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沈祖堯、宋時選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8-04-28
  • 圖說:二○一五年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左)與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沈祖堯(右),進行學術合作簽約。 人間社記者慧延攝

  • 圖說:宋時選。 圖/資料照片提供

  • 圖說:一九六九年佛光山大專佛學夏令營師生合影。 圖/資料照片提供

沈祖堯先生(一九五九~),原籍中國寧波,是香港中文大學校長,也是一位名醫。曾任中大醫學院副院長、逸夫書院院長。畢業於香港大學、獲加拿大卡爾加里大學生命科學博士、香港中文大學醫學博士。英國皇家內科醫學院院士、歐亞科學院院士、泰國皇家醫學院院士、美國腸胃學會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等,並擔任二十多個專業學會委員。及獲得美國防癌基金會桂冠獎、香港醫學會獎、亞太地區腸胃科最高獎的Marshall及Warren講座獎、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銀紫荊星章。

二○○三年,非典型肺炎疫症(SARS)爆發時,沈先生帶領醫療隊伍進行研究以對抗病毒,獲《時代週刊》列為當年的「亞洲英雄」,對香港社會貢獻至巨。沈教授著作甚豐外,曾在國際醫學及科學期刊發表超過五百篇以上論文。

沈教授有一次到佛光山時,說要順便參觀我的書房,說來慚愧,我一生從沒有辦公桌,也沒有個人的書房,需要時就臨時擺一張橢圓形桌子,連抽屜都沒有,攤開硯台、筆、墨、紙張就可以寫字了。沈祖堯教授是書法大家,字寫得很好,看到桌上的文房四寶,我們二人一時興起,他在這一邊寫,我在那一邊寫,我寫的字他都要回去,他寫的字也給我紀念,所以旁邊圍觀的徒眾弟子們,都認為這是一時盛事。

心懷廣闊 助益佛研

香港中文大學是屬於綜合研究型的大學,在亞洲排名前五名,過去一直致力於宗教研究長達半世紀之久,前後任校長劉遵義和沈祖堯,都與佛光山有往來,我也多次受邀到中文大學講演,他們偶爾也會到佛光山香港的道場素齋小聚,交換從事教育的心得。

沈校長從不會和不同的宗教對立,都是站在學術的立場,共同發揚中華文化。二○○五年,中文大學和佛光山文教基金會,共同設立「人間佛教研究中心」,此中心也設有碩士學位、博士學位,專門研究人間佛教的發展與成果。希望將佛教落實於社會,回歸到人間層面,為人間帶來幸福與美好,讓佛教研究更上一層樓,意義非凡。這種不計人我、宗派、宗教的心胸,站在佛教的立場,我對他們非常的感謝。

在五、六十年前,香港中文大學的前身,是從錢穆先生創新亞書院開始。錢穆教授(一八九五年生,江蘇無錫人),是中國一位很偉大的學者。當時新亞書院只有一間小房子,經過他用心的經營、發展,後來與崇基學院、聯合書院合併,改名為香港中文大學,得到香港政府的支援及各方贊助,現在已經跟香港大學,同樣是屬世界百大名校之內。棲霞山的法子悟一法師、達道法師等,都曾在新亞書院學習,所以我對這一座弘揚中華文化的學府,就非常的注意關心。

錢穆教授曾在佛光山開山期間來過佛光山,可惜那一次緣慳,僅匆匆見一面,沒有時間好好向他請益,不過,他在台北講說《六祖壇經》,我就在現場聽講。對於他諸多思想、學術著作,雖是以儒家的立場來陳述,卻是同樣受到尊重。

佛儒合一 護教發展

新亞書院另一位創辦人之一的唐君毅先生(一九○九年生,四川宜賓人),和佛光山也有來往,只要到台灣,都一定會上佛光山,可見他對佛教的重視。又曾在香港中文大學新亞研究所,任哲學教授的牟宗三先生(一九○七年生,山東棲霞人),也是新亞書院創辦人之一。我曾邀請他在佛光山講學多次。他對於《般若》、《法華》都有巨著。這許多大儒雖然發揚中華古老的文化,但都對佛教很了解,也都很護持,他們早已把佛儒合一。

我記得唐君毅、牟宗三兩位教授,對佛光山的弘法事業,非常重視、關心,一再地對我說:「中華文化分古不分家,我們要共同努力!」佛光山雖是現代的後起之秀,還能承蒙這許多中國的偉大學人給我們肯定,真是與有榮焉。而今要親近這許多學德修養的學者,已是不容易的事了。

對這許多歷屆致力於發展學校的人,實在功德無量。希望香港的佛教,在沈校長的帶動之下,將來能可以再發展,能提升中華文化在世界上的地位,這是我的最大的希望。

……………………………………………………………………………………………………

宋時選

宋時選先生(一九二二~二○一○),浙江奉化縣人。宋時選的祖母是蔣介石原配夫人毛福梅的姐姐。母親毛英梅是蔣介石導師毛思誠的女兒。與教育部長毛高文、總統府機要祕書周宏濤,均為遠房親戚。曾先後擔任蔣經國的機要祕書、中國青年救國團主任,裕台企業、中國廣播公司、朝陽科技大學等董事長、創立「張老師基金會」。雖然出身顯赫,且人脈廣闊,但因行事低調、平易近人、不搞特權,被譽為「台灣歐吉桑」。

宋時選先生,是蔣經國總統的手下大將,經國先生將他所領導的中國青年救國團、榮民工程處、榮民總隊、軍隊、員警、特務等重要的單位,都交由宋時選先生職掌負責。

佛光山剛創建不久,我想接引大專青年學佛,「青年」這兩個字,在當時是很敏感的字眼,因都有企圖危害國家的嫌疑,所以青年集會更是一大禁忌,除了救國團以外,社會上沒有人敢辦青年活動。

為青年服務 獲得協助

但是很幸運的,有一次,宋時選先生以救國團執行長的身分,帶領了一些人來山參觀,那時候的佛光山只有一個懷恩堂和正在裝修中的東方佛教學院,其他的就沒有什麼建築物。

我覺得機會難得,就和他建議道:「救國團所舉辦的各種活動,就是讓青年們在暑假、寒假,能上山、下海的,讓身心有發展的空間,在這麼多的活動項目中,心理建設也很重要,能否讓佛教也提供一個,幫助青年安定身心的『禪學營』,加入你們的暑期活動?」

宋先生聽後,微微一笑:「很好!很好!」就交代旁邊的部下說:「這個建議很好,你就負責幫助法師,辦這個夏令營。」

救國團南區知青黨部總幹事張培耕先生,也是佛光山的信徒,問我要協助的事項有哪些?

開山中的佛光山,尚沒有能力為來參加夏令營的學生備辦被單,所以希望能向救國團借五百條軍毯。也希望陸軍用的卡車能借我們,除了上課外,可以帶青年出外旅行(那時候台灣還沒有什麼遊覽車)。張培耕先生都說:「沒有問題!」得以順利開營舉辦。

活動開始前,當救國團的旗幟,插旗在頭山門彌勒佛旁時,明白的昭示,這個活動與救國團有關,正如「姜太公在此,百無禁忌」一般。果然所有治安單位、員警憲兵、安全人員都沒來干擾。

宋先生是基督教徒,但對佛教也很尊重,後來我每年辦夏令營,他都一再交代下面的相關人員給我支持,且說道:「佛教也應該參加愛國,救國團和佛教應該合作,你有心幫助救國團為青年服務,宗教和我們的意志都相同,太好了,你以後有什麼事情,直接可以找我。」

佛學夏令營 培育人才

自從第一屆大專青年佛學夏令營順利開辦以後,活動就此延續下來,至今不但匯聚了不少青年的力量,也培育出不少傑出的人才。例如在美國行醫的沈仁義、鄭朝洋、李錦興醫師。在日本行醫的林寧峰、福原信玄醫師。台北榮民醫院院長林芳郁、高雄長庚醫院院長陳肇隆等,他們在我雲遊海外弘法時,偶有身體不適,都得其幫助。林寧峰醫師還擔任國際佛光會日本東京協會會長,一直成為當地佛光山道場的護法。以及中華總會副會長趙翠慧、國民黨雲林主委薛正直、台大教授呂維明、捐贈頭山門彌勒佛的朱朝基、高雄市議員陳明吉、昭慧法師、依空法師等都是夏令營的學員。

到了李鍾桂女士擔任中國青年救國團主任,也曾找我到救國團講演,他也希望佛光山和救國團合作。但是兩岸交流之後,救國團也不是當初救國團的意義了,現在也不知道叫什麼名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