於修復也應思考,是為了發現曾經有的歷史痕跡,還是為了阻止它持續劣化,對此也提出了修復原則,即真實性、協調性、可逆性、安全性、耐候性與可辨識性。

提及此次移地保存與修復,「這是一個偶然的意外!」他說,作為修復研究,沒有經過解體的移地保存,難度前所未有。原本計畫原址保存,但因種種不可思議因緣,讓這三座藻井選擇到了佛館,更能彰顯佛館文化弘揚的意義。還有,很多事情都是過去不曾做過的,例如完整落架保存,颱風的考驗等,十分感謝建築學者李乾朗教授和蕭瓊瑞等人跟著會勘,還有大木師傅蕭勝壬以其豐富經驗完成藻井落架工程,以及佛館大力支持修復計畫,很多人讚嘆他們「是用生命在書寫歷史!」

李麗芳主任也分享佛館館長如常法師曾經跟他說過的,文物搶救後要「重現」才有意義,而「有願就有力」,回想至今,經歷的種種人與事,從此次修復經驗,讓他從中體驗佛法,還有「自利利他」的真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