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寶傳承千秋萬代 福智譯經與佛光山編藏交流
【人間社記者 李生鳳 大樹報導】 2016-11-17
  • 圖說:參觀佛光山編藏處─工具書和參考資料的使用。 人間社記者林靖敏攝

  • 圖說:參觀佛光山編藏處造字小組。 人間社記者林靖敏攝

  • 圖說:佛光山電子大藏經主任永本法師介紹藏經數位化歷程。 人間社記者林靖敏攝

  • 圖說:福智僧團月光國際譯經院副執行長如密法師(持麥克風者)表示,此行收獲良多,希望未來常有機會多接觸交流。 人間社記者林靖敏攝

  • 圖說:佛光大藏經華嚴藏主編滿紀法師表示,佛光山開山50年,佛光大藏經的編輯也已有40年,至今已是第三代。 人間社記者林靖敏攝

  • 圖說:福智僧團月光國際譯經院副執行長如密法師(左五)、福智文化董事性由法師(右五)、性嘉法師(右三),以及福智僧團僧值性炳法師(右四)等一行,11月16日至佛光山與佛光山編藏處、佛光山電子大藏經展開交流。 人間社記者林靖敏攝

編輯藏經是無人聞問、寂寞的工作,然而有一群人為此默默付出始終不退轉。以翻譯藏文經典為主的福智僧團月光國際譯經院副執行長如密法師、福智文化董事性由法師和性嘉法師,以及福智僧團僧值性炳法師等一行,11月16日至佛光山與佛光山編藏處、佛光山電子大藏經展開交流,並參觀編藏過程,共同為千秋萬代的事業努力。

佛光大藏經華嚴藏主編滿紀法師表示,佛光山開山50年,佛光大藏經的編輯也已有40年,至今已是第三代,星雲大師尚未來台時,即思索如何編輯人人能讀的大藏經,否則藏經僅能擺放寺院供信眾膜拜,無法產生作用實為可惜,所以「人人能讀」即為星雲大師重編大藏經的心願。

滿紀法師為大家說明編藏流程,從蒐集資料、選定底本、入藏標準,到標點、分段、校勘、註解、題解等程序,而這些縝密的工序都成為凡例的原則。滿紀法師指出,佛光藏的重要特色在於標點、分段、校勘、採隨頁註,以及現代大家著作也收編入藏,一切皆秉持星雲大師「人人能讀」的初衷,進而「讀而易解,解而能信,信而易行」。

「不是我在整理藏經,而是藏經重整了我。」滿紀法師分享,他自詡為知識份子,但在編藏過程中,遇到看不懂經文,歷經討論甚至爭論,促使他面對自己凡夫的心境,琢磨掉自負與傲氣,「這時候的我才是真正的深入經藏,」滿紀法師說:「所以編藏也是在儲備成佛的資糧。」

佛光山電子大藏經主任永本法師則介紹藏經數位化歷程,從光碟、隨身碟,到E時代的學佛APP,如今有佛光大辭典、佛光教科書、星雲大師著作等,說明數位化的過程中,從編輯、排版、搜尋功能確立,以及反覆測試的繁複工作,到成為可以如同須彌納芥子的隨身碟,如佛光大辭典、五部藏合一等。

永本法師說明,搜尋功能不同,展現的功能也會不同,交由程式設計師設計完成後還要逐一測試,包括不同的操作系統、簡體版、程式的相容等,鉅細靡遺且曠日廢時。以禪學辭典為例,因使用表格、圖畫和符號較多,涵蓋連結和字型等,數位化過程更為艱難,耗費心力不在話下,「這是個沒有掌聲的工作。」永本法師說。

如密法師表示,月光國際譯經院才剛起步,經典數位化是他們的理想,但尚無相關經驗,能和佛光山交流獲益良多,尤其聆聽編藏和數位化過程中,格外感佩其艱辛歷程,他說:「希望未來常有機會多接觸,學習佛光山法師犧牲奉獻的精神。」

另此次與會交流的有福智文化網站事業部經理李家龍、營運管理部營運總監伍文翠、行銷企劃部經理李麗斐、專員俞慧菁,以及佛光山文化發行部執行長黃美華師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