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玉明談佛光山道場 引領寺院建設
【人間社記者 王虹月 大樹報導】 2017-12-18
  • 圖說:段玉明教授表示:「也許將來,佛光山道場建築可以引領中國寺院道場,成為第四期寺院形制,就稱為『人間佛教式寺院』。」 人間社記者林靖敏攝

  • 圖說:段玉明教授談及宗教道場建設有很深的宗教寓意,藉由空間賦予宗教所需要的神聖特質,除了站在建築的立場,站在宗教的立場同樣重要。 人間社記者林靖敏攝

四川大學佛教與社會研究所段玉明教授12月16日接受採訪,談及宗教道場建設有很深的宗教寓意,藉由空間賦予宗教所需要的神聖特質,除了站在建築的立場,站在宗教的立場同樣重要。

段玉明說明,受到印度古寺的影響,中國早期寺院多以佛塔為其中心,學界稱為「塔院」。因佛塔在印度是埋藏佛舍利的建築,象徵佛的存在。而這種寺院形制與小乘佛教一佛獨尊的觀念吻合。因此,中國早期寺院保持「一塔獨尊」的形制,以求與印度寺院建立一種神聖的聯繫,這就是第一期寺院的形制。

隋唐以後,樓塔式寺院形制與宅園式寺院形制逐漸合流,供奉佛像的佛殿轉而成為寺院的主體,佛塔儘管仍是寺院的重要組成部分,但已從寺院中心退居次要,部分寺院甚至開始在寺旁建塔,另成塔院。為區別於早期以塔為中心的塔院,學界將之稱為「樓閣式寺院」,也是第二期寺院形制。

漢代以後的寺院建築,一般都將主要建築擺在南北中軸線上,附屬設施安在東西兩側。規模較大的寺院,法堂、藏經樓前兩側,往往還有配殿,多為四菩薩的殿堂。其他尚有寢堂(僧房)、齋堂(食堂)、客堂、茶堂、大寮(廚房)等等,學界將此形制稱為「叢林式寺院」,也就是第三期的形制。

段玉明指出,如果說前二期寺院形制,意在營造崇高,第三期寺院形制則主要是在營造莊嚴,其空間展開是平面的,借此形成「三寶」象徵模式。但無論是營造崇高還是莊嚴,目的都是要讓寺院成為有意義的建築組合,增強寺院的異質、特性,借此催生信眾的敬信。

「也許將來,佛光山道場建築可以引領中國寺院道場,成為第四期寺院形制,就稱為『人間佛教式寺院』。」段玉明強調,大多數寺院道場維持傳統建築模式,而佛陀紀念館、藏經樓及佛光山也是「三寶」的象徵佈局,分別代表佛、法、僧三寶,但較之於傳統的叢林式寺院,其空間展開不是縱向式的,而是橫向式的。這樣橫向式佈局,讓佛、法、僧「三寶」可以同時面對信眾,既可以由「佛」到「法」到「僧」,也可以由「僧」到「法」到「佛」,「三寶」與信眾隨機隨緣,沒有固定模式。而直接親近「三寶」中的任何一寶都能進入佛門,這也是人間佛教的核心主張之一。「透過建築語言,就能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