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美國前副總統高爾、許子根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4-01
  • 圖說:1996年時任美國副總統的高爾訪問西來寺,有助於不同文化的相互尊重與了解,也代表美國政治領導人對亞裔的重視。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許子根與大師。 圖/佛光山提供

美國前副總統高爾

美國是個富有青春活力的國家,開國兩百多年來,曾經歷殖民、獨立、南北戰爭等動亂時期。首任的總統華盛頓就是偉大的人物,後來繼任的林肯、羅斯福、布希、柯林頓、小布希、歐巴馬等四十四任總統,大都是年輕有為的民主人士。美國不愧是民主國家,總統即使稍微犯錯,也必須辭職下台,如尼克森總統就因「水門案」而去職,因為他在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總部安裝了竊聽器。

美國總統如華盛頓、林肯、艾森豪等,都是我很敬佩嚮往的人,尤其艾森豪訪問台灣的時候,我也擠在大馬路的人群當中,對他搖手歡迎致意。艾森豪是二次世界大戰時,和麥克阿瑟、馬歇爾同為知名的將軍,他以一個軍人的身分,擔任哥倫比亞大學校長,才參選美國總統,表示美國總統不一定都是文人出身。

坦率熱誠 親切沒有架子

後來的總統雷根、柯林頓及副總統高爾(一九四八~),都是我到美國創建西來寺之後,看到他們經常在電視上發言及活動,才認識他們的民主政治理念。一九八九年十一月,高爾先生在擔任參議員時,就曾到過佛光山。剛好佛光山正舉辦「冬令救濟」活動和「禪學會議」。坦率熱誠、沒有架子的高爾先生,隨喜的參與其中,親切的與前來的居民問候,也和參加學術會議的美國學者講話。

一九九六年,我從歐洲到紐約弘法,當時身為美國副總統的高爾先生得知,邀約我到華盛頓白宮訪問,會面時,我對他們的平等民主,毫無官僚的架子,頗為親切,也對這樣的一個國家敬佩萬分。我原本期望他能繼柯林頓之後接任總統,誰知他在佛羅里達州,以數萬票落選了,甚為可惜。

因此,有一年美國總統大選前,當地有人民的捐款活動,那時候,慈莊法師擔任西來寺的住持,就認捐了最高額的五千元美金。沒想到,竟然被共和黨檢舉,指稱宗教徒不可捐款做政治獻金,就將西來寺和台灣其他有捐款的政治人物,都披露出來。本來是一片單純愛護居住國家的美意,可是到了最後,卻演變成「應不應該」或「可不可以」的美國法令問題,實在讓人遺憾。

肯定佛教 助益在美發展

一九八八年,中國宮殿式的西來寺,在美國洛杉磯哈仙達崗(Hacienda Heights)落成時,被譽為是北美洲最大的佛教叢林,承蒙美國人讚歎說:將北京的紫禁城搬到美國來。後來,副總統高爾先生也到西來寺訪問,並且在西來寺用餐,與來寺的信徒們親切合照,他的來訪是華裔社區的光彩,肯定了佛教的重要性,而且對佛教在美國的發展具有重大的意義。

餐敘時,他對我說:「美國重視自由民主,尤其有兩點:一、種族之間相互尊重,不可批評汙辱;二、不管什麼宗教,在美國都受到法律的保障,彼此尊重,不可批評。因此,種族及宗教,在美國都是敏感問題。大家都應以自由、民主、平等的立場,互相尊重,和諧相處。」我對高爾先生的這些話,至今還印象深刻。

他參選總統落選之後,從事地球環保運動。我覺得,一個政治人物退休了,肯得保護青山綠水,保護大地資源,這與總統的任務,也沒有相差太多。我對高爾先生這個人,除了他的理念外,他那高大英挺的身材、親切友愛的態度,記憶尤深,也在此一記。

……………………………………

許子根

許子根博士(一九四九~),馬來西亞檳城人。美國芝加哥大學教育博士、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物理學士,曾任理科大學的理工院副院長、馬來西亞民政黨全國主席、檳城首席部長、首相署部長等職。

馬來西亞的青年,大部分是佛教信徒,他們在馬來西亞脫離英國統治後獨立,成立了全國性的「馬來西亞佛教青年總會」,並在全國各地設有青年分會,這許多青年非常熱心於佛教的活動,許子根先生受佛教青年總會邀請,擔任青年總會的宗教導師。

早在一九八三年,我就和許子根博士熟識。他曾參加過佛光山舉辦的「國際學術會議」發表論文。一九九二年,許子根先生在他任檳城州長任內時,有一次請我到當地的東姑大禮堂講演。那次盛況空前,原本只能容納一萬人的東姑禮堂,擠進了將近兩萬人,還有許多人被拒於門外,進不到禮堂內。所以在門外的群眾就鼓譟:「難道讓我們進場,看一下我們的師父不可以嗎?」

教性堅強 勇敢站在第一線

許子根先生聽到場外的喧譁聲,致辭時就對外廣播,允諾道:「大家稍安勿躁,這個地方就這麼大,容不下你們那麼多的人,不過大師這一次講演之後,我要把這裡重建成兩萬人以上的體育館,屆時請大師再前來主持落成典禮、講演,也請大家前來參加。」後來他真的兌現諾言,一九九七年,檳城一座兩萬人體育館落成啟用,邀我去主持灑淨、開光典禮,並在體育館講演。馬來西亞的年輕人,就這麼樣的可愛可敬。

佛光山入道的新馬青年,有逾百人之多,他們熱情、聰明、耐苦、信仰堅定,教性堅強。在佛光山叢林學院,受過幾年教育之後,因擅長各種語言,華語、英語、馬來語、廣東話、福建話、客家話,故佛光山在世界各國設立道場,一直都是站在第一線。

如:過去在南美洲發展「如來之子」的覺誠法師,受了土匪的刀槍架在他的脖子上,他對搶匪說:「你不忙打死我,讓我跟你說幾句話……」後來順利化解了這場災難,他就是有這樣的勇氣承擔。

現在維也納服務的覺彥法師,也是馬來西亞籍。他在當地結合了很多音樂愛好者,成立了音樂團隊,還帶團回佛光山來表演,所以現在佛光山也責成他對音樂的發展做個計畫。又現在除了大馬有八千人的合唱團以外,在菲律賓的天主教徒也參加我們《佛陀傳》的表演,佛光山在世界各地都用歌聲接引青年,讓梵音遍流世界,增加佛教的音樂人口。

馬籍徒眾 國際弘法助緣

還有澳洲南天寺滿可,紐西蘭南北島佛光山滿信,曼城佛光山覺如,西來寺慧聖、慧軒、滿燈,紐約道場如揚,佛州光明寺覺凡,奧克蘭佛光寺依是,印度德里文教中心慧顯,大智圖書館依修,馬來西亞青蓮堂永益、道勤,新加坡佛光山妙穆,菲律賓萬年寺覺林,南天講堂覺五,宜蘭靈山寺覺年,美國的依松、永善、滿願、滿貫、覺法,佛光大學妙迦,斯里蘭卡弘法的覺門,南天大學覺瑋,北京大學教育博士覺舫,香港佛光道場覺毓、如良,多倫多佛光山覺謙,在大陸興建鑑真圖書館的慧是、慧炬,佛光山禪淨法堂的慧誠,編藏處的道圓,電子大藏經的覺然,信眾監院的覺海、滿樂,馬來西亞的依煌、慧尚、永紹、永恆、滿聰、滿道,都監院的慧施、慧喜、慧清、慧裴、慧功、慧人、慧護、國際佛光會如彬、妙毓等弟子,可說在世界各地都有所發揮,為佛光山國際弘法最大的助緣。

所以,馬來西亞的青年帶動了佛教的國際化,帶動了佛教青年的信仰,帶動佛教徒在各處災難的救濟。提起許子根先生,這一位在檳城做了二十多年州長的青年,我也不勝對馬來西亞佛光協會會長邱寶光、梁國興、陳穎椿、謝桂元、黃增金、梁國基、許來成、陳愛珠等人,給予很多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