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麗娟教授: 沒有無我 永遠只看到我
【人間社記者 戴曉楓 台北報導】 2018-03-22
  • 圖說:台大中文系歐麗娟教授:「一個人的學習與成長,如果不『無我』,永遠只能看到的『我』想看到的」,沒有覺察,也不在心態上有所調整,增加的只是知識,而無法成長。 人間社記者陳文錫攝

  • 圖說:佛光山台北道場2018生耕致富專題講座,3月21日邀請致力唐代詩歌、《紅樓夢》與中國文學史研究的台灣大學中國文學系歐麗娟教授,帶來一場穿越古今文化、橫亙東西文明的精彩演講「人性共通.古今異夢~無我的豐盈」。 人間社記者陳文錫攝

佛光山台北道場2018生耕致富專題講座,3月21日邀請致力唐代詩歌、《紅樓夢》與中國文學史研究的台灣大學中國文學系歐麗娟教授,帶來一場穿越古今文化、橫亙東西文明的精采演講「人性共通.古今異夢~無我的豐盈」,以「無我」為題,引領聽眾重新認識耳熟能詳的中國文學經典《紅樓夢》,從「見識」來解剖、參透紅書的奧秘。

歐麗娟教授開門見山,對「無我」下了定義:「一個人的學習與成長,如果不『無我』,永遠只能看到的『我』想看到的」,沒有覺察,也不在心態上有所調整,增加的只是知識,而無法成長。但要能看到所沒看到的,「就非得先去找我所不知道的,先『無我』一番。」乍聽,充滿矛盾與弔詭,實則與佛教三法印的諸法「無我」,有異曲同工之妙。

一般人都解讀個性孤傲不下林黛玉的妙玉,在歐麗娟教授的剖析下,妙玉不僅貼心知悉賈母不喝六安茶,還備得「舊年蠲雨水」來煮茶。歐教授解釋,這水,不是昂貴的金銀,而是品味,是一種生活背景所醞釀出來的見識與學問,這就是見識。

而這見識,非得無我,非得放下自身學養,才得以見識到;無見識者,無放下自我執著,就讀不到《紅樓夢》的文化體現,只知道寶黛戀、反封建,這些不讀紅樓夢也知道。而歐教授因為努力尋找自己所不知道的,反而看到《紅樓夢》的內容是讓讀者見識「有教養的生活」,體現現代價值,文明意義。

而現代文明意義,則在奧斯威辛集中營逃放出來的德國猶太人心理學家弗蘭克Viktor E. Frankl身上,圓滿體現,在集中營裡飽受慘無人道的待遇,非但毫無怨言,他激勵自己的是杜斯妥也夫斯基說的:「我只怕我配不上我所受到的痛苦。」也在著作《活出意義來》中寫道:「生命真諦,必須在世界中找尋……人類的存在,本質上是要自我超越,而非自我實現。」他卓越不凡的人格,也時時鼓勵歐教授。

她認為受苦,是人生的必然,受愈大的苦,某個意義也就是在塑造自己的可能性,在展現自己會成為一個甚麼樣的人。即便都無法承受的時候,自己是不是依然能夠表現優雅。換句話說,不逃避、不怨天尤人,而是坦然面對,甚至丈量痛苦的尺寸,不是很有意義嗎?

學養兼備的歐教授,不僅帶來閱讀《紅樓夢》的新角度,謙虛優雅的她更是力行講題的「無我」,初次在佛教道場演講,感動義工的熱情,聽眾的專注,以及在講演後,歐教授到十四樓大殿禮佛,對於大殿壁畫乃仿敦煌石窟文殊普賢菩薩壁畫,其功之費,更令見多識廣的她讚嘆不已。歐教授實踐無我的真義,讓視界更大,知道的愈多,心愈會包容,愈懂得悲憫,建立正確的價值。這也是這場演講之外讓我們見習到的真正無我。

台北道場2018生耕致富專題講座,歡迎線上報名:https://goo.gl/oIWX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