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蘭卡斯特、韓金科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6-23
  • 圖說:2005年西來大學舉辦「創校十五周年智慧共享系列活動」,創辦人星雲大師(左)與校長蘭卡斯特教授。 人間社記者陳碧雲攝

  • 圖說:佛指舍利。 圖/資料照片提供

  • 圖說:法門寺盛大法會恭送佛指舍利,前往台灣恭奉。 圖/資料照片提供

  • 圖說:經歷歷史滄桑的法門寺塔,已成重要文化象徵。 圖/資料照片提供

  • 圖說:佛指舍利迎歸法門寺,高雄市立體育場十萬人通宵念佛恭送。 圖/資料照片提供

蘭卡斯特(Dr.Lewis R. Lancaster)

蘭卡斯特教授(一九三二~),美國維吉尼亞州人,是研究藏經版本的專家。威斯康辛大學博士,曾任柏克萊大學東方語言文化系主任,為柏克萊大學佛學博士班創辦人之一,受新加坡教育部聘請編輯佛教教科書。

記得三、四十年前,我到新加坡弘法,聽聞有一位美籍人士,為新加坡編寫佛教教科書,我覺得這是非常難得的事,就很關注他在佛教裡的活動。之後,知道他在三藩市柏克萊大學擔任教授十多年,又這麼熱心佛教,三藩市又距離洛杉磯不遠,只有一個小時的機程,於是我邀請他任西來大學校長,他非常歡喜的承擔了。

I-20證照進而得到WASC委員會的認可,讓西來大學成為美國西部大學聯盟的一個學校,代表著從西來大學畢業的學生,其學歷全世界的學校都認可,蘭卡斯特教授可說功不可沒。

蘭卡斯特教授雖然是美國人,卻通曉中文,尤其,他對編印《大藏經》最為熱心,佛光山大藏經的電子化,很多都由他幫忙指導。

目前,全世界最大的梵文佛典網站,是西來大學的「數位佛教經典」(Digital Sanskrit Buddhist Canon)。網站就是由蘭卡斯特校長與尼泊爾龍樹正法書院(Nagarjuna Institute of Exact Methods, Nepal)的負責人,明‧巴哈杜如‧釋迦教授(Min Bahadur Shakya)共同指導,而由米洛‧釋迦(Miroj Shakya)(美國西來大學的佛教學碩士)負責執行完成。

只是在美國人的觀念裡,不能一直留戀主管的頭銜,到一定時間,總要大家輪流,因此就換了另一位美籍人士Dr. Stephen Morgan擔任校長,蘭卡斯特教授則擔任西來大學的董事。

只要佛光山有文化或教育活動,他都會從美國趕來台灣參與,就這樣台美往返來去,真是比佛光山的人,還更加勤快熱忱。

佛教傳播 增益美國文化

西來大學也常請我前去上課,為配合我的行程,時間都排到晚上,蘭卡斯特教授會就近住在學校,每晚從不缺席的聽課,他對佛教信仰的虔誠,實在令我感動。

我對這位現今八十高齡的美籍教授,真是感謝不已,不過他並不要我們的感謝,他經常說:「很感謝佛教能傳來美國,將漢傳的經典、文化,融入美國的文化裡,增加美國文化的內容。當然我也希望,能將美國先進的科學理念,貢獻給中國的佛教,讓兩國間的文化,也能相互補助、相互發展。又談到人間佛教,其實就是星雲大師。雖然太虛大師有提過人生佛教,但是人間佛教最根本最精華的教義都是從星雲大師的思想裡面開展出來的。沒有人能像星雲大師一樣如此完整的呈現人間佛教的理念和實踐。」

我想這些話,大概是蘭卡斯特教授幾十年來與我們的結緣,最重要的思想理念了。

……………………………………………………

韓金科

韓金科居士(一九四六~),陝西省扶風縣人。曾任法門寺博物館館長,研究員,並兼任中國唐史學會理事、中國宗教學會理事、中國國際茶文化研究會理事、中國社會科學院佛教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員等職務。

一九八九年,前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居士,陪同我到西安法門寺禮拜佛指舍利時,而認識了這位法門寺博物館的館長韓金科,他也是管理大陸文物單位裡一個很重要的館長。

日本《朝日新聞》記者吉田實先生,和我有著深厚的友誼,他曾找過我,說想在日本辦一個,「台北故宮與北京故宮兩地博物院」的文物展覽,希望我能協助促成。

佛指舍利 兩岸交流新頁

我為了此事,特地去拜訪,當時故宮博物院的院長秦孝儀先生,提到兩岸故宮文物到日本展出的計畫,讓台灣的故宮文物也能到日本,促進兩岸之間的來往情誼。他一聽,馬上就說:「不成問題!但是只有兩個故宮的文物一齊展,法門寺博物館的文物,不可以參加。」

我很訝異的問:「為什麼兩岸故宮的文物都可以去,法門寺的文物不可以呢?而且法門寺的文物才剛剛出土。」

秦院長:「只要法門寺的文物沒有到日本,台灣故宮博物院的文物,必定能超越北京故宮。若把法門寺的文物也運去參展,那我們台灣故宮的文物就會遜色了。」他這麼一說我就懂了,確實,法門寺的文物除佛指舍利是千年的古物外,還有二千多件唐時所遺留下來、大多是皇室賜奉的稀世珍品,在意義上當然就有所不同,原來法門寺文物是這樣的重要。

後來,台灣顧忌台北的故宮文物到了日本之後,大陸會把這許多文物要回去,不准再運回台灣,因此,兩岸的故宮文物交流,就沒有能成功。對於這次的文物參展,秦孝儀院長、吉田實先生及韓金科館長,他們三個可說都做了很多的努力工作。

韓館長自從這件事情之後,就成為佛光山的護法信徒,一心一意想將法門寺文物,送到佛光山展出,他一直很努力。甚至那時候,《聯合報》願意以高額的價碼,希望法門寺文物可以到台灣借展。韓金科館長對我說,這個佛指舍利只能到佛光山,直到二○○二年,經過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先生批示:「星雲簽頭,聯合迎請,共同供奉,絕對安全」這十六個字為原則,同意佛指舍利到台灣,並由我組成「台灣佛教界恭迎佛指舍利委員會」,到西安法門寺迎請佛指舍利蒞台供奉三十七天,寫下了兩岸宗教交流的新頁。

保護文物 信仰值得尊敬

韓金科館長相當歡喜,終於如願以償讓佛指舍利來到台灣,佛指舍利的威德,真是不可思議,一到台灣,就有數百萬人迎接,甚至於高速公路都淨空,讓佛指舍利的專車通行。韓金科院長說:「這是我一生從事古物工作,最得意的事情了!」你看,將一顆佛指舍利迎請到佛光山,供人瞻仰,是韓館長一生最得意的事,他這種信仰還不值得我們尊敬嗎?

又韓院長為了文物保護、研究和宣傳,不定時的舉辦法門寺的學術交流會議,並成立了全國性的法門寺文化研究會,在他的大力推動下,「法門學」被學術界認可,他被學者稱為「法門學」的奠基人。

所以,這許多朋友與我的來往,可說都是盡其一生的生命、心血、所有而奉獻,只為做好一件事,成就一個心願,我們就是這樣相互交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