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參學瑣憶 樂觀法師、覺先法師(惠庄)
【作者: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 2017-12-16
  • 圖說:樂觀法師(一九○二~一九八七),湖北漢陽人。曾遊學華嚴大學、武昌佛學院。其文筆鋒利,下筆萬言,武院同學稱他是「秀才和尚」。 圖/佛光出版社提供

  • 圖說:1944年焦山佛學院歷史鏡頭,前排右起:圓湛(教務主任)、白賓南、東初、雪煩(院長)、見月、彭仁道、戴玉華、覺先。 圖/佛光山寺提供

樂觀法師

太虛大師的門人中到台灣者,除了印順法師、大醒法師、默如法師外,還有一位就是樂觀法師了。

樂觀法師(一九○二~一九八七),湖北漢陽人。曾遊學華嚴大學、武昌佛學院。其文筆鋒利,下筆萬言,武院同學稱他是「秀才和尚」。法名本為「源印」,但對佛教種種保守落伍的現象,感到十分悲觀,就以「悲觀」的筆名,在雜誌上發表文章,並一直延用「悲觀」之名。一九三七年,在抗戰期間,號召僧眾組成「僧侶救護隊」,對受傷的軍民給以療傷服務,他對勝利抱有必然的信心,所以捨棄「悲觀」之名,改名為「樂觀」,意思是樂見未來的勝利。抗戰勝利後,把有關僧眾參與抗戰工作的事蹟,出版成書,蒙太虛大師賜題書名「奮迅集」。另其著作都以佛教與當代時事有關,如:《中國佛教近代史論集》、《護國衛教言論集》、《六十年行腳記》等多種,其文章散見各佛教刊物。

樂觀法師於抗戰勝利後,旅居在緬甸。一九六三年,從緬甸來台,在永和購買了一個民房,取名為「常樂精舍」,做為弘法道場。因他比我年長,我們都以長老尊之,但其性情剛烈,嫉惡如仇,對不利於社會、佛教之言論,撰文批駁時,有時近於尖刻。所以有人稱他是「好罵人的和尚」,很多佛教界的人士,對他敬而遠之。

在《海潮音》上,先後看到他寫過兩篇讚美佛光山的文章,曾聽過人家都說樂老喜歡批評別人,對樂老我過去沒因緣親近,但對佛光山則如此慈悲垂愛,所以就寫信向他表示謝意,並且歡迎他到佛光山來小住,他真的多次前來佛光山且一住數日。

全心全力 護持佛教成就

樂老第一次到佛光山,是一九六七年開山那年。當時,山上建築物僅有叢林學院(內分男眾學部、女眾學部),及興建中的「萬佛殿」(即大悲殿)。他掛單在男眾學部,和佛光山最早的男眾學僧,如心平、心定等法師,老少相處甚歡;偶爾晚間無事,我們也和他長談,如:

「出家了正好愛國、愛教、愛眾生,不然你要愛什麼呢?」

「出家人要全心全力為常住,不要全心全意愛自己;自己是小我可以犧牲,常住是大我要讓它有成就。」

樂老稱譽佛光山具備大陸名剎天童寺的格局,名為「小天童」也不為過。他對叢林學院的整潔、學生的朝氣精神,印象極為深刻。他說,佛教學院可算是個「勞動大學」,每個學生各有所職,平等有分,符合太虛大師興辦僧伽教育的方針。

又有一次,他對我說:「你推行人間佛教很好,佛教如果再沒有人來重視人間,佛教會在人間消滅。」這句話,增加了我無比的力量。確實,佛教不能放棄人間的社會群眾,再躲入山林或寺廟裡。

支持鼓勵 肯定人間佛教

為感謝樂觀長老的支持與鼓勵,我曾多次邀請他到佛光山,安居在「佛光精舍」。只是,他謙稱自己是一名行腳僧,對於逍遙自在的安養日子無福消受,並且掛念永和常樂精舍的發展,因此不得不婉拒我的好意,但仍然應允在方便時間內,常到佛光山小住。

記得樂老初次來山,見到佛光山的規模,曾用「非常人做非常事,非常事非常人做」來形容我;十多年後,他也看到佛光山的發展,果然印證自己所說無誤,內心極為快慰。我心想,是不是非常人、非常事,倒是其次,慶幸的是,自己一路走來所做的事,沒有讓長老失望。

有人說:「樂觀長老好批評議論。」但我也對他的高論,受益良多,獲得很大的鼓勵,竭盡思之,對這一位人家都畏懼的長老,我能可以親近,也是殊勝的緣分。

……………………………………

覺先法師(惠庄)

覺先法師,是我在佛學院讀書時的英文老師,實在說他教的英文太呆板,聽他的課不覺得是在教英文,因此我對於他的教學,深為不滿。每當他站在講台上,眼睛跟我相對時,我都會瞪他一眼,表示抗議,他馬上就把眼睛轉到別處,他應該知道我對他不滿。反正我對英文也沒有興趣,上他的課我就看別的書,老師也不敢糾正我。

有一次,覺先法師對著我的面說道:「你不要看不起我,以後也會有很多人會看不起你!」這一句話,真是當頭棒喝,人應該知己知彼,我看不起人,人家當然也會看不起我,這是必然的。感念這位老師,他的英文沒有降伏我,但他這一句話,卻讓我五體投地的深思。

在佛門裡,我的缺陷很多,如:我的唱誦不好、我不擅於語言、我對法器不精研,在同輩中當然也有人會看不起我。所以,覺先法師的這番話,讓我認清自己,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做人不可傲慢。

離開焦山以後,我對他的印象還是不好,但他這句話「會有人看不起你」讓我不時的提醒自己,隨時修正自己的舉止言行。

少年時我大都生活在佛學院中,接觸的人都是老師、同學為多,而這些人總是不時的在我的腦海裡,如走馬燈轉來轉去。後來,國共交戰,隔海兩岸對恃,不知道這位年長我近二十歲的覺先老師,是如何生活的?

兩岸交流後,我請了不少和我有好因緣的老師,到日本、歐洲遊覽,覺先老師也從大陸寫信給我,也想到美國一遊,回想起這位老師,實在說,我對他的印象還是沒有改正,但是想起這一段師生的情誼,我也歡喜的邀請他到美國一遊,在西來寺住了一個月之久,以回報他給我的一句當頭棒喝的話「會有人看不起你」,讓我心生警惕。

待人處事 心存恭敬

我們從小到大,除了要靠自己的努力外,在接觸的群眾中。若能有善知識的引導,或一言半語的開示,會讓我們事半功倍,減少時間上的浪費,而善知識,不一定要有很高深的學問,或有很大的影響力,或和我們有很深的交情,只要能從對方的一句話、一個動作、一個提示得到解惑、啟示、受益、指引,或改變我們人生觀的,他就是我們的善知識。所以對周邊的人事,都要心存恭敬,如《法華經》常不輕菩薩說:「我不敢輕視汝等,汝等皆當做佛。」我們對待人處事,一定要有這樣的觀念!