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傳達觀音慈悲 楊惠姍、張毅今生大願
【人間社記者 蕭惠珠 大樹報導】 2013-11-25
  • 圖說:茶會後,楊惠姍、張毅為星雲大師等貴賓導覽作品。 人間社記者陳昱臻攝

  • 圖說:茶會後,楊惠姍、張毅為星雲大師等貴賓導覽作品。 人間社記者陳昱臻攝

  • 圖說:茶會後,楊惠姍、張毅為星雲大師等貴賓導覽作品。 人間社記者陳昱臻攝

  • 圖說:茶會後,楊惠姍、張毅為星雲大師等貴賓導覽作品。 人間社記者陳昱臻攝

  • 圖說: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幽默道出與楊惠姍、張毅的因緣,更讚嘆楊惠姍發心為觀音殿創作「琉璃千手千眼觀音菩薩像」,這份供養的福德,已如同觀音菩薩度眾的悲憫。 人間社記者陳昱臻攝

「讓人世的不安與焦慮,在琉璃觀音的慈悲前,一一獲得安頓。」佇立在兩公尺高琉璃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前,眾人的心不由得安靜下來,更有人感動得眼淚奪眶而出。

「唯有慈悲─楊惠姍‧張毅 26年琉璃之人間探索」開幕茶會,11月25日在佛陀紀念館本館大堂舉行,「琉璃工房」創始人楊惠姍與張毅,透過深情對話,與眾人分享26年琉璃創作過程中對佛法「慈悲」的體悟與嚮往;更強調,面對現實人生種種苦難,如何保持努力往前走的動力,答案是,「唯有慈悲」,而以琉璃傳達佛法的慈悲,也成為藝術家的「今生大願」。

「說天命也好,說佛緣也罷,我的第一件琉璃作品就是佛像。」楊惠姍表示,佛教對生命的詮釋,提供她創作的動力與智慧,26年來,在愛與慈悲下發想創作,是生命中最大的學習與修持。

至於為何選擇琉璃為創作材質?楊惠姍說,琉璃的易碎,正好呼應佛法強調「人世無常」的悲憫本質,最能詮釋她自己對生命的感悟。

張毅在一旁補充說,琉璃是佛的「七寶」之一,《藥師經》也有願來世「身如琉璃,內外明澈」的經文,那種明澈、純淨、無雜質的美好境界,成為他們長期以來的創作與修持目標;「作品多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種種不安,在創作當下獲得安頓。」

楊惠姍與張毅一起回憶2011年受星雲大師委託,創作佛館普陀洛伽山觀音殿5公尺高的「琉璃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在38天裡要完成不可能的任務,其中艱苦不足為外人道。在最後完工階段,與時間賽跑,自以為是最晚離開佛館的人,「沒想到,走到停車場,總是看到有人拿著手電筒晃動的光影;趨近一看,原來是大病初癒的大師坐著輪椅巡視工地,而且每晚如此。」兩人同聲說:「大師興建佛館的無我、慈悲胸懷,『雖不能至,心嚮往之』,也是推動我們繼續堅持、前進的動力。」

聽完楊惠姍的分享,張毅爆料指出,當楊惠姍還是電影巨星時,曾是記者最頭痛的訪問對象,因為她的回答永遠不離「是」、「不是」和「不知道」,「沒想到她今天如此侃侃而談,可以看到她26年來的成長。」

國際青樺婚紗攝影公司董事長蔡青樺,以楊惠姍30年老友的身分應邀致詞。她感性指出,經過30年生命淬鍊,楊惠姍關愛人的心、永不放棄的堅持,始終如一,永遠是那麼從容、淡定與自在,原因無他,「唯有慈悲,她用整個生命來呈現,把慈悲的願力化作無所不在的佛像,把人間的苦難轉化為慈悲的力量。」

「『我這樣過了一生』中女主角的悲慘命運,和我很像,我是因為這樣才知道有楊惠姍這個人。」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也現身茶會會場,幽默道出與楊惠姍、張毅的因緣,更讚嘆楊惠姍發心為觀音殿創作「琉璃千手千眼觀音菩薩像」,這份供養的福德,已如同觀音菩薩度眾的悲憫。並祝願兩人在佛菩薩加被下,繼續攜手同行,讓琉璃觀音的慈悲在世界廣為流傳。

茶會後,楊惠姍、張毅為星雲大師等貴賓導覽作品。「更見菩提系列」中,楊惠姍勇敢嘗試融合不銹鋼與琉璃佛像,象徵「痛苦的昇華」;「無相無無相系列」,則結合張毅的書法與楊惠姍的琉璃,讓人放下執著,安住當下;「自在系列」,張毅的作品在其貌不揚的黝黑裡呈現豐富的色彩,楊惠姍說,「這不就是張毅的寫照嗎?」

「唯有慈悲──楊惠姍‧張毅 26年琉璃之人間探索」即日起在佛光山佛陀紀念館第三、四展覽廳展出,展期:2013/11/25~201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