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趙耀東、潘維剛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4-14
  • 圖說:趙耀東先生。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中鋼公司生產鋼鐵。 人間社記者資料照片攝

  • 圖說:中山高速公路是十大建設之一,北起基隆,南至高雄。 人間社記者資料照片攝

  • 圖說:潘維剛立委。 圖/資料照片提供

趙耀東

趙耀東先生(一九一六~二○○八),江蘇省淮陰縣人(今淮安市內)。就讀於江蘇揚州中學、武漢大學、獲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機械工程碩士。曾任中鋼總經理、中鋼董事長、經濟部部長、經濟建設委員會主任委員等職。

在台灣有地位、有貢獻、有操守、有魄力的政治人物,如:孫運璿、李國鼎、俞國華、趙耀東、俞大維、葉公超、張啟允、白崇禧等,可以說都是一時之選。而這許多往昔的英豪,對於世風日下的現當代,不禁讓我感慨萬千,這當中,我和他們雖多少有些照過面、一句話、同一場合或同一會議的因緣,但我不需要用他們這種高官厚爵的人,來談說太多的事故。

為人正直 讓人歎服

人稱「趙鐵頭」的趙耀東先生,在台灣十大建設中承辦「大煉鋼廠」之使命,為台灣開創了「鋼鐵傳奇」。他是中鋼(中國鋼鐵股份有限公司)創辦人,在高雄中鋼任職時,引進先進技術,用科學方法經營,讓中鋼發展迅速,成為公營事業企業經營化之冠。

我和他有多次的接觸,一九九○年,中鋼在佛光山舉辦「國際鋼鐵學術會議」中,和他談話時,感受到他為人直爽,不傲慢,他認為身為國家的公務員,就是要為民服務,不是要享受什麼禮遇。在其任內,出差都不用公費,家裡也不宴客,也不接受下屬的宴請與送禮,是個模範公務員。

任經濟部長時,推動經濟改革,因為紀律嚴明、敢言敢當、作風強悍,常說烏紗帽不是戴在頭上,而是應該拿在手上,隨時準備掛冠,其風骨與清廉的政風,博得「鐵頭」部長之形象。曾經為了聘請陳世昌出任財務顧問,而跪求了十五分鐘,這種惜才、愛才的作風也讓人歎服。

他曾邀我到中鋼公司成立禪修班,讓一些高級的主管有禪坐的機會。在高雄中鋼服務的廠長林忠賢,也因此因緣,後來成為佛光山重要的護法,佛光山在澳洲建南天寺時,就是林忠賢先生從中跟臥龍崗國營鋼鐵公司的建議,及種種的善因好緣成就的。

國家建設 共同信念

有一次在佛光山,他跟我說:「你在佛光山生產慈悲,是軟性的。我在中鋼生產鋼鐵,是硬性的。軟、硬都是國家所需要的。」這句話讓我留下深刻的影響。他將佛教的慈悲,比喻成鋼鐵對國家建設通達的用途,真是獨特的見解。

記得一九八一年,趙先生升任經濟部長,在任期間為了平衡進出口貿易逆差,斷然禁止一五三三項日貨的進口,常說「觀念沒有新舊,只要適合時代,就是我們需要的觀念」,展現出其大無畏精神。台灣在尹仲容、孫運璿、李國鼎、趙耀東等人努力下,達到了「脫貧致富」的經濟成效,皆是憑藉政務官的大公無私。

我跟趙耀東先生對話,比方我說:「你在公事門中好修行,要讓人家看到中鋼,就能看到台灣。」都是很簡單的三句、五句,中肯得沒有半句敘說或閒話。

多年來的情誼,就是建立在只是幾句話的因緣,他從不曾在佛光山用過餐,我也沒收過他的禮物,我們只是思想上對國家建設有著共同的信念吧!

………………………………………………………………………………

潘維剛

潘維剛立委(一九五七~),祖籍江蘇省泰縣,於板橋眷村長大。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福利學士、台灣師範大學政治研究所法學博士。歷任國民黨中常委、立院黨團書記長、台北市議員、立法委員、現代婦女基金會董事長、老人社會大學校長、中華佛光會副會長、中華總會理事、檀講師等。

潘立委的父母、先生、娘家都是基督徒,全家只有她一個人信佛教,雖然如此,她的夫婿田正超先生,也常陪她到台北道場請法。所以她在家裡以佛教徒自居,不受影響。從她在台北市做市議員、立法委員起,只要與佛教有關的各項事情,都會挺身而出,誠屬不易。

她是佛光協會副會長,常給予諸多的協助,例如:宗教立法、國定佛誕節等諸多法案,都很熱心、積極為佛教爭取。而且不只在台灣護持佛教,每次到大陸,也以立法委員的身分,在大陸為佛教爭取發展的空間,可以說,她是一個很熱忱、很善良的社會工作者。

她經常說:「佛教不但是我們的信仰,佛教也是我們的生命,信仰和生命是分不開的,所以我的家庭裡雖然是基督教,但是我流著佛教的血液,我誓為佛教做護法長城。又我從大師身上,學到很多,如︰『天下沒有非我不可的事』、『人忙心不忙』、『凡事心甘情願就不會辛苦』……我是佛光人,我不想往生西方,不想永生,不想神通,只想追隨大師,讓人間佛教落實於社會。我一定會在我工作範圍內,盡量照顧大家,服務社會。」

潘維剛在議員、立委任內,舉辦很多公益性活動,因其時常心存慈悲,心中有佛,相當難得,在政壇上樹立了很好的服務形象。

談及民意代表為服務選民,幾乎一天二十四小時都不夠用。美國的民族性比較注重集體創作,在美國,一個市長就有三十多個助理,幫忙市長(或議員)接洽選民需求,市長本身不必趕場似的接觸選民,才有多餘的時間,來思考決策性的問題,這也是一種問政模式。

在立法方面,我覺得應從積極面去著手,如「可以這樣」、「可以那樣」,比起「不可這樣」、「不可那樣」的立法方式,較易為民眾接受。

很多國家都很禮遇尊重宗教人士,如以服務性質,將營利提供為宗教用途者,大多是不扣稅的。這對提倡奉獻服務的行業,不僅是鼓勵更是尊重,很值得我們參考。

我覺得潘維剛雖是女性,應該在黨政裡面可以給予她更重要的職務,我想她一定能夠勝任愉快,因為她在能力、熱忱、風度上,比起其他的女性有過之而無不及。可是政治上的人事冷暖的關係,就不是我們完全所能了解的。

誠心祝福她百尺竿頭,再更進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