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澈的小孩&莊嚴法師
【文 / 修品】 2011-12-10
  • 圖說:每個小孩子都是天真無邪的,我們雖然早已離棄了孩子似的清澈,但對於聖潔的追求卻還是不必放棄的吧? 修品攝

  某天,我心血來潮,把櫥櫃裡擱置已久的相簿,重新拿出來翻閱,看著一張張泛黃的照片,尤其是一對兒女小時候的可愛模樣,讓我時光倒留回憶起昔日帶小孩的酸甜苦辣來…..
  
  時間飛快,當年的年輕稚嫩新手媽媽,如今世代交替已成為「嬤」字輩的外婆了。看著女兒小時候照片及對照小外孫的清澈稚氣,我頓時驚訝,襁褓中的小外孫竟與女兒小時候同模子皆擁有一雙清明澄澈的眼神。
  
  每當我仔細的詳端欣賞可愛寶貝的小外孫小臉時,看到一雙大大的深邃眼睛眨著眼在定定地望著我。令我驚異的是,那雙眼睛,竟是像湖水一樣的清澈。那清澈潔淨得沒有一粒塵埃。一時間,我被那雙眼睛震撼了,心想:「啊,原來人的初始的心,本來應該是這樣聖潔的呀!」
  
  自被小外孫那一雙湖水一樣清澈的眼睛震撼以後,我竟於無意中養成了一個習慣:經常會注意他人的眼睛,看看他人的眼睛都是怎樣的——當然,那都是大人的眼睛。遺憾的是,除了小孩之外,我卻再也沒有看見過那樣清澈的眼睛了。
  
  我看到的,是自負的或卑怯的眼睛,是得意的或愁苦的眼睛,是明朗的或陰沉的眼睛,是真誠的或虛偽的眼睛……當然,更多時候我看到的,總是把它們雜糅在一起的眼睛。只是跟小孩子的眼睛相比,這些大人的眼睛都是渾濁的!
  
  是的,一般地來說,我們並不邪惡,但我們卻無法不渾濁!「看來,要想永保清澈……是不可能的呀!」我想。
  隨著我們一天天地長大,我們總是要複雜起來的,因為這是對於生活的適應。而複雜體現在眼睛上,就是渾濁。
  
  我們無力拒絕複雜,因而便無力抗拒渾濁。這很無奈。但我們卻不應該忘記我們曾經清澈過!
  
  而且,我們如果還能夠被這清澈所震撼,就說明在我們的心中,至少還留有一塊聖地——那就是對於聖潔的嚮往和崇拜!
  
  是的,我懷念清澈,就是我嚮往並崇拜聖潔!
  
  只是可惜,就像一件白色的襯衣染上了污漬,任你再怎麼清洗,終究也無法使其恢復純白;同理,我們的心靈既已不再單純,也就不再可能恢復孩子似的清澈。那麼怎麼辦?難道我們就這樣渾濁下去嗎?
  
  我想起了我曾經在阿里山上見過的一位老人。那是一位賣茶葉蛋的老人家,慈眉善目中流露出和藹可親且又堅忍剛毅的神情;在眉宇氣韻間展現出的堅韌強大生命力,至今讓我過目難忘咀嚼不已….。
  
  我也曾經在佛光山山上,與一眉清目秀的年輕比丘尼擦身而過,她合掌當胸如捧水,行如風,步從容,一襲長衫在微微輕風中輕掀起一角而飄然而過;清澈的目光投射出既安詳又磊落的神情,摯誠含笑向我頷首為禮,散發一種莊嚴的氣質與德行;不但威儀具足,也流露出出家人清高的素質與涵養,真不愧是佛門修行人。
  
  許多年過去,我猶記那位老人的眼睛是慈祥的、睿智的,也是淡定的、悠然的…;而佛光山那位年輕法師則是清澈的、莊嚴的、威儀的…。一個具有內函的人,未語先攝人,即時桃李不語,下自成徑,自然具現令人敬畏的氣概!必被尊重被仰望!
  
  於是我始知道,雖然我們不再能夠清澈,但我們卻可以慈祥,可以睿智,可以淡定,可以博大。而這些,難道不是對於清澈和渾濁的超越嗎?這樣的一種眼睛,難道不也是聖潔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