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創意打開心視界 看見不一樣的古典樂
【人間社記者 胡琇媚 台北道場報導】 2019-07-08
  • 圖說:張正傑以右手單手拉弓、鼻子按弦,演奏只有5個音符組成的創作〈左手受傷進行曲〉,呈現個人為音樂而生的執著及「只要不放棄,就有無限可能」的樂觀。 人間社記者胡琇媚攝

  • 圖說:張正傑請聽眾閉上眼睛靜默10秒,然後詢問聽眾是否聽到什麼聲音。 人間社記者胡琇媚攝

  • 圖說:音樂頑童張正傑7月7日在台北道場諸事吉祥講座,帶領聽眾「打開心視界」,深入古典音樂美妙的殿堂。 人間社記者胡琇媚攝

  • 圖說:聽眾用相同的節拍,走出韓德爾〈皇家煙火〉裡的喬治二世夫婦、華格納歌劇〈結婚進行曲〉的父女,以及馬勒低音提琴〈送葬曲〉的隊伍。 人間社記者胡琇媚攝

踩著音符般輕快的腳步,音樂頑童張正傑揹著大提琴步上講台, 7月7日在佛光山台北道場諸事吉祥講座中,透過影音、即席演奏和生動詼諧的導聆,帶領聽眾「打開心視界」,深入古典音樂美妙的殿堂。

素有點子王之稱的張正傑,14歲負笈前往歐洲,以13年取得奧地利國立維也納表演藝術大學演奏家與芬蘭西貝流士音樂院最高演奏的文憑。在一次巡迴演奏時,「張開眼睛發現聽眾幾乎都睡著了」;回到住家巷口洗衣店,老闆拿著乾洗過的燕尾服問道「你是變魔術的嗎?」於是張正傑決定拿起麥克風,創下音樂家先例,搖身變成古典音樂的嚮導,用創意帶領大眾跨越藩籬,進入旋律和音符打造的世界。

張正傑笑著說「台灣人的味覺比聽覺好」,於是要求聽眾閉上眼睛靜默10秒,仔細聆聽周遭的聲音。猶如法會開始前的靜坐內觀,遠近錯落的細微聲響逐漸喚醒內在的寧靜,數百人一起啟動欣賞古典音樂的最佳狀態。

義大利知名音樂家韋瓦第的作品〈四季〉,由「亦宛然掌中劇團」以布袋戲演繹出秋季豐收的喜悅和慶典;京劇大師朱陸豪用經典的美猴王,刁鑽靈活的呈現法國作曲家德布西大提琴奏鳴曲中〈小丑摘月〉的樂章;歌仔戲國寶廖瓊枝老師和柏林愛樂12把大提琴搭檔,重現王寶釧血書段子裡的哭調仔。「誰說東、西方文化不能結合?」張正傑用創意和執行力打破文化隔閡,讓音樂成為當下唯一的共同語言。

擅長營造互動式音樂會的張正傑,為了說明古典音樂裡的「標題音樂」,邀請聽眾上台用相同的節拍,走出韓德爾〈皇家煙火〉裡的喬治二世夫婦、華格納歌劇〈結婚進行曲〉的父女,以及馬勒低音提琴〈送葬曲〉的隊伍。同時他以一段只有音符和旋律的「絕對音樂」即席演奏,讓聽眾自行發想可以搭配的廣告商品,聽到提神飲料、牛奶、洗碗精、鞋子和汽車等天馬行空的答案,現場頓時笑成一團,充滿歡樂的氣氛。

用一顆沒有疆界的自由之心和音樂對話,張正傑看到太魯閣峽谷秀麗風光,即以長春祠為背景,在立霧溪畔舉辦峽谷音樂節;從電影〈刺激1995〉知道古典音樂對收容者有正面影響,引發熱血前往監獄演奏;在金門花崗岩的翟山坑道以音樂傳達對和平的祈願、舉辦輪椅音樂會和115公分以下兒童為主的親子音樂會…,就像星雲大師推動「一般人都能了解」的人間佛教,張正傑用創意將殿堂裡的古典音樂帶進日常生活。

最後,張正傑即席演奏聖桑的〈天鵝〉和東方民謠〈白鷺鷥〉,對比東、西方音樂調性的差異;以右手單手拉弓、鼻子按弦,演奏只有5個音符組成的創作〈左手受傷進行曲〉,呈現個人為音樂而生的執著及「只要不放棄,就有無限可能」的樂觀;用自己為巴黎法華禪寺開光所作的〈佛光山之歌〉,感恩在他車禍受傷時佛光山祈福為他帶來的巨大能量。隨著大提琴悠揚的旋律迴盪在佛殿中,「佛說的、人要的、善美的、淨化的」人間佛教真諦,已然具體呈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