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謝文雅、麻竹園小弟弟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3-11
  • 圖說:佛光小姐稟持佛光山「來時歡時,去時相送」的理念,接引大眾。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長者們一進到佛館,個個精神奕奕聽導覽,跟著 佛光小姐的帶動唱手舞足蹈。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巡迴偏鄉的雲水書車,提供孩童有更多閱讀資源。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雲水醫院前進四川,為震災中的傷者義診。 圖/佛光山提供

謝文雅

謝文雅小姐,台灣台中人。「佛光小姐」是佛陀紀念館落成時,所招考的服務人員,約有一百名,均具大專學歷。在初期訓練的四個月中,就經常聽到裡面有不少的優秀學員。

佛陀紀念館開館以後,負責的單位職事,都會鼓勵佛光小姐,將每天客人來參觀佛陀紀念館後有什麼反應?有什麼建議?都要記錄下來報告,以作為改進的重點。

用心接待 回響彙整報告

那個時候,最熱心記錄和寫報告的佛光小姐有謝文雅、黃瓊慧、柯瓅穎等人,他們對來訪遊客、信徒,都非常用心接待、導覽,遊客們所提的問題、所說的話,對佛館的反應,都能彙整,以提供給常住參考。

因此,佛陀紀念館館長對這許多,熱心盡責的佛光小姐,給予表揚。服務三個月以後,晉升為「一線」服務員。再過半年,對特別勤勞、有貢獻者,就升到「二線」服務員。還服務不到兩年的謝文雅小姐,已經晉升到「三線一星」了。佛陀紀念館則在他們的服裝上,比照空中小姐的衣服上有三條線的標示以外,襯領上還有一顆金星,到目前為止,第一期的佛光小姐中,不到十個人,能達到「三線一星」的層級。

在興建中的江蘇宜興祖庭大覺寺,正缺人手,就徵求佛光小姐到大覺寺去服務,謝文雅小姐首先報名,其他的還有黃瓊慧、王楓宜等人。而黃瓊慧小姐前往無錫擔任滴水坊的經理,今發心落髮出家,並進入叢林學院再進修。

我從台灣到祖庭大覺寺去看工程時,大覺寺的建築,每一棟之間都離得很遠,常看到謝文雅小姐不厭其煩的,一次又一次的往返開著電動車,服務來往的朝山者,帶領他們參觀。除此之外,我們在會客時,她都會出來端茶,主動的跟信徒講話、談心。大覺寺住眾慢慢的發覺,謝文雅小姐性情溫和,有善根、有耐心、有佛法,這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而大覺寺的都監妙士法師也很欣賞她的才幹,後來就讓她負責一個專案──石頭展覽館。

「石頭展覽館」是一個無中生有的工程,我心想,大覺寺在宜興的山區邊緣,和市區相隔了那麼的遙遠。在沒有什麼有利的條件、資源下,謝文雅要如何來進行接引信徒的工作呢?過了幾個月後,我再去大覺寺,「石頭展覽館」更名為「大覺石苑」,已經幾近完成,占地有千坪以上,裡面有千種以上的石頭,都很奇妙。比方,類似台灣故宮博物院翠玉白菜的石頭、像東坡肉形狀的石頭、像籃球的石頭、石頭上長出頭髮形狀的……什麼奇形怪狀的石頭都有,真是多采多姿。

勤奮認真 大眾推薦當家

我非常的高興,大覺寺除了有室外花草樹木的庭園設計、寬敞的廣場、風雨長廊等,現在又增加了「大覺石苑」,不久必定成為大覺寺另一個值得參觀的景點。

謝文雅小姐,因為做事勤奮、認真負責,終於受到大眾和妙士都監的肯定,在大覺寺原本有三位當家外,一致推薦她擔任四當家。我到大覺寺時,聽他們喊:「四當家謝文雅。」在佛光山的單位,很少在家眾能做當家的,我覺得這也是佛光山突破傳教的方式,讓道場真正成為四眾所共有的理念實現。

謝文雅:「我既然到了佛門來,就要以佛心為己心,以信徒需要為需要。所以,在這裡的工作,每天只有歡喜,每天只有看到大覺寺的進展、進步,好像我的信仰在大覺寺的工程中,也跟著在成長。」

她雖然沒有出家,卻能跟出家眾一樣,過著粗茶淡飯的蔬食生活,也不羨慕社會的繁華,像這種青年在佛光山,除了謝文雅外,也有近千人。特地以謝文雅小姐的行事為當機眾,不外要提醒其他的青年人,佛門有廣大的空間,有尚未開發的園地,等著有興趣的、有發心的大家一起來參與。

編按:謝文雅,發心於二○一六年十月二十四日出家,大師提取法名「有木」,現為佛光祖庭大覺寺四當家。

……………………………………

麻竹園小弟弟

有一次,我在麻竹園遇到一位小弟弟,神情非常認真的對我道說:「師公,你好偉大喔!將來我們孤苦無依的時候,你要幫助我們啊!」他的這句話,雖是童言童語,卻給我留下深刻印象。

佛陀的弟子中,有一個須達長者,自從他皈依佛陀以後就發了一個願:「從今以後,凡是過路的行商要吃飯、要茶水,我都願意供養;從今以後,所有的比丘、比丘尼、信佛的男女居士,只要經過我的家門,要吃要用,我決不拒絕;又若有老人孤苦無依,有孤童幼孩沒有父母,只要讓我知道了,一定要幫助他解決生活的困難。」

須達長者因專門照應孤苦無依的人,後來贏得「給孤獨長者」的尊稱。

早在佛陀時代「給孤獨長者」,就在為「孤苦無依」的人盡心盡力服務。

佛化事業 給予孤苦幫助

世間上,誰不希望能過著歡喜、自在、平安的日子,我覺得「孤苦無依」應該不單只是人到老了以後,才需要救助。社會上各階層、各年齡層,在成長的過程中,都會碰到有「孤」獨、「苦」惱、「無」助、找不到「依」靠的時候。所以,佛光山所做的一切佛化事業,無非都是想給予孤苦無依的人一些幫助,而興辦的,如:

在教育方面:辦小學、中學、大學、佛學院、都市佛學院、勝鬘書院、社區大學、兒童星期學校等,並成立各類獎學金、學雜費全免等,依個人的需求,而有完善的求知環境。

在文化方面:有出版社、流通處、美術館,編辭典、書籍、重編大藏經、發行《人間福報》、雲水書車等,以方便人人可以增廣見聞。

在弘法方面:以佛曲、梵唄、電視、家庭普照、佛學講座、婦女法座會、遠距教學、禪淨共修法會、制訂「檀講師」制度、倡導寺院功能多元化等,讓信眾不僅能充實佛學,也能為弘法盡一分心力。

在慈善方面:開辦醫療診所、雲水醫院、雲水護智車、病患慰問團、布施救濟、急難救助、冬令救濟、老人精舍、育幼院、萬壽堂,成立公益信託基金,從事各種社會公益等,針對孤苦無依的老弱,皆各有所歸。

施者受者歡喜 彼此兩利

並讓有經濟能力的人,出一點淨財或捐書,幫助偏遠山區的病人醫療,幫助給沒有書讀的人讀書,幫助有心修行的人能用功。故而提倡──

「我出錢,你治病」,讓雲水醫院,送醫療到偏遠地區。

「我買書,你讀書」,讓雲水書車,走遍鄉村郊區。

「我發心,你吃飯」,以粥代茶,讓人解渴、解飢,方便素食。

「我訂報,你看報」,鼓勵大家閱讀書報,增廣見聞。

「我出錢,你修行」,我出車資,成就他去修持念佛禪修。

在佛門裡施衣、施茶、施燈、施粥、施書、施報、施醫……布施是細水長流,點滴給人,可將社會的貧富拉近,且施者、受者都能歡喜,彼此兩利。

因為這位小弟弟的一句話啟示了我,讓我覺得這一生要落實普濟的慈悲,讓人人能「身做好事、口說好話、意存好念」,過安定、福樂的生活,而沒有孤苦無依的恐懼,這才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