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禪寺「精進二日禪修營」 以《天台小止觀》之「正修行」入門
【人間社記者蔡文玲 馬來西亞仁嘉隆報導】 2011-03-29
  • 圖說:把外緣放下,進入禪堂好好參修。 蔡美玲攝

  • 圖說:打坐前,慧軒法師教導學員熱身的拉筋動作。 蔡美玲攝

  • 圖說:慧軒法師亦語重心長地希望大眾能夠把自己看得懂的語言之經論及方法等,弄清楚學好。 蔡美玲攝

  • 圖說:照顧腳下,照顧當下的起心動念。 蔡美玲攝

  • 圖說:進禪堂就是要學習放下,由聞思修來調伏煩惱,認識五蘊變化無常,用數息觀來攝心,如實觀察念頭的起落,但不理會它。 蔡美玲攝

  • 圖說:慧軒法師以《天台小止觀》第六章節的「正修行」,為學員們講解及分享。 蔡美玲攝

  佛光山東禪寺3月26至27日舉辦「精進二日禪修營」,近40位學員進堂參修。維那慧軒法師簡單扼要講解進堂說明後,從最基礎的調身「毗盧七支坐法」、禪修的觀念與方法,以及禪觀的引導等,讓學員們歡喜輕鬆地學習禪修。同時以《天台小止觀》第六章節的「正修行」與學員們講解及分享。
  法師提到,在第六章節的「正修行」是針對實修止觀的方法而設。一共分為2個部分,分別是「坐中修止觀」和「歷緣對境修止觀」。前者以專心一意靜坐中修禪為主。後者則是就行者在日常生活之中實法專注於靜坐修止觀時之禪法,免於止觀工夫中斷的修行方法。
  「坐中修止觀」當中有五個大方向,也就是對治初心粗亂修止觀、對治心沉浮病修止觀、隨便宜修止觀、對治定中細心修止觀,以及為均齊定慧修止觀。
  法師提到「歷緣對境修止觀」部分,引述智者大師的一段開示提到,智者大師對「坐中修止觀」與「歷緣對境修止」兩種修習之間的考量,是以「歷緣對境修止觀」為重,故云「端身常坐乃為入道之勝要,而有累之身必涉事務。若隨緣對境而不修習止觀,是則修心有間絕。結業觸處而起,豈得疾與佛法相應,若於一切時中,常修定慧方便,當知是人必能通達一切佛法。」
  對一般人來說,生活上仍有很多事情須要處理,如果面對境界無辦法修止觀的話,那麼修行的一念心就會變成有間隔性。他進一步說明,在學佛的道路上,很多人都想把所有的佛法融會貫通。然而要融會貫通一切法,並非只有不斷去看或聽就能夠看得會、學得會,必須隨時隨地運用佛法的概念來反觀自己。
  學佛並非知識上的學習而已,同樣的,打坐參禪也並非就只有在殿堂、禪堂,乃至於自己家中的佛堂內。而是,我們必須將修行的概念,融入在我們生活當中。這也就是在生活當中「歷緣對境修止觀」修行的重要性。
  至於《天台小止觀》提到「歷緣對境」的「緣」,指的是:行、住、坐、臥、作、言語六種;所謂的「境」指:眼觀色、耳聞聲、鼻嗅香、舌嚐味、身對觸、意對法等六項。  
  智者大師教導大眾在行為造作(行、住、坐、臥、作,以及言語)之前,必須先反問自己,為何要造作(行、住、坐、臥、作,以及言語)。如果造作後與煩惱、習氣及欲望相應,或是不好、不知好壞事情的話,那就不應該給予任何的行為造作。反之,如果是為了善法、利益眾生、符合佛法正道的事情,那就應該去做。我們要有善法及惡法的辨別後,我們才能進入止觀的學習。也就是說,行人如果能在十二緣中,以種種方便,歷緣對境,以止觀來調伏身心,巧把塵勞為佛事,世事塵緣但不礙修道,森羅萬象而一心清淨。
  法師在禪修營接近尾聲的綜合討論時提到,《天台小止觀》的「正修行」概念,一般上平常的人都沒有特別給予注重,而是大部份都著重於前後的章節,例如前面的第一章至五章內的二十五個方便法,或是從第七章的善根發相、對治禪病、治病方法等概念來講。其實前面的五個章節都是為了“正修行”而準備的。因為都還沒有進入“正修行”,反而著重關心禪修時會遇到種種禪病,魔境,殊為可惜。
  其隨後舉心培和尚所說,把《阿含經》看成小乘經典是不對的,因為經典內包括佛陀教導在家信眾如何營生理財、和睦家庭、結交善友、奉侍師長,過好人間的生活,具體的體現出佛陀的本懷,也就是「人間佛教的性格」。
  慧軒法師提到,其實所有的佛法講的都是一個觀念,也就是不能夠有分別心。當分別大小乘的時候,所學的法就已經非真正的大乘佛法。因為真正的大乘佛法,並沒有大小乘之分,既然稱為“大”就能包容“小”。其實經典並沒有分大小乘的,只有人在分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