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趙麗雲、鄭石岩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4-21
  • 圖說: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總會長趙麗雲。 圖/資料照片提供

  • 圖說:鄭石岩教授至佛光山叢林學院授課。 圖/資料照片提供

趙麗雲(一九五二~),新竹縣竹東人。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博士,曾任立法委員、國民大會主席團主席、國大代表、行政院體育委員會主任委員、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考試院考試委員、國立編譯館館長、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總會長。

早期,中華民國在世界各種運動會上,都沒有得過金牌。像楊傳廣應該得到金牌的,由於別人對他做了手腳,而與奧林匹克金牌失之交臂。紀政在女子田徑八十公尺跨欄競賽,奪得奧林匹克銅牌,為國爭光,是首位在奧運獲獎的亞洲女子運動員,被譽為「飛躍的羚羊」,可惜也沒能拿到金牌。

趙麗雲居士在五十年前,曾參加三屆台灣區舞蹈比賽,都得到冠軍,如同是台灣的舞蹈金牌,不過現在已經很少有人知道了。

有進有退 人際相處三昧

趙麗雲的先生簡豐文是一位工程師,創辦「佛陀教育基金會」,常幫忙淨空法師印送經書到大陸結緣,但趙麗雲居士很喜歡佛光山,一直在佛光山進出、做義工。她在當國立編譯館館長時,很關心佛光山的翻譯事業。在做行政院體育委員會主任委員、教育部體育司司長時,也很關心佛光山的體育活動。

她口才很好,講話的音聲,真如黃鶯出谷,美妙無比。記得有一次,電視台邀約她和我一起對談。觀眾提問「婆媳間如何相處?」她回答說:「婆媳彼此要跳探戈!」我覺得她真是機智聰慧,回答得體,妙不可言。

探戈是一種舞曲,其舞步是要你進我退,我進你退,如果兩個人的腳步同時前進,就會互相踩到對方,如果兩個人同時後退,這一支舞也就跳不下去了。所以在生活中,若婆婆進兩步,媳婦就退一步。媳婦進兩步,婆婆就退一步,互相能有進有退,用「跳探戈」的方式來相處,就不會有婆媳問題。其實,人我相處,不只是婆媳的關係要跳探戈,母女也要跳探戈,夫妻也要跳探戈,朋友也要跳探戈。世界上任何的人際關係都要學會跳探戈,自能化解一切問題。

二○○三年,佛光大學龔鵬程校長,因任期已滿而辭職,新的校長還在甄選中。就想到趙麗雲除了在政府單位服務的輝煌經歷,又曾任立法委員、考試委員,對教育工作尤為熱忱,所以就請她來擔任佛光大學的校長。可是她對我說,家裡還有先生婆婆是要照顧,因此只能短期為大學做一點服務,無法長期擔任。她這麼說也是應該的,因此就在佛光大學做了一任校長,現在繼吳伯雄先生之後,被選為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總會長。

重視意見 增益佛教人口

趙麗雲居士,是不計較名位的人,也不需要他人的恭維讚歎,只是想盡心服務。她對佛教抱有很多的理想,例如:她認為佛教要走入青年、走入校園,要發展體育、發展音樂、發展社會所需,還要能淨化生活,像是禪坐、念佛、禪淨共修,這些都甚為必要。她覺得,如果佛教不走出去,佛教人口又怎麼能增加呢?

我因為這許多美好的意見,就請賴維正居士成立「三好體育協會」,開始推展籃球、棒球、足球、體操等各項運動,經由運動競技活動來接引青年學佛。欣見這許多受過新式教育的現代佛教徒,都能有新的觀念、新的想法,像趙麗雲居士的寶貴意見,佛教界不能不重視啊!

………………………………………………………………………..

鄭石岩

鄭石岩(一九四五~),台灣宜蘭縣人。國立政治大學教育學碩士,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研究員。國際佛光會檀教師、佛光山叢林學院講師。

曾擔任過教育部訓育委員會的常務委員,從事心理諮詢與教學研究,獲教育部輔導工作優良貢獻獎。對台灣青年的教育,可以說貢獻很大。

尤其,把佛教的意義,用淺顯的文字寫成文章,大概已發表了三十多本著作,其中《清心與自在》、《覺,教導的智慧》,曾獲行政院新聞局優良圖書金鼎獎,實為難得。

六十年前,我初到宜蘭時,向教育部立案申辦「光華文理補習班」,為信徒的兒女補習功課,有錢則交講義費,沒錢不交也無所謂。而鄭石岩就是當時補習班學生,從那時候起他就追隨我至今,從無二心。
鄭教授曾寫過一詩給我──

當初是媽媽的慈手
牽著我跨進雷音寺的山門
不識愁滋味的少年心中
播下無限的善根和福報
後來,是你圓融的法音
領我走出荊棘得佛光智慧
看識乾坤裡許……

鄭教授在佛門裡,不求名也不求利,只想盡一些心力,為佛教奉獻。他是佛光大學、南華大學的董事,也是佛光會的會員、檀教師。佛光山、佛光會的許多會議,從來都沒有缺席過。佛光山舉辦的學術會議,他都有論文發表。佛光山叢林學院的課,從不遲到早退。尤其南北奔波講演,甚至還講到大陸的「揚州講壇」,一次又一次,在他忙碌的行程中,都不會藉故推辭,實屬難得。他的夫人是首任高雄高等行政法院院長,兩人夫唱婦隨,非常護持佛教。

宣說法義結緣 佛教復興

常有人問我,在弘法度眾上是否有灰心過?我的答案是否定的,佛門中能薰習出鄭教授這種人才,我怎會灰心?

他曾說:「身為在家信徒,能為佛教服務,除了盡形壽護持佛法以外,就是將佛法的法義跟社會大眾結緣。」在佛門裡的學者、教授、知識分子,尤其佛光會的檀講師、檀教師,若都能像鄭教授一樣,用法義與社會結緣,還怕佛教不能復興嗎?何況那正是佛教很需要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