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文字般若 《星雲大師全集‧文化舵手》系列1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05-10
  • 圖說:大師年輕時所就讀的焦山佛學院,位於焦山定慧寺內,大師於2000年曾前往訪問。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大師的母親(老奶奶)/李自健繪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岳飛第二十八代孫岳朝軍,手捧岳飛金身,恭敬贈給大師。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編按】《星雲大師全集》隆重出版了!為帶領讀者一探大師寫作多年的心路歷程,以及深入了解大師以「文化弘揚佛法」的理念,特輯錄「慧炬映輝」中的文化舵手篇,讓讀者從大師的文字般若中,逐步體會實相般若的妙義。


有記者問過我,為什麼熱愛文字編輯,終身不輟?因為文字是生生不息的循環,是弘法的資糧,人不在,文字還在。一個人因為一句話而受用,這輩子,乃至下輩子,都會對佛教有好感。透過文字媒介,不只是這個時代,不只這個區域的人,都可以接觸到佛陀偉大的思想,幾千、幾萬年以後,此星球、他星球的眾生,也可以從文字般若中,體會實相般若的妙義。

‧文學啟蒙

啟蒙

我一生沒有領過一張畢業證書,也沒有經過老師訓練寫文章,我的學習,全由不識字的母親啟蒙。

大約在我十歲的時候,母親常常在病床上「住夏」,我看他無所事事,心生不忍,就講一些圖畫書給他聽,好讓他解解悶。我不會念字,常常念半個字,把「洛陽」讀成「各陽」,紐約讀成「丑約」,他就糾正我。說起來,雖然是我念書給他聽,卻是他教會我認字,所以我常說,我是從不認識字的母親那裡學會不少字。

童年的時候,隨著外婆參加一些善門(善堂)的聚會,聽他們念一些勸人向善的詩偈。這些善堂大多屬於佛教的旁支,讀的詩偈,聽起來都感覺不難,好比:

「叫你修來你不修,死後被牛拉額頭」;或者「前生穿你一雙鞋,今生馱你十里來」;又如:「善似青松惡似花,看看眼前不如他;有朝一日遭霜打,只見青松不見花」等等,這些淺顯易懂的字句,至今都深刻的記在我的心裡。

孕育

記得師父志開上人問我是哪裡人?我回答說:「江蘇人。」師父說:「你把它寫下來給我看。」我因為「蘇」的筆畫太多寫不起來,只有告訴他:「我不會寫。」師父一聽還哈哈一笑說:「我幫你寫。」很慚愧,其實那時候的我,連江都、江蘇都分不清楚誰大誰小。但是對十二歲的小孩來說,認字的能力還是很快速的。只要聽到學長在哪裡念書,我們就站在他的後面,他在念,我在看,很快的就能知道他念的是什麼字,自覺進步也很多。

養成

十八歲那一年,也是抗日戰爭的末期,我到了焦山佛學院,貧僧應該懂得自學了。每個月我發行一本刊物,內容都是自己手寫的,並且把它命名為《我的園地》,讀者只有我一個人。內容包括卷首語、社論、佛學講座,也有散文、小說、詩歌,甚至編後記。因為都是自我抄寫、自我練習,文字的力量深深的刻印在心版上,這對我後來寫作,對多方文體看起來都能應付,應該關係很大。

在焦山授課的老師,有當初太虛大師門下第一佛學泰斗芝峰法師,有北京大學教授薛劍園老師,有善於講說《俱舍論》的專家圓湛法師,還有一些老莊哲學、四書五經,甚至於代數、幾何等課程。我在那一、兩年中,如飢如渴的飽嘗法味。一有空檔,還有一些小文、小詩投稿在鎮江的各個報刊,給予自己的鼓勵很大。

廣泛閱讀

我一生沒有進過學校,也沒有受過老師特殊的訓練,除了寺院的教育,讓我獲得佛學的一些知識以外,應該就是我個人喜愛閱讀文學的著作了。影響我最深的有《水滸傳》、《三國演義》、《精忠岳傳》和《七俠五義》。可說在佛門裡,「慈悲」影響了我一生;在社會上,「忠義」成了我做人處事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