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明講道
【作者:南華大學創辦人星雲大師】 2016-01-10
  • 圖說:要求自己有天理良心,自我健全,就是有道。 人間社記者蘇清文攝

台灣土地很小,但高山很多,如阿里山、大霸尖山、太平山等,但唯有在台北郊區一座不是很大的山稱作「陽明山」,這是紀念明代浙江餘姚通儒通佛的理學家王陽明先生而命名。前二個月,為了對陽明先生的德學、品格表達崇敬之意,我還應餘姚市政府的邀約,特地前往當地「陽明講堂」做了一場學術講話。

話說有一天,王陽明先生帶了學生出外傳道,經過一條街道,看到兩名婦人在街上大聲吼叫,那邊的叫駡這邊的婦人說:「妳不講天理喲,會有報應的。」

這邊的婦人也對那邊的婦女不甘示弱回罵說:「妳才沒有良心,會天誅地滅喔!」

王陽明先生聽了以後,趕快招呼學生過來。他說:「學生們!你們來聽聽這兩位婦人講道啊!」
  
學生們聽了以後說:「老師,他們在吵架、相駡,不是講道呀。」
  
王陽明先生說:「你們不是聽到嗎?一個在講天理,一個在講良心,天理、良心,不是講『道』,是講什麼呢?」
  
學生們一聽,正在想不通的時候,王陽明先生又說了:「學生們!天理良心要求別人,就是相駡,假如天理良心要求自己,那就是道了。」
  
從這一段故事看來,我們今天兩岸過去對駡,就是什麼好話,也都是彼此相詬的。現在台灣各黨,國民黨、民進黨等也互不相讓,都是責駡對方,也不都同於這兩名婦人在吵架的情勢嗎?
  
假如各黨諸公能夠我不要駡你,我不要求你這樣那樣、如何如何,我要求自己有天理良心,自我健全,這不就有道了嗎?把黨的政策、黨的主張,宣告在全民之前,我們的各黨,立刻就不是像兩個無知的婦人在相駡,而是如王陽明先生所說,大家彼此在講道了。
  
現在,我們想一想,在政黨之中,有的政黨還是講君子、講王道,但也有一些政黨霸凌、造謠、沒有理性,所以誰是正派,誰是邪派,一聽這許多政黨的言論就可以知道。
  
最近網路上有人比喻,國民黨像《紅樓夢》,民進黨像《水滸傳》,親民黨像《西遊記》,台聯像《聊齋誌異》,各自代表什麼意義,民間就有各種不同的解讀了。坦誠的說,沒有風度的政黨,知識提升的選民,總會知道誰是誰非的。
  
話說我們中華民族、我們人類,每一個人的根性,大多是自己不肯檢討自我,都喜歡責怪對方,所以造成人民之間彼此分裂。最近大陸的《新華社》公布新聞從業人員在進行報導時,不可以使用某些傷害人的不雅文詞、髒話、黑話,或是誇大的虛詞,如:殘廢、呆子、弱智、媽的、蒙古大夫等;可見得,已經有媒體注意到語言的自我淨化、自我提升了。
  
即使從政,也應該要有高尚的品德,應該要有寬容的胸襟,不宜醜化別人,來為自己辯護。每一個從政人員,都要把自己攤在陽光下,例如,政府不是有陽光法案嗎?意思就是政府機關要將訊息向人民公開,民眾有權利知道自己的公僕們對公共政策的決定,對自己言行怎樣合乎民意。尤其,政治人物與一般人民不一樣,你應該更要有透明化的人生,因為政治人物不是代表你個人而已,就是黨也不是你一個人的。
  
一個優秀的黨,應該要感謝友黨,你雖然和我不同,不過,我們可以競爭、激勵,彼此才有進步。如果我們沒有合情、合理、合法的競爭,我們的民眾就不知道各黨誰是誰非、孰優孰劣了。
  
我們的組黨都有神聖性、神聖的使命,都是為國為民,不只是以詬駡對方為能事。如民進黨指責國民黨賣台、搞黑箱作業……;國民黨批評民進黨是反動分子、為反對而反對,毫無是非黑白……,這些都是替對方披枷帶鎖,造成彼此更加的敵視。假如不要用這許多難堪的語言,從友誼上磋商,我想,會增進黨派與社會的和諧。
  
像之前蔡英文訪美、訪日,我們的社會都沒有意見;但「馬習會」才宣布,馬上就有人要去告馬英九賣台,也有人說,馬英九如果在習近平面前講中華民國四個字,他就辭去立委,甚至還有人跑到新加坡、到機場鬧事,到法院告狀,這些都有失風度。
  
如果說,黨不樹立道德、不樹立形象,黨終會為人民唾棄。不過,我們全台灣的民眾,大家對於自由民主的思想,對於黨,也要有一個理智的認識、分析,不要一味的盲從,在情緒的助長下,任由黨員詆毀對方。
  
台灣必須成熟自由民主的風範,提升各黨崇高的地位,是不是由各黨的領袖各自頒布,所有的黨員對異己者,不可以毀謗,不可以污衊,我們在良性的訴求上面可以競爭,不以辱駡為能事。就像前面說的,兩個婦人在街上謾駡,如果各位政黨諸公也和她們一樣,不覺得這很醜陋嗎?
  
過去孟子說:「上下交征利,而國危矣。」今天,黨和民,互相不分是非、互相詬駡,國家不同樣會危險嗎?希望各位政黨的濟濟高士,要昇華黨性、淨化語言,這就是淨化我們的全民社會。你們都是受過現代高等教育,你們也知道歷史文化上的英雄文士的成敗過程,語言,雖是小事,但「一言以興邦,一言以喪邦」,不也是大事嗎?
  
我們看著「馬習會」在新加坡一握,不是將六十六年的恩仇都消滅了嗎?假如兩黨的領導人,能可以有個「馬蔡會」或「朱蔡會」;假如「馬蔡會」或「朱蔡會」進展不是那麼快,不妨現在先從地方上的民意代表,或是社會賢達、教授學者,來讓兩黨人士都來做一些會議討論,有規範的慢慢往前發展,促進和諧,帶動各自黨員也能理智討論,愛國愛民,不也和歐美的自由民主同樣的價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