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談色與空的追尋
【人間社記者 李祖翔 高雄大樹報導】 2018-11-16
  • 圖說:佛館館長如常法師致贈林清玄「吉祥」卷軸。 人間社記者趙啓超攝

  • 圖說:佛光山佛陀紀念館駐館文學家、名作家林清玄引用多部經典闡述美的極致境界,表示人有分別心才會分美醜,無法看見世間善美,而面對提問,一句「師父給我的是內心的規畫,沒有哪一句『最』具啟發」的回應,更讓聽眾深深信服。 人間社記者趙啓超攝

  • 圖說:佛光山佛陀紀念館駐館文學家、名作家林清玄11月16日為「2018國際書展暨蔬食博覽會」名家講座主講「向美‧向愛‧向遠方──色與空的追尋」,他引用多部經典闡述美的極致境界,表示人有分別心才會分美醜,無法看見世間善美,而面對提問,一句「師父給我的是內心的規畫,沒有哪一句『最』具啟發」的回應,更讓聽眾深深信服。 人間社記者趙啓超攝

佛光山佛陀紀念館駐館文學家、名作家林清玄11月16日為「2018國際書展暨蔬食博覽會」名家講座主講「向美‧向愛‧向遠方──色與空的追尋」,他引用多部經典闡述美的極致境界,表示人有分別心才會分美醜,無法看見世間善美,而面對提問,一句「師父給我的是內心的規畫,沒有哪一句『最』具啟發」的回應,更讓聽眾深深信服。

林清玄首先分享最近發生的故事,10年前星雲大師讓他到佛光祖庭宜興大覺寺為學生演講,他與家人都為寺內的漢白玉觀音像而感動,由於他熱中收藏觀音像,得知雕刻者是大陸一位二級工藝師,即刻前往拜訪,當時相中一尊沒有任何瑕疵、76公分高、30公斤重的觀音,但因為價格高昂及難以托運,不得不作罷。5年前攢夠資金再度造訪,雕刻者竟成了一級工藝師,價格再翻漲,望而興嘆後對方卻覺得他與菩薩有緣,沒有漲價。滿心歡喜帶觀音上飛機,沒想到空間不夠,正在鬱悶的時候座艙長說:「一位客人臨時取消,頭等艙空出了一個位子。」圓滿後他不禁感慨:「世上萬事萬物都有因緣,不能強求。而大師的因緣能讓菩薩等我10年,真的不可思議。」觀音像來到台灣還來不及開箱,他又風塵僕僕地從台北趕到高雄演講,為了聽眾,他願意再多等一會兒。

演講進入主題,林清玄提到自己出生的情形,「人家說偉人若出生,天必有異像,事實證明我很平凡,是靠努力成長的。」嬰兒的他沒有哭泣,反而神秘微笑,「我打從心底相信人類是歡喜到人間的,所以認同師父人間佛教的理念。」10歲他聽父母的話,帶一簍龍眼供養佛光山的師父,因緣際會皈依了星雲大師,夢想有朝一日能有大師般的威儀。那時他很喜歡偈語:「菩薩清涼月,常遊畢竟空;眾生心垢淨,菩提月現前。」所以立志度眾生,雖然家貧無法布施,卻盼望當一名助人脫離苦難的作家。他5歲識字、8歲讀《西遊記》,上小學後每天寫500字的文章,國中寫1000字,高中寫2000字,大學寫3000字,至今不中斷,已出版298本書,「仍不及大師的365本。」他謙虛的說。

作家不只要學識,更要培養「對生命美好的感受,並與人分享」,因此在貧乏年代,他靠雙腳走遍高雄,從旗山到美濃,再從新威到六龜,在務農婦女、山光水色上品味自然美感,即便是一株閉合的含羞草也能聯想出合掌禮佛的意境,體會「人不須賺很多錢,有直觀感受的心就有幸福」。

有次他想去看盛開的蓮花,母親建議看自家田裡開的芋頭花,「我覺得,相比佛經描述具有清淨、細膩、柔軟、堅韌、芬芳的蓮花,芋頭開的花真俗!」欣賞完蓮花,離晚飯還有段時間,就還是去看種在堤防邊的芋頭,結果驚為天人,「芋頭花跟蓮花一樣美!甚至更美!」剎那間了解到人有分別心才會覺得蓮花比較美,而佛教常說這些道理,原來佛教不是只有念經、教人成佛,還建立在美的基礎上!

此後他鑽研佛經,領略2000部經典之美,如《華嚴經》用花的莊嚴比喻佛的境界、《妙法蓮華經》用蓮花美比喻佛的樣貌,《金剛經》的「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就是讓人明白心相之美。每一部經典他如數家珍。

不過文字雕琢後的美景可能失真,所以林清玄說,還必須「與心相印」,多與生命相處、一探究竟,他舉「小朋友喝汽水喝到打嗝」的例子說明如何讓文字呈現更美。他有18個兄弟姐妹,汽水不夠喝到打嗝,有次人家借他們的院子辦喜宴,他拎著2罐750c.c.的黑松汽水衝到茅廁喝──因為鄉下的茅廁最有隱私感,不會被發現。喝完打嗝,覺得人生好幸福,不只茅廁變不臭,陽光灑在樹葉上,樹影婆娑的美麗讓他內心與世界融合在一起,體會人不用賺大錢才獲得幸福,只要有直觀感受的心就能有幸福。

而人生的方向在追求美好境界,之後則向愛追尋。愛要用心,有心就有力量,「心如船,船愈大,到達彼岸就愈快;心的容器夠大,此岸即彼岸,每念一句佛西方極樂世界就盛開一朵蓮花。」愛也有層次,慈悲是愛的最高境界,林清玄鼓勵大家不要追求「有價格」的目標,而要無價的愛,如同道元禪師說的「身著藍褸,心如錦緞」的態度才能讓愛長久。

最後人要向遠方追尋,林清玄深信遠方有人在等他、有故事在等待開啟他的思想;他父親還曾斷言他走不到埃及那麼遠,他不願父親的氣話一語成讖,人生第一次出國就選埃及,「我在埃及寫信給爸爸,您還記得嗎?當時您踢我一腳、賞我一巴掌,說我去不了埃及,現在我來了!」他邊欣賞美景邊流淚,此後養成旅行的習慣,出國300多次,赴大陸演講也有100次。

林清玄說,遠方不只能追尋外在的世界,旅行也會向內探索,《心經》中的「行深」2字就是向最深處走去,直到探觸內心的智慧,能提起般若到開悟、體認佛無處不在為止。

「不是我在尋找佛,是佛不斷撞擊我的心,只是我聽不到,如果聽到就很美好。」林清玄以這段話作結,然後語氣一轉,原來4天前他的一位哥哥才過世,他說,悲傷中也祝福哥哥走向更遠的地方,能尋找人生更高境界。

演講尾聲,林清玄開放聽眾提問,有人問:「遠行何處最美?」他說,旅程有美好也有挫敗,只要從高處往下看都是美的,所有的遺憾都是為了成全現在的心與思惟!有人問:「大師哪一句話對你最具啟發?」他說,大師的教誨沒有最具啟發,只有讓他明悟心的去向,作好心的規畫。

一位來自大陸、中學就拜讀不少他的文章的女青年問:「我們如何面對經濟及競爭的壓力?」他說,從容不是老人的專利,學佛就能讓年輕人活得從容;此外生命要有空間,不要作太多無意義的事,就不會有壓力,而有心就能維持對生命的熱情,「像我70歲還認為自己像金城武。」幽默後才認真地拆解「禪」字,表示單純的心去尋找目標、努力走下去就是妳要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