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我不介意
【文 / 喜空】 2013-01-10
 課堂上老師點了名,要描述我的爸爸。奇怪,平時講起自己的專業口若懸河,今天怎麼突然結結巴巴了起來!
  爸爸走了10多年了,如今想起他來,依然會很難過。爸爸出生在廣東的一個富裕家境,因為受日本人欺侮才加入軍隊,後來跟著部隊一路來到台灣。 喜歡聽他述說抗戰的事跡,氣的是日本軍國主義的殘忍可惡 ;高興的是我有一位英勇愛國的爸爸。
  從小爸對我們管教很嚴格,他常以朱熹的《大學章句.序》中:「人生八歲,則自王公以下,至於庶人之子弟,皆入小學,而教之以灑掃應對進退之節,禮樂射御書數之文。」來教導,每天早晨要求我們要打掃家裡、練書法, 考試低於100分就要罰跪算盤 。其實爸爸外表英挺嚴肅,內心卻充滿慈愛,只是他不善表達而已。小學時,我被班上男同學欺侮,爸還專程去學校討公道;結果老師體罰了那個小霸王。
  爸為了我們6個孩子有更好的經濟生活,提早退伍做生意,事業相當成功。只是好景不常因為太信任合夥人而造成事業失敗,一切歸零。但他依然努力工作把我們扶養長大,直到因公受傷後才退休在家休養。
  可能因為思念家鄉吧!爸很愛聽粵劇,每天還邊聽邊幫忙打理一切家務,讓我們回家有熱騰騰的飯菜及潔淨的家,「謝謝您!爸。 」
  心中放了一個16年都不能說的祕密,在訂婚前向媽媽求證了,您不是生父,卻扶養我長大成人,視我如掌上明珠。然而,自從得到了答案後,您卻與我疏遠了,讓我好心痛。不善表達的我當時還天真的認為時間會改變一切,您一定會重新接納我。
  沒想到父親節那天接到媽媽的電話,趕到醫院您已走了,那麼的突然令大家措手不及。「爸!我不在意您是不是生父,我只有一個爸爸,就是您!」您不是說好要帶著第一個外孫坐火車去探視軍中同袍,告訴他們您當外公了嗎?怎麼就走了呢?
  如今只有在《梁皇寶懺》中,觀想您在身旁參與法會,那感覺是如此的真切,深信您已在西方極樂世界等我。再見了,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