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董正之、蔡念生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2-25
  • 圖說:佛光大藏經。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佛光山藏經樓時教廣場。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蔡念生長期義務撰文的《人生》、《海潮音》、《無盡燈》、《菩提樹》等佛教雜誌。 圖/黃議震提供

  • 圖說:美國德州佛教會玉佛寺。 圖/佛光山提供

董正之

董正之先生(一九一○~一九八九),遼寧省瀋陽市人。從小生長在佛教家庭,在參選立法委員時,曾於佛前焚香發願:「如果當選立委,必定護持三寶,興隆佛法。以期庇佑國家,安定社會。」當選後,擔任立法委員四十餘年任內,對在佛前發下的誓願奉行不渝。

董委員人高馬大,口才又好,他是一九四七年,中華民國實施憲政以來,當選的第一屆立法委員。在台灣,除了護國以外,是一位真正護持佛教的民意代表。

一九四九年時,政府聽說大陸方面,派遣了五百位僧侶到台灣當間諜,且在新竹、桃園一帶都張貼了不少「反攻國民黨」的標語,因此對大陸來台的法師大肆逮捕,董正之立委那時正好到中壢圓光寺,拜見慈航法師等人,也遭到池魚之殃,一齊被帶到中壢的警察局,在局中拘禁坐了一夜。後來弄清楚他是立委身分,就馬上釋放。

排難解紛 受人尊重

董委員釋放後,趕緊聯絡監察委員丁俊生、省主席吳國楨的父親吳經明老先生,以及孫立人將軍的夫人孫張清揚女士,設法營救我們。所以,那一次佛教的災難,可以說多虧董正之居士發起,奔走呼號,與政府周旋,我們一百多人才得以平安離開。

一九五六年,教界發起組織「修訂中華大藏經會」,為籌措印刷經費,大藏經會約請董正之擔任團長,組織「修訂中華大藏經會訪問團」,向海外華僑佛教界勸請訂購《大藏經》。遍訪海內外諸山長老及各地佛教社團,於勸請訂購《大藏經》一事,有很大的回響。

董委員很護持佛法,舉凡佛教界受到政治的壓力或法令的干擾,大大小小的事件,董委員從來不曾推辭的為大家排難解紛、救苦救難,很受各道場法師、信徒的尊重。

有一年,有人請他轉達,要我到歐洲的瑞士弘法,他很熱心的跑到我在北投的普門精舍來,就向我頂禮,央求我用心學習英文,以便到海外弘法。又說:「英文對未來弘揚佛法的重要,像你這樣年輕的人,要想到佛教的需要。」

我說道:「董委員,我五音不全,發音不標準,我沒有學習語言的天才。」心想,過去我除了在大陸焦山佛學院讀過《開明英文讀本》以外,早就把英文置諸腦後,現在聽了他的話,只得再努力學習。只不過,我想到眼前海外弘法的因緣並沒有成熟,恐怕辜負他的好意,只有暫時婉拒,以待將來的因緣。

護教情殷 更增信心

他知道我愛好文學,一直不贊成,怎麼樣都要我以學習英文為主。他認為文學不能代表佛教,董委員說:「你如果要看文學的話,《阿彌陀經》寫情、寫境、寫人、寫事的描述可以說是文學中最優秀的作品,世俗上的作品哪裡能和佛教比呢?」對於他護教情殷,愛惜佛教的人才,我深受感動。

雖然他長我十多歲,但我們相處相知相交,經常來往如同兄弟,對於他的愛教、護教、珍惜人才,我除了感動以外,心想:一位在家的居士,對於佛教都有這麼高的信仰情操、信心、熱忱,我們僧眾怎麼可以輸給在家的信徒?所以董委員對我的影響,應該是讓我對佛教更增加堅固的信心。

……………………………………

蔡念生

蔡念生居士(一九○一~一九九二),遼東鳳凰城人。做過國大代表,十六歲時,參加秀才考試得了第二名,而他的老師是第五名,自此他就有了「神童」的稱號。十八歲,和老師共同編修《鳳城縣誌》,花了兩年時間,輯成了四大冊,美國的國會圖書館至今都還保藏此部縣誌。二十歲,在奉天省(遼寧省)先後擔任過科長、省府祕書長。

念生長者因為父親往生的因緣,才開始接觸佛教,並發願終身茹素,一生護持佛教,不分門派,不依人為主,就連倓虛法師在東北弘法,他常侍講座數十年都未皈依,可說真正是依法不依人。

於一九四九年來台,念老身材高大,講話非常豪爽,一有所論議,總是滔滔不絕。他長期不斷的給《人生》、《菩提樹》雜誌寫文章,而且是不計稿酬,主要在關心佛教文化。他非常地重視環保、更愛護生物,覺得動物也同人一樣,都是有生命的眾生,人類不應該為了飽足口腹之需,而無辜殺害牠們。

後來他在台中成立「動物保護協會」,也常在報章雜誌發表戒殺、護生的文章,他的《鳥獸春秋》一書,有上、下兩冊,宣導戒殺放生,在我的佛教文化服務處出版,影響多人重視動物,風行一時。即使後來他僑居美國,一樣不改其護生的初衷,捐資玉佛寺成立「放生會」,並和嚴寬祜、許巍文、姚宗山等人,組織「德州佛教會」,護持佛教。

一九五六年,台灣一些長老大德在台北善導寺成立「修訂中華大藏經會」,禮請蔡念生居士擔任總編纂,他為人厚道,一經承諾,終生不改,接下這一個重任後,有二十年的時間,在沒有薪俸、沒有人鼓勵的情況下,全力投入《中華大藏經》的修訂工作。我曾經到他府上拜訪過,見他在炎熱的夏天裡,穿了一件無袖背心,滿身大汗在那裡校對藏經,精進不懈。

淡泊生活 唯法所依

念老曾任國大代表,其淡泊生活,在我的眼中,他好像忘記了自己,只有佛法。其一生著述等身,中年以前文稿遺留大陸未及攜出,來台及赴美後,猶發表文字數百萬言,結集行世者,如《三十一種藏經目錄對照表解》、《人生漫談》、《鳥獸春秋》、《護生詩鈔》等。雖然他沒有像李炳南居士那樣傳教,也沒有像周子慎居士那樣從事佛教事業,只是默默地在家裡寫作、編藏,然其功德也不亞於其他人。

他常對我講:「有佛法就有信仰,有信仰就有生命,有生命就有意義。」我覺得這段話,就是他一生的寫照,也是讓我讚賞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