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覺比丘「雲水行腳」攝影分享會
【人間社記者張仁德、王保淋 馬來西亞八打靈報導】 2011-09-26
  • 圖說:永覺比丘說:我以照片作教材,讓人們將來對禪修、對佛陀教育做一個心靈版圖。 王保淋攝

  • 圖說:現場有不少觀眾出席聆聽。 王保淋攝

  「我拿起相機拍照並不是追求美麗的構圖,而是以相破相,告訴大家真正的相是無常的,隨時會改變的,不會得到永恆的美麗。」永覺比丘說。
  八打靈再也佛光文教中心於9月23日主辦「《雲水行腳》永覺比丘攝影分享會」,獲得超過百位的信徒及攝影愛好者出席。
  永覺比丘在分享會上說,我們執著的美麗,其實並不是真正的美麗,也不是真正的自己,世界有成住壞空,人有生老病死,人體會腐爛,最後剩下的是一堆骷髏。
  
  
  永覺比丘提起相機有時站在僧團的最前面,有時站在僧團最後尾,有時站在石塊旁、瀑布旁、草叢中取角度,透過鏡頭把最真實修行一面,實地記錄雲水僧侶行腳的法義,傳達原始佛教的精神,「我以照片作教材,讓將來的人們對禪修、對佛陀教育做一個心靈版圖。」
  行腳托缽、在茂密森林裡禪思靜修都是南傳法師的修行方式之一,然而又總讓人感到神秘,畫面模糊,直到永覺比丘以半專業相機,將一張張南傳比丘在森林裡靜心禪坐和行腳面紗掀開,終于讓我們看到不一樣的修行風景。
  
  「人本來就是跟大自然在一起,但隨著科技發達,我們與大自然的距離越來越遠,一直活在邪見中,就不斷追求外在的物質,就看不到真正的法。」永覺比丘強調。
  
  永覺比丘表示,泰國是一個農業國,經常砍代樹木,開墾稻田,導致僧侶們難以修行,被迫在森林裡建道場修行。他相信僧侶行腳必然會隨著森林面積縮小而逐漸消失,於是他在森林裡行腳時拍攝記錄僧侶珍貴修行的真實生活,以作教育用途。
  
  
  永覺比丘的鏡頭裡雖沒有童工、妓女、販毒的鏡頭,但他記錄了很多孤兒的照片,每個孤兒背後都隱藏著不為人知的故事,「有些是愛滋兒童,有些是遭母親丟棄的孩童,身世凄涼。」有些孩童還很天真的說:「媽媽會接我回去的。」聽在比丘的心裡,無不感到心酸。
  永覺比丘出家14年,在泰國雲水行腳超過4000公里,踩踏在莫測的風雲中,以雙腳印證無常的法義,天天進行著滅苦的練習,讓身心回到平靜,「出家前拍照會過於投入,執著作品的好與不好,而今我把心訓練成一架攝影機,只用眼睛、用心去看,去修行。若說攝影是自我的表現、自我的創造,那麼,修行則是為了減低自我的造作,讓心性明淨洞察、和諧寧靜的修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