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玄深、如琳、如學法師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10-22
  • 圖說:新竹香山壹同寺。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玄深法師是新竹香山壹同寺的住持,一九三六年到日本京都尼僧學校就讀,回台後曾創辦「佛教講習會」、「新竹女眾佛學院」、幼稚園等。對佛教文化、教育等事業很發心,在教界是很有名望的長老比丘尼。 圖/網路提供

  • 圖說:如琳法師。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如學法師。 圖/網路提供

玄深法師(一九一三~一九九○)是新竹香山壹同寺的住持,一九三六年到日本京都尼僧學校就讀,回台後曾創辦「佛教講習會」、「新竹女眾佛學院」、幼稚園等。對佛教文化、教育等事業很發心,在教界是很有名望的長老比丘尼。

我初到台灣時,觀察到台灣的出家女眾,有兩種類型:

一是不少生長在一般家庭的女眾,到寺院出家,都是本著所謂「做苦行十五年或二十年,就可以擁有一間安養的房間」的原則,而在佛門服務、安住。要不就自備經費,到寺院去買安單,南部的大仙寺、碧雲寺、大崗山等,都屬於這種類型。

二是生長在貴族的家庭,如台中霧峰林獻堂的靈山寺德欽老尼師等,還有豐原神岡鄉望族的妙塵、妙本法師,其伯母及姐妹共有七人出家,在風光明媚的山上建毗盧禪寺,寺名「毗盧禪寺」這四個字,剛勁有力,出手不凡,是歐陽竟無先生所題。

玄深法師,長得十分端莊、高貴,也是貴族家庭出生的。壹同寺,是他已出家的祖母所創設,算是一所私人的家廟,對外很少來往,真可謂「門雖設而常關」,不過,他們在佛法上相當精進,不落人後,後來還辦了「壹同寺女子佛學院」。

一九五一年,我在新竹青草湖靈隱寺「台灣佛教講習會」擔任教務主任時,他每天都會帶著徒弟前來旁聽,我記得當中還有一位叫林寶璧小姐(就是後來的楊白衣夫人),北一女中畢業,在台灣佛教裡,是一位佼佼者女眾。

後來,玄深法師希望我每個星期六,能到新竹城隍廟前街頭佈教。那時政府對外省籍的僧眾不信任,所以我每次外出,必須要先到派出所請假。再從青草湖走路到城隍廟,那時沒有公車,我也沒有腳踏車,往往要花費至少一個半小時,玄深法師平時不輕易與人交談,但看我這麼發心講演,他以五十多歲的高齡,就主動騎腳踏車,載我去講演,節省了我不少往返的時間。

玄深法師的徒弟如琳法師,在竹東創建大覺寺,一九八三年晉山的時候,特地找我去送座,我也應命前往。就是這樣的因緣,後來他毫無條件還將竹東大覺寺交給佛光山管理。其實,我並不想接受他人的寺廟,只是盛情難卻,之後我派弟子前去負責,如琳法師也都是護持幫忙。

…………………………………

如琳法師

佛光山在傳授三壇大戒時,常禮請如琳法師為尼眾十師之一。

一九九○年,壹同寺住持玄深法師圓寂,如琳法師接任住持,承接師志一切的寺務運作。由於我和玄深法師有一段弘法上很珍貴的因緣,所以對壹同寺就倍感親切。很想對如琳法師有些助益,但其四事供養都那麼豐富,我能幫忙的只有在精神上的莊嚴和建設,如:僧伽倫理、輪調制度、福利進修的建立等。

如琳法師曾在一九九三年,帶領徒眾等七人到佛光山,和其會談中,如琳法師提到︰「要如何培養繼承人?」我覺得,身為住持,學問、能力不是先決的條件,只要:

一、屬下服氣即可,因為住持能力太強,屬下無從發揮。

二、要有供養心(不吝嗇、不怕人家吃),人緣必定會很好。

三、凡事不居功、無私心、只有常住,沒有個人。

能具備這三個條件,就可以算是稱職的住持。

在財務與人事的權限方面,會用錢的人,不能有權。肯給人的人,肯為人服務者要有權。也就是說,有權不能管錢。無權者,可負責常住的收支,如此財務才不致出差錯。

除了如琳法師以外,玄深法師在碧山巖還有一個徒弟叫如學法師(一九一三~一九九二),台灣新竹人。玄深法師和如學法師是小學的同窗,又是同年齡。玄深法師早他出家,並且繼承壹同寺。一九三七年,如學法師依玄深法師出家。

…………………………………

如學法師

如學法師,身材高大魁偉,具大丈夫相,對佛教相當有遠見,也是貴族的子女,日本東京駒澤大學畢業,可以說,是一位正牌的日本留學僧。先後創設有碧山巖寺、法光寺、智光禪寺、南光女眾佛學院及法光佛教研究所等。

他年輕的徒眾很多,故很希望有一個「師子會」(即師徒會),以建全道場的寺務運作,曾多次請我去講說開示,傳授一些僧團的制度、理念,及如何和眾的方法、意見等給他們。但在人事紛紜中,有些現實的因素,他也無可奈何,承蒙如學法師對我這麼器重,而我終究也沒有能幫他成立「師子會」。

後來,我在文化大學,受張其昀先生之請,擔任印度研究所的所長。張其昀先生有意成立宗教學院,要我幫他發起協助籌建「玄奘館」。我記得如學法師首先就以一百萬元來響應,我至少也募有五百萬之多,存在文化大學的財務部門。但張其昀先生往生後,他的兒子張鏡湖先生把這些款項移做其他作用,文化大學一直對「玄奘館」沒有交代,至今也沒有下文,我也無可奈何,總是覺得對如學法師,和那些捐款人仍有一番歉意。

如學法師、玄深法師雖都是女眾,雖都是貴族家庭出生,但是對佛教的信仰深厚,至誠懇切。現在的台灣佛教比丘尼,如果有他們那種言行、理想,台灣的佛教會更有發展。

我記得,如學法師曾說過:「台灣的佛教,現在由於有了從大陸來的僧青年加入,增加了台灣佛教的活力,所以,我非常希望你們這些大陸來的年輕的法師,能在台灣各地播撒菩提種子,讓台灣的佛教在中國文化下成長,作為傳統佛教的中心。」如學法師的這番話,至今仍然在我耳邊不斷的迴盪。

此外,還有文智、真念、性定等,都是客家籍的比丘尼。我在中壢圓光寺掛單,都承蒙他們對外省籍的僧眾不但不棄,還給予許多的尊重、包容,很感謝台灣的比丘尼,他們都是有理想、有為教的熱忱、也肯犧牲奉獻。所以我覺得佛教對男女平等,應該要重視,女性對佛教的貢獻,不差比丘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