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錢文忠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6-24
  • 圖說:唐代高僧玄奘大師雕像。 人間社記者妙熙攝

  • 圖說:佛光祖庭宜興大覺寺旁的雲湖風光。 人間社記者周云攝

錢文忠教授(一九六六~),中國上海人,祖籍江蘇宜興。北京大學畢業、留學德國漢堡大學。為復旦大學教授、百家講壇主講人。藏學家、印度學家,獲「季羨林東方學獎學金」一等獎。

二○○五年,我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請北京過去有往來的教授們聚餐,接到一通來自上海的電話,對方是大學歷史系的錢文忠教授,很希望能跟我見面,在電話中我說:「我在釣魚台會停留十天左右,你方便的時間,什麼時候都可以來。」沒想到,掛了電話之後,當晚他就飛來北京了。

錢文忠教授是江蘇宜興人,就在我出家祖庭的宜興當地,是國學大師錢穆博士的姪兒,也是國學大家季羨林的關門弟子。他在大陸中央電視台第十台的《百家講壇》節目上講「玄奘西遊記」,其講述的內容不是《西遊記》裡面的玄奘,而是歷史上真實的玄奘。聽說收看這節目的有四千多萬人,是《百家講壇》有史以來收視率最高的節目,可說是最叫座的教授、名嘴。央視將他演講的《玄奘西遊記》結集成上下冊,錢教授還簽名送了我一套。

來往敘談 表達關懷

錢教授專程來北京見我,只不過是想表達自己對佛教的崇敬。他樂觀活潑、開朗率直,說看了我不少的書,很想和我認識……那次錢教授和大家談得非常高興,之後就回上海去了。

後來,大陸宗教局破例准許我在宜興復興祖庭大覺寺,那時候像我這種境外人士,要想在大陸建寺,可說是絕無僅有,何況復興祖庭也責無旁貸,因此我就承諾了。承蒙宜興市的書記、市長等數十人,為協助我恢復祖庭大覺寺,開出許多優待的條件。

此後,我經常到宜興策畫工程,我每到宜興,錢文忠教授都會從上海趕來一敘。他並沒有什麼事情要拜託我,當然我也沒有事情要拜託他,他的到來,只是基於對佛教的信仰及關懷吧!因而我們在宜興,也有了多次的來往。

有一次我到大陸,承蒙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先生在人民大會堂接見,我向他提議:「你們與台灣的國民黨政府,應該多一點來往嘛!」賈主席回我:「我們也是這樣希望的,但是他們要有人來啊!」我說:「來的人可能會不少,例如我們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總會長吳伯雄先生,也是國民黨的黨主席,我想他應該會來。」

由於我當時還沒有得到吳伯雄總會長的託付,所以也不敢很肯定的回答。賈主席聽後,很歡喜的表示:「只要吳主席來,我們會熱烈歡迎、隆重接待!」

兩岸首航 重視參與

我記得那是二○○八年五月上旬的事。回台之後,我就把賈慶林主席的話,轉告了吳伯雄總會長。他一聽馬上說:「這太重要了!因為兩岸約定七月一日要飛機直航,但至今還未簽約,正好借這個因緣到大陸,與他們簽訂兩岸的直航協定。」

之後雙方怎麼簽約,我不得而知,不過,就在七月四日,大陸的東方航空首度直飛台灣,這是六十年來,兩岸的第一次直航,航線從南京到台北松山。

東方航空邀請我做他們的一號貴賓乘客,正好那一天,我也正要從宜興回台灣。在上海的錢文忠教授一聽到這個消息,就跟我說:「大師!我也要跟您一起到台灣。」他迅速辦到了入台證,隨即趕到宜興大覺寺,與我同往南京,搭乘東航的兩岸首航班機。當時,江蘇的台辦主任以及許多的重要領導,也到南京祿口機場來送行。

我和錢文忠教授兩個人,坐在商務艙的第一排,座次分別為一號及二號。就他而言,他覺得兩岸直航非常有歷史意義,上了飛機之後,他還拿著飛機票,請機長及空中小姐簽名。這讓我想到,他到底是個學歷史的人,對於歷史的關鍵時刻,是這麼的敏銳與重視,也積極參與其中。從這一次以後,他跟我見面往來之處,除了南京、大覺寺,又多了一個佛光山,不時來山與我小敘。

二○○五年開始,承蒙揚州市政府讓我們在市中心一百三十畝的土地上,興建一座「鑑真圖書館」,二○○八年落成時,我向揚州市政府建議,除了開放圖書館供人閱讀外,「鑑真圖書館」內有一個可容納千人的大會堂,可以每兩個禮拜舉辦一次講座,增進揚州講說的風氣。

揚州講壇 協助負責

這一個提議,書記和市長都非常歡喜認同,我便開始著手策畫,可是要找什麼人來講演呢?這不能只講個一次、兩次就中斷,一定要長期持續才能有成果。於是我邀約了二月河、錢文忠、余秋雨、易中天、于丹、余光中、閻崇年、蒙曼、王立群、高希均、莫言、林清玄等人,他們也都一口承諾下來,在這麼多因緣和合下,順利的讓許多名嘴,每半個月在「揚州講壇」開講了。這麼一來,人人都知道,北京有「百家講壇」,在南方則「揚州講壇」。

由於我經常不在大陸,後來就把講壇交代給錢文忠教授,我說:「揚州講壇的講師,以後你要負責啊,這樣講壇才能延續下去。」他立刻回答:「大師請不必掛念,包在我身上。」他幫我聯絡了山東大學的馬瑞芳,講了「揚州走出了蒲松齡」,他本身在講壇也講演多次,場場爆滿。

「揚州講壇」從落成開壇至今,每月兩次的開講,從不曾間斷過。這當中錢文忠教授給予我的協助,實在是功不可沒。

話說錢文忠教授送我的《玄奘西遊記》,雖是兩本厚厚的書,但內容實在精采絕倫。書裡沒有誇張的神話,也沒有牽強附會的情節,只是談玄奘大師西行印度的參訪過程,卻能像《西遊記》寫孫悟空一樣引人入勝,足見錢文忠教授的敘事功力了。尤其他在書中演說了一段故事,是玄奘大師很欣賞的佛教與外道之辯論,我看了也很讚歎。

公元三世紀,有一個外道想毀滅佛教,百般遊說國王要滅佛。國王說這總要有個理由,外道便說:「那讓我和佛教的高手進行辯論,如果他們輸了,就證明佛教無用,還請國王下令滅佛。」於是外道就掛牌要與佛教辯論,由於這個外道在印度參賽過幾百場的辯論會,從不曾輸過,因此沒有人敢出來應戰。

心有信仰 更上層樓

南印度龍樹菩薩的弟子提婆尊者,聽說了此事,馬上前往北印度,要與這名外道辯論。外道對提婆說:「我們在辯論之前先打個賭,如果我輸了,就把舌頭割下來給你。假如你輸了,佛教從此不能在印度傳教。」提婆尊者答應了。

辯論一開始,外道就問提婆:「你是誰?」
提婆:「天。」(提婆,譯為「天」的意思。)
外道:「天是誰?」
提婆:「我。」
外道:「我是誰?」
提婆:「狗。」
外道:「狗是誰?」
提婆:「你。」
外道:「你是誰?」
提婆:「天!」

不管外道怎麼問,提婆都是「天」,這個外道總是「狗」。糟糕了,外道這時候才驚覺中了提婆語言的圈套,但是來不及了,外道自知辯論已輸,必須遵守「輸了就要割舌頭」之約,可是提婆卻說:「這不重要,犯不著那麼嚴重。」便饒過這個外道,沒有割他的舌頭。

這一段小小的故事,錢教授在書中娓娓道來,真是生動無比,不僅玄奘大師喜歡,我也很喜歡。當然,錢教授對於佛教的熱情、對於佛學的研究、對於寺院的護持,甚至對於我毫無保留的友誼,都讓我深感佛教的未來,將有無限的希望。大陸研究佛教的學者很多,若能像錢文忠教授這樣,有佛教的信仰,才能更上一層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