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 你怕嗎?
【作者:常暉】 2016-02-19
  • 圖說:覺正法師闡述死亡的種類和死後的業力。 人間社記者黃偉強攝

  • 圖說:與談人常暉女士分享我對生死的看法。 圖/維也納佛光山提供

  • 圖說:與談人常暉女士分享我對生死的看法。 圖/維也納佛光山提供

星雲大師新書《貧僧有話要說》論壇講稿
2016.01.17

尊敬的覺彥法師,各位朋友:吉祥!
今天承蒙維也納佛光山相邀,出席星雲大師新書《貧僧有話要說》論壇,並就第38說〈我對生死的看法〉與大家分享點滴心得。

「死亡,你怕嗎?」如果用心閱讀星雲大師的這一說,便會得出以下結論:生死循環,往復不已。故而人的一生,活的歲數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留下的生命意義。

在此說裡,星雲大師通過7個要點,為我們闡述並論證生命的真諦。以下是我對這7個要點的些許體悟。

1.老病生死,重新認識生命
生命如念珠,循環往復。所以死亡亦如念珠的重新開始。1858年,由德國科學家莫比烏斯(Möbius)和利斯廷(Listing)發現的一個無窮大符號。將紙條半折後兩頭粘合,然後從粘合處往下走,似乎永遠往一個方向走下去,應該一去不復返,但最後,竟發現自己回到了起點。這個著名的無窮大循環實驗,無疑可以啟迪人類反思。人活著,對於生生死死的念頭,也是循環不已,最終回到起點,重新開始。回顧人類歷史,重蹈覆轍的事難道不也總在發生嗎?
一個生命的老病死生,好比無窮大循環中短暫的一次小循環。誠如星雲大師指出,死亡不可怕,只是死法不同而已,死時的苦樂不同而已。

2.生生不息,往生猶如移民
人的肉身之死,不過是表象。星雲大師說,人是死不了的。為何?大家可以參閱此書第550頁。人畏懼死亡是因為不知道死後去處,也害怕身體器官功能的停止,比如停止呼吸。但大師說:生命不亡,只是以另一種形態存在,如冰之於水。

從科學角度上講,大家都知道能量守恆定律。能量只有轉化的可能,沒有消亡的可能。不過,什麼真的可怕?我十分贊同大師所言,可怕的是死時沒有資糧,沒有目標。對於我,這種資糧也可以是精神傳承之物。

人們常常痛惜於才華橫溢者的離世,比如莫扎特、愛因斯坦、喬布斯......,比如我喜歡的鋼琴演奏家阿勞和古爾德,我鍾愛的女歌唱家卡拉斯和帕瓦羅蒂。我也曾經為他們痛哭流涕,但後來我不哭了,因為我明白,這些人沒有死,他們留下的精神早已轉化成不朽的財富。

大家閉上眼,問問自己的心,聽一場音樂會或幫助一位思想糾結的朋友解脫苦惱,是不是遠比去商店買一件漂亮衣服或去吃一頓大餐珍貴得多?心滿意足得多?答案是肯定的,對吧!星雲大師說,人的往生好比移民。這個比喻非常妥帖,很生動形象。移民是拔根而起,去適應新環境,新形勢。但南橘北枳,那水果還在,只是味道有所變化了。

「人的前生是什麼?在哪兒生活?」這不是每個人都能回憶得起來的事情,但的確有些人能夠回憶。是哪些人能夠回憶?很難說,或許是腦科學尚未解釋清楚的通靈,或許是前世的資糧。我並不是佛教徒,沒有定期去參佛,但自覺心中有佛,也相信前世因緣。說心中有佛,是因為曾受惠於佛的恩賜,相信佛給我的力量。記得22年前初懷兒子時,嘔吐得厲害,但只要面對佛像,奇妙的事就會發生,症狀立刻消失。

說我相信前世因緣,是因為多年夢迴前世,算來已將近20年了。我在夢裡永遠有一個與我此地截然不同的環境,天空飄著五彩的雲霞,身邊長著茂盛的熱帶森林,太陽離我很近,海水離我很近。夢裡有前世(我相信是前世)曾經住過的那棟房子,如果我會繪畫,我可以清楚地把它畫下來。我常常飛在那些林海和雪山之間。

有一次,我對著大學老同學形容自己的夢境,說夢裡去了薩摩亞島(Samoa,位於南太平洋)。我的一對大學老同學正在薩摩亞島國,她先生在那兒當大使。夢裡,她陪我看薩摩亞島上的風景。我對她描述夢裡天上雲霞的姿態、河水的情景,兩大塊齒狀雲彩之間透出的陽光。她大吃一驚,說就是這樣的,接著隨手拍照,發給我看島景,我一看,也驚呆了,連加油站都是我夢見的那種黃色。我從來沒有去過薩摩亞,也從沒看過那兒的風景呀!

我的另一位老同學認識一位邵姓大師,把我的夢境同他一說,邵大師回說,要麼我去過那兒,對情物留下過美好回憶;要麼那個地方是利莫里亞大陸(即Lemuria Continent)的遺存(很久以前與亞特蘭大相繼消失的古大陸),我的前世可能和那裡有淵源。

我不聽則已,一聽大驚,立刻去查閱相關資料。然後就覺得看見了自己靈魂,生命曾經的那個棲居所:利莫里亞大陸。利莫里亞有時被稱為Motherland Mo,主要坐落在南太平洋。或者說,在太平洋與印度洋交會的海域;被認為是史前超文明誕生的搖籃,人類伊甸園式的熱帶天堂。迄今的考證認為利莫里亞在其全盛時期,精神文明高度發展,是最早提出靈性,講求身心健康統一的文明。

利莫里亞大陸的傳說在許多神秘學著作中出現過,認為這個大陸與地球上的古文明相關,曾經有過高度文明,但因為千萬年前的災難沉入海底。所以很難完全考證其相關資料。我願意相信利莫里亞人存在過,他們注重愛與和諧的生活方式,對藝術領域投入大量精力,在音樂繪畫、文學詩歌、建築雕刻等方面造詣非凡,儘管近代評論家認為利莫里亞大陸實際上是空想主義者對完美社會描述的又一烏托邦。

雖然利莫里亞具體的遺跡很難尋到,但現在我知道,許多人明白他們和這塊大陸有著深刻的淵源。我也堅信自己與它有著前世因緣。

3.參悟因緣 透徹宇宙萬有
對生的不捨,也是人害怕死亡的原因。但正如星雲大師所言,歸根結底,還是不悟「緣聚則生,緣滅則散」這個緣起緣滅之理。在此書的第553頁,大師指出,這個緣的道理才是生死關鍵,生死的中心。我的體會是對此生的不捨,對未知往生的恐懼,即如書中所言是源於「隔陰之迷」。如果真正明白死亡好比移民,不過連根拔起,人生地疏而已,那麼恐懼心當會消失。

佛教講求廣結善緣,似乎如俗世所言人脈,意義卻應該是大不相同的。廣結善緣對理解未來,理解往生,顯然尤為重要。

4. 往生善處 廣造福 結善緣
正因廣結善緣很重要,大師才說,超度的做法不足以取。兒孫怕親人墮入地獄,故而為之做超度,其實這種想法是錯的。因為如果他該下地獄,超度救不了他;他該上天堂,做超度也不一定是助緣,不能幫忙。所謂「各人生死各人了,各人吃飯各人飽」。請大家參閱第555頁。

大師指出,追悼親友的最佳方法是開辦紀念會,講述他此生的功德好事,為他造福結緣。我個人覺得,這種紀念方式將帶給社會一種良性循環,讓大家更自覺地廣結善緣。

5. 預知時至 生死逍遙自在
這一節的要點是到死亡的時候莫傷心。為什麼說這點很重要?請大家參閱第556頁。大師明言:不要生時彼此嫌惡,死時呼天搶地。我想,人間佛教珍貴之處在於接地氣,通情達理,讓平常人和非佛教徒,也能夠心領神會,心心相印。比如他說:母親在美國去世,他前往辦理後事。他沒有感到悲傷,認為母親高齡95往生,值得祝賀,但同時,他說捫心自問,自己是否不孝?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呢?這樣的想法或許會被世人誤解的。但他在這個節骨眼上,又為世人指點了迷津,「因為我身在佛門裡面,通達了解生死的關係」。

如果能修成生時無住,死亦自在的境界,該多美妙!

6. 生死無懼 相信因緣果報
星雲大師在此書第557頁說:「我一直在訓練自己,應該怎麼死亡才是最好。」
他說怕自己在死亡的時候非常痛苦,讓人家笑話:一個出家人,怎麼在生死關頭這麼痛苦、不捨?這裡,星雲大師用含蓄的自嘲口吻,描述面對一天天逼近的往生進行的自我思考,讀來讓人再一次感動。大師果真充滿了人情味!

其實,天堂地獄果真都在人間,常寂光淨土也在人間。星雲大師提及科學家研究的一個問題,就是其它星球上有沒有人,他說他想是有的。這讓我想起法國飛行員作家聖艾克蘇佩里1943年出版的一本圖文並茂的暢銷書:《小王子》。此書出版後,很快炙手可熱,成為經典。幾十年來,人們一直在問,這本書到底是寫給孩子們的童話故事,還是寫給大人們的哲學著作?

小王子在來到地球前,有過幾年的旅行生涯,去過很多星球,他在每個星球上都遇到過某一類人。小王子的心玻璃般透明,輕而易舉地過濾出那些星球上凡夫俗子的渾濁心思。無論權力、虛榮、美酒,還是金錢、自我、學問,在小王子眼裡,都是令人費解的無謂之物,荒唐得讓他避之不及。最後,他來到地球,大跌眼鏡,因為這個獨一無二的星球上,竟然聚集著他先前看到的,分屬不同星球的所有人物!

但這不要緊,關鍵是因緣和果報。如果小王子聽到星雲大師言說的佛理「唯心淨土,自性彌陀」,想必會感悟:人間果真也有極樂淨土!是的,相隨心生,境隨心轉。如果心淨,所到之處,莫非樂土。

7. 生命意義 功德留存人間
我首先要說,星雲大師已經把大功德留給了人間。大師在第38說的最後一節裡,提到佛教的因果偈「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未來果,今生作者是」。你有功德,如日月長存;你無功德,則如草木同腐朽。功德是什麼?我不是佛教徒,不敢斷言。但我喜歡三個字,即戒、定、慧,願意領悟其中的奧妙。

在我這個俗家人看來,功德也是精神財富的力量。比如二戰時,納粹殘酷迫害猶太人,殺戮的600萬猶太人中間,不乏才華橫溢者,比如維克多‧烏勒曼(Viktor Ullmann)。前兩天剛在音樂會上聽到他的作品,鋼琴協奏曲作品第25號,真是曠世奇才。 1944年,他死於奧斯維辛集中營的毒氣室。

烏勒曼還讓我想起另一位在集中營頑強存活8年,出獄時體重僅剩38公斤的奧地利第三支精神學派宗師維克多‧弗朗克(Viktor Frankl)。這兩人在集中營那麼慘無人道的地方何以度日?作曲和寫書!弗朗克的書叫做《永遠對生活說可以》,二戰後,他醫治好無數心理病人。弗朗克的精神治療法中間有個專業術語,叫做Dereflexion,是一種自我剝離的過程,不把自己當自己,以之排除肉身痛苦,離開生理和心理層面的下意識反應,跨入精神層面的活動,超凡脫俗。我自覺,這和佛家修行後的超脫有異曲同工之妙。

所以,我們想留什麼在人間呢?還是藉星雲大師的結束語:人的一生活的歲數多、歲數少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留下的生命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