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暢談人間文學創作的歷程
【人間社記者 陳昱臻 大樹報導】 2014-01-12
  • 圖說:星雲大師暢談人間文學創作的歷程。 人間社記者陳碧雲攝

  • 圖說:星雲大師暢談人間文學創作的歷程。 人間社記者陳碧雲攝

  • 圖說:星雲大師暢談人間文學創作的歷程。 人間社記者陳碧雲攝

  • 圖說:星雲大師暢談人間文學創作的歷程。 人間社記者陳碧雲攝

  • 圖說:星雲大師請與會大眾抽一張人生卜事,大家開心的直說:「好準!」 人間社記者陳碧雲攝

  • 圖說:星雲大師請與會大眾抽一張人生卜事,大家開心的直說:「好準!」 人間社記者陳碧雲攝

「宗教實踐與文學創作暨《中國宗教文學史》編撰國際學術研討會」,1月11日晚間在傳燈樓4樓舉行「人間佛教文學創作談話會」,禮請佛光山開山宗長暨人間佛教研究院院長星雲大師,暢談人間佛教文學創作的歷程。

談及與文學的因緣,大師幽默的說:「沒有看見學校怎麼有文字因緣。」從小讀二十四孝、因果故事給不識字的母親聆聽,因沒讀過書所以常常念錯字,「紐約」念成「丑約」、「洛陽」讀成「各陽」。出家後,老師們好心授課,但板書不好且沒有教授法,在不會教書的老師面前學習講說,自己做紀錄學習,漸漸地進步。

大師也把他人間佛教文學創作歷程分成3個階段,他談及,第一個時期是30歲前,那時本著出家人的熱忱,在文學創作中學習,20歲起寫《玉琳國師》,積極在報紙副刊投稿,當時沒有參考書,沒有桌子及凳子,以裁縫機當做桌子,陸續寫了《無聲息的歌唱》、《釋迦牟尼佛傳》。

大師說,初期文字並不是很成熟,但秉持一片熱誠要為佛教做事,因此不怕苦。23歲初到台灣,負責看守山林,他就匍匐在地上學習寫作,寫《無聲息的歌唱》,是一本關於佛教的法器─大磬、木魚、鐘鼓等物語;與同學煮雲法師住在農家時,因在尿桶旁睡不著,要求煮雲法師講故事,「千金小姐與萬金和尚」的故事一講很熱鬧,「這很合我的口味」,並承諾同學記錄下來。

大師在文學創作中,也受胡適之的一句話影響很大,「寫文章如說話,話怎麼說 ,文章怎麼寫,寫文章表情達意,表情表得好,達意達得好,就是好文章。」他很感謝胡適之先生,給與很受用的話。

第二階段是30歲後,開始編雜誌,那時常因朋友邀稿、人情逼迫寫文章。談到第三階段,大師表示,如今年紀長了,感到寫文章是一種責任,透過寫文章來弘法,要盡一些責任,對佛祖才有交代。大師也提及,在《人間福報》一天一篇文章,10幾年沒拖稿,只要有空間,即使在飛機上、車上,甚至腿上都能寫,並感謝大家用愛來鼓勵他。

大師也勉勵大眾,人生為歡喜來到人間,做一個快樂出家人,做一個快樂的文人,自古文人常受世間不公平待遇,靠別人給予的快樂有限,要自己創造人生的快樂,不是靠上帝,也不是靠佛祖,要自己做自己的貴人。

佛光山住持心保和尚、人間佛教研究院副院長慈惠法師、慈容法師、武漢大學文學院院長涂險峰、教授吳光正等貴賓,及參與學術研討會的學者、大眾共500人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