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真禪、明暘法師
【作者:星雲大師】 2017-11-18
  • 圖說:大師與真禪法師(左)、明暘法師(右)合影。 圖/佛光山提供

  • 圖說:星雲大師應邀與保定佛教協會會長真廣法師、觀音寺住持真源法師,於觀音寺共同主持「護國祈福息災‧藥師佛開光法會」。 人間社記者慧延攝

  • 圖說:星雲大師於北普陀山萬佛殿舉行傳法大典,親自為遼寧省佛教協會副會長道極法師(前排中)授衣傳法,傳授祖衣、念珠、法卷等信物,在宣讀法卷及叮囑後,道極法師正式成為臨濟宗第四十九代傳人。 圖/人間福報提供

真禪法師(一九一六~一九九五),是江蘇東台人。大我十一歲,早期和我是同參、同學,不過由於大海遙隔,我在台灣,他在大陸,四十年間沒有交往。

一九八九年,我率領二百多人的「國際佛教促進會大陸弘法探親團」前往大陸,在上海接待我們的負責人就是真禪法師。

他和明暘長老(一九一六~二○○二,福建福州市人。曾在天童寺隨侍圓瑛大師),相知甚得,明暘長老是千年古剎龍華寺的住持,真禪法師是現代上海信徒最多的玉佛寺住持。中日戰爭後,太虛大師由重慶復員到南京時,就住在玉佛寺,深受尊敬。編撰《中國佛教人名大辭典》的震華法師、主持《海潮音雜誌》的福善法師,也是落腳在玉佛寺。可惜太虛大師、震華法師、福善法師一代優秀的青年僧侶,他們三人在一個禮拜之中相繼圓寂,當時都讓我們慨嘆佛教的法運,所謂是人天眼滅,慧燈不彰。

一九八八年「世界佛教徒友誼會第十六屆大會」在美國洛杉磯西來寺召開時,真禪法師和明暘法師倆人是中國佛教會的代表,第一次兩岸同在一個會場裡會議。後來西來寺傳三壇大戒時,也承蒙二位前來助陣,擔任壇場十師之一。

真禪法師和明暘法師都是政協的常務委員,也是人大的代表,一面在上海主持佛教的政務,一面在政府內擔任要職,我們可以想見佛教未來在他們的領導之下,前途是不可限量的。

我對真禪法師那種熱情洋溢,精神抖擻,樂觀進取的精神,甚為欽佩,可是他沒有「上中前」的性格(吃飯喜歡坐在「上」首、照相喜歡坐在「中」間、走路喜歡走在「前」面)。有一次,我對他說:「為佛教,你應該站出來,承擔一些責任。」 他只回了我兩個字:「低調。」

我了解他深諳佛教的傳統,有句話說:「出頭椽兒先朽爛,低調比較容易生存。」我覺得這麼一位熱情、有為的法師,真可以為佛教做出一番利生事業,卻只想低調,實在太可惜了。不過人各有志,也不能勉強。

過後不久,就聽到他圓寂的消息,我深為中國的佛教感慨,如同當時聽到太虛大師圓寂時一樣的感慨,好人又能對佛教有貢獻的人,為什麼都不能長壽呢?還是發願如此嗎?

放大胸懷 傳承為教熱心

記得當時雪煩、圓湛、茗山我們五人齊聚一堂說,假如我們同心協力,還怕中國佛教的未來會沒有希望嗎?但是非常不幸,真禪法師圓寂以後,幾年後,明暘法師也圓寂,可惜那個時候,我因為國務院總理李鵬先生對我有些誤會,限制我前往大陸,所以對於他們的喪葬,不能前往參加,至今尤為憾事。

不過,現聽聞龍華寺、玉佛寺都有相當得力的傳人,如龍華寺的照誠法師、玉佛寺的覺醒法師,都繼任為上海市佛教會的領導人,希望他們傳承師長為教的熱心,放大胸懷,不以一寺一地為限,應該擔任全中國佛教未來的責任,這是我最大的希望。

……………………………………………

真廣、道極法師

記得在二○○九年,有一天上午,我在宜興視察大覺寺工程,忽然有一部車子開進工地,車內坐了幾個人,當中就有真廣法師。他一見到我就說:「我閱讀過您很多的著作,很敬仰您,我要跟隨您弘揚人間佛教,要拜您為師。」就這樣的因緣,他在佛光山和祖庭大覺寺,往來不只數十次以上,也曾跟隨我到美國弘法,後來成為我的法子。

真廣法師(一九七二~),河北徐水人。就學於安徽九華山佛學院,曾任中國佛教協會理事、保定市佛教協會會長、河北省青聯委員及觀音寺、大慈閣、佛光寺的住持,是一位行解並重的青年法師,其信心堅固,誠實可靠,可以說在當代的青年僧寶中,是我最看重的中青年代表之一。

二○一○年,他邀約我到保定為信眾說法,獲得保定地區的領導們,集合上千人以上,前來聞法,這種場面在當地實不多見。那時,真廣法師就表示要在鳳凰山上建一個適應現代人的需求,具開放性、包容性特色的道場,擇地依地勢不能太高,或離市區不太遠,因為太高或太遠,信徒朝山都不方便,一定要交通便利……可見他為大眾設想人間性,落成將取名為「佛光寺」。

佛教學府 專弘人間佛教

後來鳳凰山佛光寺,順利在二○一五年十一月一日落成,成為華北地區規模最大的一座禪寺,有上萬人參加其落成法會,真廣法師並當眾宣布,佛光寺永不賣門票,贏得熱烈掌聲。我除了親自書寫「佛光寺」匾額、主持佛光寺的落成典禮,我也和當地的市委書記聶瑞平、市長馬譽峰、統戰部長王惠欣、紀委書記周省時等人見面。他們對於真廣法師也是推崇備至,可見他在保定的人緣很好。

我真希望助長真廣法師,在保定能辦一個以「人間佛教」為基礎的佛教學府,專做弘揚人間佛教的工作,使大陸的佛教人間化。因為保定過去在滿清末年,創立了保定軍官學校,成就了許多的軍事人才,現在佛教可以辦個學府,也來成就佛教的人才。

而在距離保定不遠的遼寧省錦州,有一位道極法師(一九六四~),葫蘆島市鋼屯鎮人。曾任遼寧省佛教協會副會長、錦州市佛教協會常務副會長、凌雲寺、法雨寺、寶林寺、北普陀山寺等住持。也是青年才俊,熱心弘傳佛教。

錦州的「普陀山」寺院,是遼代蕭太后所題名。為別於浙江南普陀山,而名為「北普陀山」。南、北普陀皆觀音道場,都是在傳達佛教的慈悲主義。

北普陀山,是道極法師的道場,建於北魏年間,距今已有一四○○多年歷史,它是觀音菩薩在北方的顯化道場,素有遼寧「第一洞天」,關外「第一佛山」之稱。北普陀山的法寶樓,內有世間罕見的無價之寶:一是《乾隆大藏經》(中國僅有的十部之一),二是緬甸玉的臥佛,三是佛陀「佛骨舍利」。

除此佛骨舍利外,佛舍利在中國尚有陝西法門寺的「佛指舍利」、北京八大處的「佛牙舍利」、朝陽北塔的「佛血舍利」。北普陀山可以說歷代以來佛教、道教、高僧大德、文人墨客及信眾朝拜之聖地。

僧青年能合作 佛教復興

除北普陀山外,尚有聞名的奉國寺。奉國寺為遼代皇帝耶律隆緒,為母親蕭太后所建的皇家寺院,有近千年的歷史,寺內大殿,供奉的七尊如來聖像,正中的毗婆尸佛,高八點六米,兩側各佛依次略低,每尊身長約九尺。是目前保存最完整的彩繪泥塑佛像,莊嚴無比,大殿全部以木造建材榫卯相接,都沒有用到一根釘子,是國家國寶中的國寶。

二○一三年,道極法師請我去葫蘆島市的覺華島,覺華島為遼東灣第一大島,屬寒帶區域,島上竟然有千年以上的多棵菩提樹,真讓人歎為奇有。承道極法師和市委書記孫兆林、市長都本偉要我在當地種植多棵菩提樹,最近聽說現在樹幹也長高不少,讓人欣慰不已。佛陀因為是在菩提樹下覺悟,故菩提樹又稱為「覺樹」(覺悟樹),真希望中國的菩提成長,人人都能覺悟,不但成為一個菩提的教化島,成為一個菩提的中國,也是可喜的事情。

若大陸的這許多青年僧寶都能合作,我們還怕佛教不能復興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