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永惺法師、印海法師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10-28
  • 圖說:凡是一個人的事業,必然有「獨木難支大廈」之憾,因此必須要有很多的人才,共同協力。 圖/人間社資料庫提供

  • 圖說:香港西方寺住持永惺法師(中)75歲生日,星雲大師在佛光山麻竹園為其祝福。 圖/佛光山宗史館提供

  • 圖說:七月,大師赴美閉關,誦經潛修。六日夏威夷大學教授查普爾博士與普魯爾博士在大師於美國西來寺閉關時拜訪。二十二日,印海(右1)、浩霖、幻生等諸法師前來拜訪。 圖/佛光山宗史館提供

永惺法師(一九二六~二○一六),遼寧喀喇沁左旗人。和覺光法師同為倓虛大師的學生,是青島湛山佛學院的高材生。因為國共戰爭,倓虛大師把佛學院遷移到香港,所以香港的佛教,在江蘇人弘揚之後,後來就由東北的僧侶接棒弘傳。

永惺法師與覺光法師,同為東北人,同在香港為佛教的發展而努力,曾任香港菩提學會會長、荃灣西方寺方丈、香港佛教聯合會副會長、香港佛教僧伽會董事、美國德州佛教會主席。他很有心想要回到故鄉建道場、弘法,以回報鄉親,可惜因緣還未成熟。我想,若以「長使英雄淚滿襟」來形容永惺法師的心情,是很恰當的。

永惺法師相貌莊嚴,待人誠懇,尤其他對佛教的梵唄唱誦,聲音莊嚴洪亮,我曾多次聽他唱誦,都感動不已。在香港的佛教界,他和覺光法師一正一副相處了數十年,不知道會不會有「既生瑜,何生亮」的心情?因為他一直都沒有擔任過香港佛教聯合會的會長,即使有滿腔的熱忱,卻沒有用武之地,也很為可惜。

我想,凡是一個人的事業,必然有「獨木難支大廈」之憾,因此必須要有很多的人才,共同協力。據聞,永惺法師很有心要培養弘法人才,多次在西方寺籌辦佛教學院,甚至大陸的宗教局也協助其招生,可惜都沒有落實。只是佛教為什麼招收不到學生?留不住人才?個中原因值得佛教界大家來思考、反省。

在《貞觀政要》中有人問唐太宗︰「創業難乎?守成難乎?」 唐太宗︰「創業難,守成亦難!」 佛教今後需要的人才,就是能創業也能守成的人。

興辦社會學校 香港信眾稱讚

就如我,雖然很用心為佛教造就人才,但累積數十年的歲月,成就還是有限。目前,佛光山除了佛教學院以外,也辦了多所的大學,這些社會教育的成果,反而更有顯著的成績。而香港的佛教,在覺光、永惺、暢懷、洗塵、大光等法師的領導之下,也興辦多所的大專書院、中小學、幼稚園等社會學校,另有八所佛教圖書館開放給民眾閱覽和自修,為香港信眾所稱讚。

永惺法師常向我慨嘆:「我們都年老了,後繼何人?」現今,佛光山的教團,住持更替已經是第七任了,但是香港的佛教,依然缺少年輕的僧才接棒。所以,這許多的長老,就覺得自己更加辛苦了。

永惺法師辦過《菩提月刊》的佛教雜誌,也聯合組織過「此岸(生死迷界)──彼岸(涅槃悟界)」弘法法會,他希望帶動佛教徒,可以得度登彼岸,對他這樣的悲願,我也歌頌。希望香港佛教的教育、文化、慈善事業,都能有所進展,讓學佛人都有因緣、條件登彼岸,那就是最大的幸事。

………………………………

印海法師

印海法師(一九二七~二○一七),江蘇如皋人。和我同年,加上浩霖法師我們三個人都屬兔,所以過去佛光山傳三壇大戒,我們三個就負責三師(戒和尚、羯磨師、教授師)的工作,印海法師經常取笑說:「我們三個善良的兔子經常在一起。」我深感浩霖長老、印海長老他們倆的性格,真如兔子一樣,非常善良,我忝為他們的朋友,有時候覺得自己跟他們相比,太過於有個性,實在慚愧不如。

一九四九年正月,因為要到台灣來的「僧侶救護隊」人數很少,我就到常州天寧寺去找有意來台的人,當時他們二人正在禪堂裡參禪,是我鼓勵他們加入「僧侶救護隊」。

到台灣,浩霖法師曾在師範大學讀書,後來去美國弘揚佛法,在紐約建立東禪寺,也曾到大陸故鄉鹽城建過道場。他在台灣和各界相處甚為融洽,經常遊走在各寺院之間,他也是我們佛光山麻竹園的上賓常客。

印海法師用功很勤,曾經受印順長老的賞識,擔任過福嚴精舍的住持,虛心自學,雖然和我一樣沒有讀過正規的學校,但由於用功不懈,譯作也很多,如《中印禪宗史》、《中國佛教史論》、《中國淨土教理史》、《華嚴學》、《佛教唯識論概論》、《律宗概論》、《佛學思想論譯叢》等二十多種。

一九七六年,他就在美國洛杉磯定居,設立「佛教正信會」,由於為人正派,人緣甚廣,在信眾的護持下,建立了法印寺(法印寺之名稱,就是「法雨」、「印海」各取一字而命名的),和佛光山建西來寺,同為華人信仰的中心。

印海法師和我相交六十餘年,我們心中從未有過芥蒂、不滿,主要也是他對人沒有一點嫉妒,為人非常友善,從他的口中聽到,都是讚歎某位法師如何的好、讚歎哪位在家居士如何的發心,其讚歎的對象,不止百人之上,可見他交友廣闊,及真心歡喜說人好話,希望別人能過的都很好。

雖然我們已是老友了,但每次見面一樣非常熱心,例如,我最初到美國時,他說道:「我帶你到迪斯耐一遊吧!」美國迪斯耐樂園,是把童話故事的人物結合現代科技的一個人性化樂園,裡面五光十色,令人歎為稀有,是全世界最吸引人嚮往的遊樂園。

印海法師說:「我到洛杉磯才兩年,帶人到迪斯耐樂園參觀已經七十多次,每次參觀,都是從早到晚。」這一句話讓我深為感動,算起來,幾乎是每個禮拜都要去一次。一個新道場的興建,籌建之初要培植的因緣,真是四面八方的,說來這也是在國外弘法不足為外人道的辛苦吧!可見他對朋友總是給予助緣,給予歡喜,真是值得交往的道友。

同道相互依存 發展佛教事業

在佛門裡面大家彼此同道,相互依存,這是應該的。印海法師對佛教非常的關心,他曾慨嘆後繼無人,所以也多次到大陸網羅人才,到美國發展弘法的事業。聽說現在法印寺也有不少大陸各地僧信在那裡共聞佛法,發展佛教事業。可見得,印海法師與人不分地域,不分宗派,不障礙他人修道,一直都想成就別人。在我的一生歲月中,像這樣的僧侶道友,在修行上也為數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