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真善美傳播論壇開幕暨專題演講
【人間社記者 杜憲昌 台北報導】 2018-11-09
  • 圖說:佛光山住持心保和尚(中)與諸位授獎者合影,左起:趙怡、高希均、心保和尚、王力行、張作錦。 人間社記者周倫攝

  • 圖說:佛光山住持心保和尚頒獎給聯合報顧問張作錦先生。 人間社記者周倫攝

  • 圖說:佛光山住持心保和尚頒獎給中華文化推廣協會理事長趙怡先生。 人間社記者周倫攝

  • 圖說: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創辦人高希均教授致詞。 人間社記者周倫攝

  • 圖說:佛光山住持心保和尚頒獎給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發行人王力行女士。 人間社記者周倫攝

  • 圖說:全體與會貴賓與大眾合影。 人間社記者周倫攝

秉持「鼓舞優秀傳播工作者報導良善新聞」理念,公益信託星雲大師教育基金自2009年創辦「星雲真善美傳播獎」,表揚堅持理想、發揚社會公器及推動社會向上的媒體人;而為使能更發揮影響,今年起則轉型為「星雲傳播與社會進步論壇」,期許成為推動華人世界傳播真善美的平台。論壇昨天在台北道場舉行,以聚焦「新時代傳播媒體的機會與挑戰」,邀請多位歷屆得獎者參與對談。

星雲真善美傳播論壇委員會主任委員、遠見天下文化基金會董事長高希均致詞表示,當初星雲大師提出傳播獎的構想,對於獎項名稱堅持要用「真善美」三個字,就他個人解讀,這三字放諸傳播媒體,其寓意即是希望媒體人「下筆要真、內心要善、腦海要美」。他認為,台灣的民主政治曾是華人世界的驕傲,但不到10年時間,卻已從民主走到了民粹,而若成為是以民主為外衣的獨裁,這將會比獨裁還要可怕,所以是更要感謝所有得獎者的努力,以維持民主社會言論自由的正向力量。

佛光山宗長心保和尚也表示,媒體是資訊的提供者,足以影響社會的風氣與文化,因此理當要向社會傳播良善,讓大家能夠在良善的環境中培養道德與良知,而不是造成社會的對立,使對社會感到不安,這就是星雲大師題以「真善美」的主要用意。心保和尚同時提醒,我們每天接收這麼多的訊息,除了要去思考是否都對?是不是好?之外,更必須了解每個人也都是傳播人,也能夠來傳播真善美的理念,例如星雲大師的三好、四給,唯有透過大家共同的努力,才可以讓社會變得更好。

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榮譽總會長吳伯雄則表示,媒體常有些地方讓他不明白,有時同樣的一件事,卻因為不同媒體有各自不同的解讀,呈現出對立的報導,「為什麼明明只有一個事實,卻會造成如此分裂的現象?其實就是因為沒有共同的核心價值」。而佛光山之所以能夠如此快速發展,即是有星雲大師所奠定的核心價值;因此,這核心價值的建立,應該也是現今社會所亟需以及努力的方向。

論壇首先由第二屆终身成就獎得主、聯合報顧問張作錦以「媒體能救台灣嗎?」為題,發表專題演說。張作錦表示,星雲大師在2009年初與媒體主管茶敘中提到,因為對台灣情況與未來發展感到憂心,因此倡議成立新聞傳播獎,希望給予新聞界一些幫助與激勵。大師說:「現在能救台灣的,只有媒體了」,而如今十年後再回顧這目標能達到嗎?達到了嗎?他認為這必須從三點來討論。

第一是「媒體有救國家的責任嗎?」張作錦表示,報紙是媒體最早的表現方式,一開始只為傳遞消息,但因為各種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因素影響,報紙慢慢轉變性格,使得制衡政府和呼籲言論自由的力量一天比一天顯著,也更受社會大眾的期許與重視,包括《民報》、《新民叢報》、《大公報》等清末民初的報紙,儘管沒有標榜救國目標,但都在鼓動風潮,製造時勢,因此「媒體救國」在中國實是歷史的傳承,談「媒體救國」並不難為情。

第二是「台灣現在需要媒體的拯救嗎?」張作錦認為,從1949年國民政府遷台,中華民國就有生存危機,這是其來有自,於今尤烈。其烈則在台灣於國際上更形孤立;在統獨糾葛之間,國家愈來愈沒有奮鬥的目標;而在失去亞洲四小龍地位後,台灣經驗已成歷史名詞,人民生活到匱乏,造成年輕人成群出走。由此可以推論,台灣未來將會有更多的險阻。所謂「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媒體當然更不可以袖手旁觀。

第三「媒體有救台灣的能力嗎?」他則表示,媒體監督政府,使政府不作錯事、壞事,即可讓國家正常發展,而政府最容易犯的錯事和壞事,就是專權與貪汙;在制衡政府不專權、不貪汙這兩件事上,台灣媒體也有著輝煌的紀錄,因此,對於有否能力救台灣,媒體實亦無需妄自菲薄。

張作錦認為,媒體要救台灣,應有四個重要工作與方向,一是使台灣不再混亂,能更多點理性力量;二是不使社會對立、撕裂;再是努力協助政府和企業,重振台灣的經濟發展,改善民眾生活、恢復信心;最後則是不慫恿或誘導台灣走向戰場。他說,這些絕不是難易的問題,而是為與不為的問題,「相信期盼媒體救台灣的,絕不只星雲大師一人;而未來歷史會如何評論今日的媒體,則是端賴媒體人會有什麼樣的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