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蔣經國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4-07
  • 圖說:前總統蔣經國(中)受民眾歡迎,並與民眾握手致意。 圖/網路提供

  • 圖說:一九七三年行政院長蔣經國蒞臨佛光山。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蔣緯國將軍代表中華戰略學會和大洋學會頒贈大師銀盤。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白衣觀音顯靈圖〉為王雙寬1981年水墨作品。 圖/王雙寬提供

蔣經國先生(一九一○~一九八八),浙江奉化縣人。經國先生最早在江西贛縣任行政專員時,倡導「新生活運動」,不賭博、不酗酒、不貪汙、不腐化。在整治貪汙、不上道的工作人員,有許多的新聞軼事,讓人印象深刻,甚至讓我崇拜。

例如:他的屬下在上班時間打麻將,他知道以後,輕騎簡從,跑去站在麻將桌旁,手上拿了一本簿子說:「現在哪裡有災難,你們捐一點錢吧!」其他的什麼話都沒說。

有些員警經常耍賴,在小麵館裡吃麵不給錢,老闆也不敢吭聲。經國先生知道以後,覺得這種惡風要整治。也學著這些員警到麵館,吃完麵,起身就要離開,麵館老闆開口道:「喂,先生你還沒來算帳呀!」

經國先生指著那吃霸王餐的員警說:「他沒給錢,為什麼叫我要給錢?」

那個員警不認識蔣經國先生,就說:「你算什麼?你能跟我比嗎?」

經國先生說:「我是蔣經國,當然不能跟你比。」嚇得那個員警魂飛魄散,趕快付錢給麵館老闆。

點到為止 改善風氣

經國先生處理諸如這一類小事,從不和對方爭執、也不多費唇舌,只是點到為止,民間的風氣因而改良。

猶記得「新生活運動」內容有一條「守時」的規約,在小學的國語教科書中,有這麼一句:「短衣短褲上學校,從不遲到半分鐘」,我這一生不但不退票,而且非常守時,就是深受這句話的影響。

到了台灣以後,經國先生在政工、教育、經濟建設、農民各項福利、退輔會、青年活動等,種種政策推動,都有重大貢獻。

如:提倡「梅花餐」(即五菜一湯),改革鋪張餐飲陋習。每年超過二百次親自下鄉走訪,以了解地方實際需要,落實民生必備的水電、醫療設備,減少城市和鄉村的差距;而且所到處並沒有大陣仗的隨扈跟從,可以說是行事很低調的人。創辦救國團,讓青少年利用寒、暑假的空檔到戶外接觸大自然,從事正當的育樂活動,解決了青少年的問題。其所主導的十大建設,更是帶動社會的發展,讓台灣經濟起飛,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

在佛光山開山十年後左右,有一天經國先生特地要何應欽將軍到山上來跟我說:「不要建太多的房子,多種一點樹吧!」

其實,那時吳修齊先生、林務局局長沈家銘都為我在山上種了很多樹。建房子只要半年、一年,很快就建好了,樹木即使經過二年、三年,看起來仍是那麼矮小,所以會有建築物多,樹木少的錯覺。但是經國先生的建議,我也明白,寺院道場對於樹木的培育,不會不如建築房屋的重要。

不忘佛教 心了不起

經國先生任行政院長和任總統期間,先後到佛光山四次,雖然這不關政治大事,但對佛教及佛光山而言則很重要。可以說,經國先生是第一位如此關心佛教的國家元首。

記得一九七七年,時任行政院長的蔣經國先生到佛光山,那時山上設備簡陋,只有東方佛教學院一角,他到了之後便巡視每間教室,並與佛學院的學生話家常,讓人見識到他平民化的作風。

當時我跟他介紹,佛光山是用企業的精神在管理佛教事業。我的意思是,佛教也要講究組織、制度、理念、企畫,結果媒體把企業管理當成「商業化」,認為佛光山是商業化的團體,後來有一些社會人士也不斷批評佛光山「商業化」,對佛光山造成很大的傷害。

一九七八年,蔣經國先生當選總統的第二天,到佛光山大雄寶殿上香禮佛,我上前和他握手,事後,徒眾問我:「蔣經國先生的手怎麼樣?」我答道:「蔣經國先生的手和大家一樣,『沒有什麼了不起』,但是蔣經國先生的心很『了不起』,因為他當選總統還不忘記佛教,肯定佛教對人心的貢獻。」

一九八六年,國民黨召開十二屆三中全會時,我應邀參加,當時蔣經國、俞國華主席,郝柏村、李登輝等人也在座,要我起來講幾句話,我說:「對於反對黨,要容他、化他,不要排擠他,才能讓社會更加祥和,而且黨外也有很多的優秀人才。對於兩岸『問題』,有鑑於多少人因為一海之隔,有家難歸,有親難投,妻離子散,骨肉別離,我建議政府應開放觀光,讓兩岸民眾交流。又佛教人口居世界之冠,尤其移民世界各地的華僑那麼多,希望政府能讓佛教徒辦社會的大學,因為天主教與基督教,分別在台灣設有輔仁大學、東吳大學、東海大學等,唯獨佛教沒有大學。希望總統能開個方便門。」他連說:「我記得!我記得!」

開放探親 步上民主

我先後承蒙經國先生在總統府,會見過兩次,又能受到他的鼓勵,讓我在三中全會發言,這是我和他的一段台灣緣吧!

蔣經國先生親民愛民,尤其政商不掛勾,對台灣的建設和發展,貢獻和功勞,可以說無人能與之相等。他培養本省人才,選拔很多本省優秀青年如許信良、張俊宏等人到國外留學,希望台灣能慢慢「本土化」。

尤其在一九八七年解除戒嚴令,開放到大陸探親,結束了近四十年兩岸不相往來的局面。這實在是歷史上重要的大事,使台灣真正步上自由民主之路,說是台灣民主政治的推手,也是實至名歸。可以說,對於台灣多少任的領導人,我認為他是最有貢獻、最成功的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