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與全國教師「談禪說妙 以禪印心」
【人間社記者 陳璿宇 大樹報導】 2014-01-25
  • 圖說: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中)1月24日晚上於傳燈樓與全國教師禪修營的教師「談禪說妙,以禪印心」。佛光山住持心培和尚(右二)、副住持慧昭法師(右一)、大師特助慈惠法師(左二)、佛光會署理會長慈容法師(左一)與會。 人間社記者陳璿宇攝

  • 圖說: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中〉1月24日晚上於傳燈樓與全國教師禪修營的教師「談禪說妙,以禪印心」現場開放學員提問問題。 人間社記者陳璿宇攝

  • 圖說: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1月24日晚上於傳燈樓與全國教師禪修營的教師「談禪說妙,以禪印心」。 人間社記者陳璿宇攝

  • 圖說: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1月24日晚上於傳燈樓與全國教師禪修營的教師「談禪說妙,以禪印心」。 人間社記者陳璿宇攝

  • 圖說: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1月24日晚上於傳燈樓與全國教師禪修營的教師「談禪說妙,以禪印心」。 人間社記者陳璿宇攝

  • 圖說: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1月24日晚上於傳燈樓與全國教師禪修營的教師「談禪說妙,以禪印心」。 人間社記者陳璿宇攝

「禪,不是學問;禪,不立文字。」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1月24日晚上於傳燈樓與全國教師禪修營學員「談禪說妙,以禪印心」。貴賓雲集,佛光山住持心保和尚、副住持慧昭法師、佛光山開山寮特助慈惠法師、佛光會署理會長慈容法師、慈善院院長依來法師與會。大師精闢善說,巧妙運用禪門祖師開悟的公案,以及生活譬喻故事,讓與會者會心一笑,聽眾掌聲如雷。

星雲大師表示,「禪,不是佛教的,不是釋迦牟尼佛的;禪,是每個人的,現代人把禪歸為佛教的。釋迦牟尼佛在靈山會上,拈花示眾,以心印心,付囑迦葉,教外別傳。」禪,是中國人發現,如同科學家發現什麼?發現了一個「禪心」。禪,能讓人清楚明白本來面目,就如同牆上有畫,桌上有花,菜裡有鹽,每個人對禪的感覺體驗不同,禪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如何參禪?」大師指出,參禪方法有很多,如數息、九住心、毘盧七支坐法等方法。「為何要禪坐?」大師說,盤腿較容易集中精神,統一意志,感受「我」在哪裡?當你住在色聲香味觸法六塵上,把本性給覆蓋了,就見不到本性。拜佛是禪,念佛也是禪,行住坐臥、挑柴運水無非是禪,學禪會讓注意力更集中,心地變柔軟。

大師自喻12歲出家,自幼家貧,出家是唯一的出路。在叢林接受嚴峻的打罵教育,逆來順受,一切想當然爾,對於無理的打罵教育完全接受,當時想法很單純,對信仰從不懷疑。年少時,師長要求往內看,才發現內心竟是充滿著嫉妒、貪欲、瞋恨、與人對立、比較、計較,妄念紛擾。大師心想「原來我的心這麼壞,我要怎麼對治它?從佛門的無我觀、念佛、拜佛、梵唄、打坐都是很好的對治方法。」

「我有明珠一顆,久被塵勞封鎖;而今塵盡光生,照見山河萬朵。」參禪,不是學佛,不是成佛,而是明白自己、認識自己、找到自己。禪,不在生死裡,不在時空、家庭、物質、情感裡,大師透得一點消息,禪說不出來,能說出來的就不是禪了!說得出來的,只能說是「相似禪」。禪從虛妄找到真實,找到自己、認識自己。悟道不難,所謂「大疑大悟,小疑小悟」。禪宗特色就是要你提起疑情。

禪到了中國,第一個開悟的中國人是二祖慧可,他找達摩祖師安心,覓心了不可得,在師徒機鋒相對下,因而開悟了。大師接著又說,「禪就是千變萬化,說有不是,說無也不是,空諸所有之後,沒有生死,沒有對待。」禪讓人性格改變,心變得不煩躁、不計較、不比較,生死由他去,一切提得起,也放得下,人生的意境就幽默了。

禪是健康的法門,用心參禪,從複雜到單純,從差別到平等,禪修容易開發智慧。禪學的教育不向外求,但向內求。所謂「千年暗室,一燈即明」禪的燈亮了(我悟了,我懂了),心也亮了。參禪了解禪的妙處,就可以幽默智慧地過生活。大師進一步又說:「佛教是屬於大家的,不是山林佛教,不是寺院佛教,不是出家人佛教。」勉勵大眾做自己的主人,救台灣就要靠各位老師了。

現場開放提問,武漢大學教授問到「禪不立文字,有不離文字」、「大師您是什麼後開悟?是怎麼開悟?」、其他教師也提出「如何修持忍辱?」「台灣各級學校在2016年將面臨少子化問題,請大師為老師安心」、「如何將大師的光明面傳承下去?」等問題,大師依序詳細講說,解除大眾心中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