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世田讚歎佛教對中華文化的貢獻
【人間社記者 宋滌姬 大樹報導】 2015-08-07
  • 圖說:林世田說明敦煌遺書可說是中古時期的繪畫百科全書,許多佛弟子都從敦煌遺書中汲取佛教營養,繼承前人智慧再加以發展、深化佛教的內涵。 人間社記者莊美昭攝

從北京來參加玄覽論壇的林世田,是中國國家圖書館展覽部主任,對敦煌學、佛學都下過很深工夫,他從敦煌學中看到佛教對於中華文化有著極大的貢獻。

林主任說明敦煌文獻從4世紀延續到11世紀,時間跨過700年之久,敦煌遺書有5、6萬卷,敦煌遺書有百分九十之上都是佛教文物,尤其壁畫特別豐富,可說是中古時期的繪畫百科全書。許多佛弟子都從敦煌遺書中汲取佛教營養,繼承前人智慧再加以發展、深化佛教的內涵。

林主任提到,在這樣長的時間中,寫在紙上的經本,很難沒有風化等的損傷,因此現存的敦煌遺書中,許多卷帙都經過無名氏默默修復,其中特別有名的修復者為「道真」法師,他年輕出家,看到經書破損,從19歲開始發心修復,並留下題記及修經目錄。他用了二年時間,到處尋找廢紙,共修復了包含《大般若經》在內的166部佛經。從修復經典這件事,就可看出高僧大德對中國文化的偉大貢獻。

林世田強調,敦煌也是僧人印度求法的必經之路,這些從中原來的僧人,將經書帶入敦煌,沿途傳播佛教。傳教需要有規範的文本,還要大量且能快速產生的經書來供信眾共同誦讀。抄經雖有無量功德,但速度太慢,跟不上佛教快速傳播的需求,這就促成印刷術的發明,而印刷術可說是文明之母。在敦煌遺書中,最早有記年的是印刷品868年的《金剛經》,這是佛教對中華文化巨大的貢獻。

說起與佛光山的因緣,林世田表示,河北柏林寺淨慧大和尚是他的師父,他從淨慧法師處借來《星雲大師演講集》,內心對大師非常欽服。又聽淨慧法師說閱藏應從《阿含經》讀起,就從國圖館藏的《佛光大藏經》中取出《阿含》藏,見裡面許多佛陀與弟子的對答,一邊書寫心得筆記,一邊閱讀星雲大師的《十大弟子傳》,從大師著作中得到許多啟發,因而寫出《佛陀十大弟子傳》一書,得到很大回響。林世田非常推崇《佛光大辭典》,認為這套書在大陸發行後,對大陸佛學研究的推動,有著極大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