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蒲美蓬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4-15
  • 圖說:一九六三年,星雲大師(左二)與佛教界在泰國皇宮面見泰皇蒲美蓬(右一)。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泰皇蒲美蓬深入民間,廣受人民愛戴。 圖/人間福報資料庫提供

  • 圖說:泰國玉佛寺。 圖/新華社提供

  • 圖說:泰國湄南河區。 圖/人間福報資料庫提供

泰皇拉瑪九世蒲美蓬先生(一九二七~二○一六),在美國麻薩諸塞州的劍橋出生(當時其父親在哈佛大學學醫),於一九四六年登基,那時才十九歲。是全世界在任時間最長的國家元首之一。

一九六三年,泰國國王蒲美蓬先生應邀到台灣訪問,因為泰國是一個佛教國家,政府為了尊重蒲美蓬先生的信仰,特地邀約了二十位在佛教界有聲望的法師代表,到機場接機、歡迎,而這二十位代表當中,我也忝為末座,這是我和蒲美蓬先生第一次的交集。

泰皇蒲美蓬回國之後,對台灣投桃報李,邀約台灣佛教界組團訪問泰國,於是政府出資,請白聖法師擔任團長,由我當發言人,組成一個五人的參訪團體,前往泰國訪問。

隆重禮儀 表示歡迎尊重

我記得那時是七、八月,秋高氣爽的季節,但是到了泰國卻非常炎熱,飛機抵達廊曼機場時,有兩千多位比丘列隊歡迎,泰國真不愧為佛教國家,以如此隆重的禮儀,來表示對各國佛教人士的尊重。

隨後我們在華僑建議的中華佛學社掛單,每天宗教局派四個警察,在中華佛學社附近,二十四小時守衛,以維護我們的安全,其實我們一介貧僧,哪裡有那麼的重要,不過對於泰國政府的美意,我們也不忍拂逆了。

訪問這兩個星期當中,我們參觀了湄南河的風景、大乘佛教的古蹟、玉佛寺、菩提寺、鄭王寺等佛教的建築。

鄭王寺座落在湄南河對岸,是為了紀念華人鄭信,因為過去緬甸侵占泰國,鄭信領導軍隊把緬甸打敗,讓泰國轉危為安,所以泰國人很感謝他,特地為他建了鄭王寺,裡面的裝潢都是用珍珠、瑪瑙、五彩寶石所裝修,非常金碧輝煌,耀眼奪目。

之後,我們又訪問了泰國的僧王及多位副僧王,當時僧王已經九十多歲,對我們說:「中泰佛教兩國的血統是分不開的,不少的泰國人都有中國姓,我就是姓蔡,我的祖父就是一位華人。中國的佛教是屬於北傳,泰國的佛教是屬於南傳,其實,南傳、北傳,都是以釋迦牟尼佛為中心,所以中泰兩國佛教,不應該有彼此之分。」沒見到僧王前,我原本一直以為南傳佛教並不承認北傳佛教,沒想到這位高齡的僧王、慈祥的長者,卻有著這麼開明的見解,頓時讓人肅然起敬。

泰國有一所佛教大學,是曼谷王朝第五世國王所辦的朱拉隆功大學,也有佛教學院,可見他們對於僧伽教育非常的重視。

佛教治國 人民生活安樂

在泰國僧王是僧團的領導人,地位無與倫比,一位僧王由四位副僧王輔佐,對於戒律的行持,非常嚴謹,據聞曾經有一位副僧王在美國戴上洋人的帽子,被拍了照片傳回國家,僧團立刻除去副僧王的地位,可見他們對戒律的嚴格。

國王蒲美蓬還特別召見我們到皇宮會面,又邀約我們聚餐,並有華僑數十人陪同,在泰國的僑團,也就都沾了佛教的光,能和泰國最高的領袖泰王同桌用餐,他們認為這是無上的光榮。

在泰國感到比較稀奇的是我們去參觀比丘的集會、參觀僧王、長老接受信徒供養的儀禮,這都讓我們增加了許多的見聞,尤其比丘早晨托鉢的景象,好像又回歸到佛陀的時代。

蒲美蓬國王中等身材,除了右眼失明以外(一九四八年,在瑞士交通意外,導致右眼失明),用現代話來說,就像一位帥哥。皇后詩麗吉也是一位美女,其公子瑪哈王子,身材比蒲美蓬更高大。數十年後我再次訪問泰國,就是由瑪哈王子和我共同主持法身寺金佛聖像的灌鑄典禮。

蒲美蓬國王和我見面時,每次都談到:「泰國是用佛教來治理國家,讓人人遵守道德,促使社會繁榮、人民生活安樂,這一切都是靠佛教所賜,所以泰國引以為榮的是佛教國家。」

出家愈久 愈顯身分榮耀

泰國的佛教不像中國的佛教,重視學術、學理的研究。比丘每天托鉢接受信徒供養,一切事務都由在家信徒、淨人去服務。而泰國男眾,一生都要出家一次,時間隨每個人志願而定。我們每每和泰國政要見面,介紹人就會說,某某部長出家十年、某某教授出家二十年,不會說某某人是哪間名校畢業,曾有過什麼豐功偉業,在泰國是以出家當比丘為榮,且出家時間愈久,愈顯得身分榮耀。

泰國是君主立憲的國家,皇室並沒有政治的實權,但有最高的聲望,所有國家政事,經過總理大臣決定以後,再由皇室蓋印通行。舉國上下在政治上對國王的尊重、恭敬,萬眾一心,國王好像是他們的信仰中心。

泰國雖然經常發生政變,多少的國務總理被推翻,多少政治領袖被趕出國門,但是蒲美蓬國王政治能力之高強,並成為泰國人民的領導中心,受全民之愛戴、尊重,至今沒有動搖,我想不是沒有道理的。

此外,佛光山與泰國法身寺友好,多年前也結為兄弟寺,之間也常有往來,現在佛光山在泰國又興建泰華寺,受到泰國人和華人的尊重,我們也不禁以為最大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