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昇華絕美 易碎鍛鑄美德──黃正南的陶藝人生
【人間社記者 蕭惠珠 大樹報導】 2014-01-22
  • 圖說:站在「會跳舞的碗」展品前,黃正南親自播放交響樂,大型制的素色薄胎碗便隨聲波起舞,碗壁瞬間有了彈性,如水波搖擺。 人間社記者蕭惠珠攝

「薄胎瓷」,顛覆一般人對陶瓷的既定印象,從厚重堅實,轉為輕盈透光,捧在手中,有如捧著空氣,在燈光投射下,像一匹柔軟的綢緞,晶瑩透亮、光滑細緻。猶似一縷掙脫軀殼束縛的精魂,在無重力的太虛中逍遙晃漾。

就是這股極致絕美的魅力,讓陶瓷藝術家黃正南投入10年心血研發薄胎瓷技術,日思夜想,挑戰技術極限,為此消瘦近10公斤,也無怨無悔。

新春在佛光緣美術館總館展出的「瓷藝禪心─黃正南陶藝創作展」,是全台首次大規模的「薄胎瓷」特展,黃正南經常南下,在展場「巡邏」,慈父般關注每一件作品,做些微調,期望讓作品有最完美的呈現。兩鬢斑白、眼神溫暖、五官線條柔和的黃正南,談起創作過程的艱辛,沒有絲毫怨言,只有成功突破傳統後的淡定和對諸多貴人的感恩。

面對國內傳統陶瓷產業的日趨沒落,已有盛名的黃正南心底隱然有一股為產業找出路的願心。10多年前一趟景德鎮之行,陶瓷大師高梅生的薄胎作品,讓他發現陶藝新天地,決定自行研發薄胎瓷,而且技術要超越高梅生。

返台後黃正南把自己關進工作室,接踵而至的失敗早在意料之中,「如何找到突破關鍵」成為他生活中唯一關心的事。日思夜想,一有念頭,馬上著手實驗,換得的卻是碎裂的殘片,從此晝夜顛倒、作息大亂,一度瘦到只剩50多公斤,更別提堆積如山的失敗作品,得耗掉多少錢財,然而陶土調配、窯燒溫度,依然無法獲得突破。對這樣燒錢、傷身又不確定的嘗試,家人頗不以為然,頻頻勸阻。

某個夜晚,黃正南夢中出現一段栩栩如生的畫面,包括陶土配方、進窯溫度、製作程序,歷歷在目。他從夢中驚醒,馬上把夢中景象記錄下來,立即付諸行動。厚度不足0.1毫米的薄胎瓷就此誕生了,而且技術大大超前高梅生4、5倍,堪稱全球獨步!

漫長的10年歲月、數不清的艱難和阻力,如何熬過?除了「我一定要做出來」的執著,某位藝術家的名言「易碎,是一種美德」,是讓他義無反顧、堅持到底的主力。黃正南悠悠說道:「因為易碎,讓人更懂得珍惜;在脆弱無常的成品中追求永恆,創作過程即是一種修行。」

革命性的創新技術贏得世人掌聲,黃正南並沒有因而忘本。成長於鶯歌陶藝世家,父祖兩代主要生產供高壓電塔使用的絕緣器材「礙子」,技術門檻高於一般陶瓷用品,硬度高、扭力大、耐風化,這些生產經驗,讓他對土質和釉料的瞭解優於其他人。黃正南坦承,這些優勢基本功,是他得以超越、創新的基石。

「創新,是唯一的一條路。」站在「會跳舞的碗」展品前,黃正南親自播放交響樂,大型製的素色薄胎碗便隨聲波起舞,碗壁瞬間有了彈性,如水波搖擺。他說,下個目標是製作出輕吹一口氣,就會跳舞的薄胎碗,再度挑戰陶藝硬度、薄度的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