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文字般若 《星雲大師全集‧文化舵手》系列2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05-11
  • 圖說:從「星雲大師著作藏書特展」可看出,大師的寫作規劃,已一一如期完成、出版。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大師二十六歲到宜蘭,自覺若沒有專長難以立足社會,故從事寫作以弘揚佛法。二十七歲時,在雷音寺的斗室中,每晚在「小小」的裁縫機上,寫下了《玉琳國師》與《釋迦牟尼佛傳》二本書。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文學扎根

我從一個二十歲不到,為佛教改革與前途振臂疾呼的僧青年,到台灣駐錫弘講、建寺安僧,靠著一枝禿筆生存立足,乃至後來創辦佛教的文教事業,將佛陀教法透過文字與出版品流傳到世界各個角落。我這一生也由於文字編輯的因緣擴大了視野,廣交文化界能人異士,可謂無限歡喜。

我的筆名

我的法名本來是師父替我題取,名今覺,號悟徹,由於我離開大陸到台灣的時候,必須新領一個身分證,我就登記一個名字「星雲」,指的是宇宙的「星雲團」浩瀚無邊,正如佛教的空無的世界。我也叫過「摩迦」,因為佛陀的大弟子摩訶迦葉,是苦行頭陀的行者,我自許像他一樣,繼續苦行的傳承。另外,我在不同的時期,因為寫不同題材的文章也取過不少的筆名,例如「雲水樓主」、「腳夫」、「趙無任」等。

寫作規劃

星雲大師所有的著作並非隨意的生活手札,而是有完整規劃性的寫作過程。首先定出書名,提列各個章節綱目後,起草撰寫內容。從他的筆記中,我們可以看到在某年八月十三日,除了敘述當年在《覺生雜誌》發表文章的心得外,還提及三年內必須完成的內容。如今,這些文章已裝訂成冊如期出版,一步一步地完成自己的目標理念。

寫作理念

我閱讀胡適之先生的《胡適文存》,受到他最大的啟發,就是他說的:「寫文章就是表情達意,表情表得好,達意達得好,就是好文章;寫文章如說話,話怎麼說,文章就怎麼寫。」我讀到此,幾乎廓然大悟。從此覺得寫文章如說話,不要雕琢、不用過度描寫,憑著自己的說話,表情達意,就是我寫文章的文學辭典了。

我對於弘法與寫作的理念,一向主張要有文學的外衣、哲學的內涵,因為文學要美,哲學尤其要有理,內外相應,無論是長文或是短文,必然是好文章。胡適之先生說,《維摩詰經》是世界上最長的白話詩,而《華嚴經》、《大寶積經》都是長篇或短篇的小說,而我覺得,佛學就是文學和哲學的總合。希望今後佛教的哲學理論,能用美麗的文學給它裝飾,才能成為有血有肉的讀物。

我的書桌

我這許多文稿,沒有說是在哪一個寧靜的地方、安靜的時間,或特定什麼地點寫作的,從早期我曾匐伏在地上就寫起文章來,之後在裁縫機上、拼湊的長條凳上、飯桌上,到後來,有時就在汽車內、火車裡、飛機上,隨意就著一張桌墊、一個椅子的手把就寫起來了,甚至在人來客往當中點滴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